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丈夫孕期多次出轨,妻子产后抑郁带着女儿跳楼自杀

心理健康 3 0

女儿27岁了,丝毫没有要交男朋友谈恋爱的意思,就更别提结婚了,这可把李树云急坏了。

女儿小凡怎么地也是正规大学毕业女孩儿,样貌虽然没遗传好,但是也算是五官端正,没有缺胳膊少腿,身体虽有些瘦弱,但现在这个时代,孩子都熬夜上网工作加班什么的,缺乏锻炼都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女儿从出生长得就不随她,她当年可是闻名遐迩的村里一枝花,年轻时身段皮肤模样都好。改革开放后,更别提赶上当年的时髦,一听见有什么烫头,七分裤就立刻入手的人,十里八乡没结婚的青头小伙谁人没有谈论过她李树云。

她没什么文化,勉强识得些字,但年轻心思活,卖菜记账写收据什么的都不在话下,这更是在她们一众小伙伴里值得吹嘘。

到了该说婆家的年纪,上门做媒的可是不少。她也暗中观察,她一向喜欢长得好看的,别的不说一定要好看。

她自己私下也中意几个,比如说那个梳着大背头,扛着时兴大录音机常在路边耍的大刘。这录音机可不小,扛着它丝毫不亚于在肩膀上扛把砍草铡刀。

这可是广东那边最近流行的东西,这边可少见。但是她爹说这个大刘流里流气得像个小流氓,看着他那个抹了猪油的头发就戳人眼睛,简直让人不忍直视,坚决不行。

她爹不同意,那就没戏了。李树云又看上了一个矿上的,看起来高高大大的,口才一流,听他说话就觉得开心,特别会关心人,人家好歹算是工人吧,身份也算不错了,跟着他就算缺吃少喝,听他说话也高兴啊。

她爹依旧不同意,说“你看他那张能说的嘴,什么好听说什么,花里胡哨的十句话里没有半句话是真的,眼睛说话还东瞟西瞟,十有八九就是个花心的萝卜,坚决不行”

这个又废掉了,好在是她们这边还不时兴自由恋爱,李树云与这些人都接触不是很深,她爹是村里一把手,得髙望重向来看人的技术都是让人竖大拇指的,那就姑且听他的吧。

她们家的门坎不愁没人来,这不又来了个两山的,模样她喜欢,好看,说话也还行没有东张西望油嘴滑舌,也是个能吃苦的。

李树云想这个总可以了吧,结果一天以后,她爹还说不行,这次李树云不高兴了,问“为什么?”

她爹说“我查过了,他家离这里太远了,一来一去,走一天一夜都走不到,还要翻山越岭,路极其难走,他们那里是荒山,那个土地瘦得不行,连种出来的玉米都比我们这边小三号,你嫁过去不得苦死、累死,我不会把女儿嫁那么远的”

李树云自己也去打听了一番,听说有个女的嫁过去不过五六年的光景,因为辛苦收成还不好,才二十来岁背就弯了,活生生像四十多的人,更别提卖什么小菜补贴家用了,那里一年到头还上不了几次街。

李树云也赶忙拒绝了,她不是不能吃苦,只是她可不想苦成那样,不好看她是坚决不能接受的,再看那个小伙也没有最初那般好看了,仿佛三五年就会成为一个老头儿。

不是没有她爹看上的,比如说那个王二明,离她家倒是不远了,也是能吃苦劳动的,人也老实憨厚,但是她不同意。

那个王二明个子不是很高,长得入不了她的眼,这种人虽说性子好,老实巴交,但是嫁人你要得带得出去啊,这个走在一起就觉得不配。

“你脾气大,这个和你过日子,不会多说什么,肯定会让着你,过日子要和气”她爹用这个话劝她。

“说什么不吵架,且不说因为别的不吵,光是看着这样子就容易窝火了,不吵肯定不舒服,这样只会会越吵越来劲”李树云不能接受这个长相。

就这样李树云的婚事一直空着,她大姐说她太挑了,一听这里她就来气,真是同爹不同命,她大姐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不挑?那怎么张三来你不嫁,胡麻来你不见,王五你还扔人家东西,偏生是董丁来你就同意啦。也是,那董丁样貌还不错,还当过兵自然是不用你挑了”李树云直接就给怼回去。

