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期的爱情

心理健康 3 0

  序

  没有拜读过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取这个名字只是觉得很凑巧。2020已经过去一大半了,这应该是人们记忆里最差的一年。好像长大以后每一年都过得很难。劫后余生的我们失去很多,人们不幸感染病毒,失去工作,恋情告吹,生离死别。也有那么一些走狗屎运的幸运儿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找到了爱情。我和小刘就是其中的两位踩狗屎的人。现在想想,人与人之间缘分确实妙不可言,隔着一个太平洋能找到真爱,我不知道该感谢上帝给我带来真爱还是怪他老人家在给我开一个远距离的玩笑。

  先说说我吧,92年生人,高中毕业考了一个惨不忍睹的成绩,在一个还懵懂无知的年纪被爹妈大手一挥送到了大洋彼岸的枫叶国。我吧,从小就对不和学习有关的所有其他知识都感兴趣。所幸文笔还行,高中当了半年的语文课代表,后由于包庇同学不交作业被撤职。可我的万千才气碰到了说abc的地方也是白搭。于是在一个二流野鸡大学学了个野鸡专业,美名其曰海龟。这种生物吧,放08年金融危机前可能还是稀有物种,十二年过去,就像房价一样,多到让人绝望。好在找了份糊口的工作,加上一点运气,拿到了移民的身份,也算是满足了爹娘当年浦东机场送别时的殷切眼神。遇到小刘的时候正是我刚拿到身份的时候,可以说是一个很迷茫的时期。过去过得浑浑噩噩,未来也没曾好好展望,夹在中间,很尴尬。

  国外的生活有前辈总结的好:好山好水好无聊。所以只能假装成一个文艺青年,电影看了该有一千多部,平时闲的时候最爱打开网易云听歌。别人是到点抑郁,我是随时抑郁。那是19年夏末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阳光晒的腿微微发麻,拧开一瓶可乐,随手拿起耳机,我打开了这个红色的app准备好好挥霍一下时间。熟悉的点击每日推荐,听了几首骂一句,这弱智一般的大数据采集,真tm难听。眼角瞟到右上角有几个小人头,好奇点进去一看我的天,音乐密友几个字吓到我了。网易云可以啊,不做听歌软件改做非诚勿扰了。我随手划拉了几个小头像,据说这些人都有和我相似的音乐品味。正在寻思为啥都是动漫头像的时候,一个剪着碎刘海的女孩闯进我的眼帘。88%的匹配度。浓眉大眼,鼻子小巧挺拔,樱桃小嘴在嘴角酒窝和梨涡的双重夹击下让我目眩神迷,一切都是我喜欢的感觉。哦,对了。忘了说了,我是天秤座。耳机里放着Marvin Gaye的Let’s get it on,骚气浑厚的嗓音鼓动着我小鹿乱飞的心情。嗯,这酸臭的悸动,是恋爱的感觉。我开始盘算着怎么去搭讪。2019年了,搭讪早已变成一个烂大街的学问。其实我一直对网上那种教人搭讪的课程嗤之以鼻。说是搭讪,其实还是眼缘。眼缘到了一切都水到渠成。眼缘没到你说的天花乱坠要到了联系方式换来了也不过是过几天的一个拉黑感叹号。这事儿啊,说白了还是王八对绿豆的事儿。哎!有了,就这么说吧。“你好,绿豆。”总不好叫一个姑娘家王八。我自己就委屈点吧。四个字加上一张88%匹配度的截图发了过去。按耐下内心躁动,灌了口可乐,齁甜。

  我试图做点什么分散注意力,毕竟也是27岁可以被00后叫大叔的年纪了。胡乱打开了个电影看了二十分钟却发现连主角叫啥都不记得。好吧,遇到喜欢的内心还是个纯情少男。

  天色暗了,我等不及打开了网易云,直奔消息栏。得,绿豆回复了:哈哈,你真逗。Bingo!这是个积极的信号,至少她不反感我。胡乱掰扯了几句,我抛出了核心问题,加个微信吧。还是不太习惯在听歌软件上聊天,所谓术业有专攻嘛。再说拿到微信就可以看到朋友圈了。姑娘相当爽快给了二维码。wink姐姐~蛮舒服的名字。加上了之后我来了一特虔诚的开场白:您就是那88%的有缘人吧。她回了个哈哈哈哈哈哈。好吧,有点土味,但妹子挺捧场的。接下来就是暖场阶段了。这个阶段的核心目标就是别让我的绿豆讨厌我并对我产生一丁点好感就够了。一丁点我突然打语音过去她会选择接听而不是挂断的好感。我的突然袭击还是给姑娘造成了惊吓,这不,说了个笑话逗逗她都笑出猪叫了。哈哈,不端着,我喜欢。电话里知道了姑娘姓刘,97年的巨蟹,原来是wink妹妹才对。我从来没和年龄差五岁的谈过恋爱,心里有点儿发怵。好在小刘如沐春风般杠铃笑声啊,不对,银铃般的笑声化解了我的尴尬,越聊天越发现小刘笑点很低,也能恰好接住我抛出来的包袱。我没趁着火热朝天的气氛穷追不舍,到了声晚安就见好就收的挂断了电话。一看微信聊了一个多小时。还真挺有缘的嘻嘻。

  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暧昧期了。这期间得知小刘身高175,这一度给一米八的我带来了不小的心理压力。我有个平时一起打球的哥们,平时看着比我矮半个头,那天一问172。好吧,我正追求火热的妹子是个盘靓条顺的极品。

标签: 心情不好抑郁怎么办发朋友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