双相倾向的抑郁症患者,我们的亲密关系还安全吗?

心理健康 4 0

  我是一名有双相倾向的中度抑郁症患者,但我同时还是父母的孩子,一位男孩的女朋友,以及几个人的好友。在刚开始拒绝药物治疗的一段时间里,我的情绪变得歇斯底里、无法自控,以极为惨烈的方式切断了上一段情感关系,麻烦了一些朋友希望他们可以拉我一把。但是大多数时候,你只能一个人坐在未名湖边,哲学楼楼下的横椅上、甚至随便一个角落的小楼梯遍尝“无边黑暗”。

  好像从什么时候起,黑狗成了唯一的朋友,自己却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还好,自从按时服药并且积极地调整情绪和认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逐渐能较好地处理自己的亲密关系了!并且暂时过上了幸福舒适的学习生活~

  为了今天的主题,我想分享一下自己在处理亲密关系上的几个小小心得。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有各自的特殊性,如果您可以从中获得一点点帮助,那就再好不过啦~

  首先,请正视自己的情绪问题!起初,作为一名热爱知识且有主见的北大学子,我不想轻易相信自己的咨询师和医生,看了许许多多相关的书籍,甚至说服自己从后现代的视角看待自己的情绪问题,认为各种情绪疾病不过是被社会建构的。加上那个时期我逐渐进入了倾向于轻躁狂的阶段,自信心前所未有地高涨,最后停止了所有的治疗。

  Too young,too naïve.(虽然这个阶段我顺利实现脱单并且建立了较好的感情基础但是现在想想还是心有余悸)。如果情绪问题发展到 一定程度而置之不理的话,你聪明的小脑袋瓜是没法自己调节激素水平的。在再次转入抑郁期后,我终于听话地去医院开药进行治疗,并从一个几乎无法正常学习生活的状态恢复至正常较好的状态。而正常的状态是我们处理一切社交关系后不至于后悔的基础。

  其次,重视自己作为独立主体的资格。承认自己存在情绪问题,并和伴侣进行真诚、理性且耐心沟通,在沟通中保持自己作为独立主体的思考和责任,切勿将自己和亲密的人“捆绑”起来,将自己的全部期待和全部价值压在对方身上,也切勿将自己与他/她并肩的资格轻易抹去。在亲密关系中,适当的距离和适当的亲密感是抵抗时间的最好办法。千万不要因为自己存在情绪或是心理问题,就逃避属于自己的责任

  最后,是问答时间!

  Q1:“特别难受的时候,我要让他陪我吗”

  可以,但是要注意尺度。他/她也是有自己工作学习的人,要学会辨别敷衍和真正的没时间~

  Q2:“我觉得他永远无法理解我”

  如果你的伴侣没有抑郁症,他/她确实不能感同身受你的情感体验,很多时候你知道自己的情绪是荒谬的,但是你要告诉自己“这是病的原因,我本身不是荒谬的”,和他好好沟通。如果他始终理解不了,那不如“陪伴就好啦”。

  Q3:“我感觉他/她不爱我了”

  即使你病了,会敏感多疑一点,但是你也是有感受力的人,不要怀疑自己的所有判断。如果这段关系岌岌可危让你感到不安,不要责怪自己没有能力处理好一段感情,“奈何情深缘浅”是所有人的困扰,不是抑郁症的专属~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