见李树云一直没有婆家,同村一同长大的小勇请人来说媒,这小勇模样还行,能接受,家也近,离李树云家就是两三句话的功夫,也是个能吃苦耐劳的,但是李树云她爹又不同意了。

说什么同村的,祖上可能都是兄弟,而且女儿家嫁在家门口,容易生是非,总之就是不同意。

李树云挣扎过,但是家里老两口为这个事吵吵闹闹的她受不了,她最怕她爹她妈吵架了。于是妥协了,说往别处看看。

后来有她爹看上的,她看不上的。在她看上,她爹说人家太听自己妈的话,而且远近闻名的泼妇,那样的妈对儿媳妇不会好,于是又给拒了。

就这样,年龄渐渐大了起来,同龄的孩子都有多大,在农村年龄大了嫁不出去是笑话。在27那年,邻村有个模样还勉强,比较憨厚的男人,找人上门说媒,她爹喜欢,让她嫁。

但是她却不喜欢像木头一样的这个人,把人家拿来的聘礼都扔出门过,和这个男的拉锯两年多,期间她也没能找到更合适的,便在29岁那年嫁给了这个人。

30岁生了女儿小凡,她性格作,但是这个男人还算是包容的,至少结婚前几年是这样。但她心里一直有结,因为这个不是她自己找的,也不是很合她心意的人。

两人之间柴米油盐,总会有摩擦,只要一有摩擦她就愤愤不平,心生抱怨,果然不是自己看上的,过日子都过不顺。

男人心里也渐渐的不舒服,吵架这种口子不能敞开,以至于他俩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吵架,再后来是有事没事都吵,吵架成为他们的一种沟通方式,再成为两人的相处模式。

她对男的渐失信心,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她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她一贯喜欢好看的,可是她这个女儿,完全没有遗传到他们两口子的优点,她觉得她的模样都没能能有个好的婚姻,女儿以后恐怕是更要完了。

于是她在女儿开始懂事起,就让她好好读书,她告诉女儿小凡一个残酷的现实“你长得实在是不好看,还是好好读书,不然以后你什么都做不了”

是的,人丑就要多读书,考上大学,实在嫁不出去还可以有份正经工作。

小凡长得不好看这个事,从小凡二年级她就一遍又一遍,见缝插针地给小凡说。

小凡遗传了她爹读书的脑子,读书一直都挺好,但是李树云依旧不放心,只要看到小凡一有松懈就告诉她“你看看你这个长相,实在是不能贪玩”

小凡争气,初中就考到重点初中重点班,在学校里住校。家长会上老师常会说青春期孩子早恋的问题,希望父母好好和孩子沟通交流。

李树云从来不会和小凡说这个事情,她从来没有这个担心,小凡那个样子不会有男孩子喜欢的,要是有倒好了。

小凡从重点初中考到重点高中,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初中三年,李树云除了和小凡说她长得丑之外,还说她与小凡爹总这么吵架不离婚都是为了他们姐弟,让小凡争气。

小凡自小不喜欢他们吵架,而且聪明,在很小的时候就懂得转移他们吵架的注意力,他们吵得过凶时,小凡就大哭,哭得撕心裂肺,蹒跚着走到两人旁边。

小凡自小话不多,但是懂事听话,听到李树云这个话,更是会很努力,何况她是真的对孩子嘘寒问暖,无微不至,从不让孩子做什么农活,小凡都懂。

小凡高考失利,小凡的小姨怀疑过是不是小凡谈恋爱考砸了,但是李树云想都没想就说“不可能,你看我们小凡那个长相就不可能有人追”

这个话倒是让小凡的小姨勉勉强强信了,因为除了小凡被从小灌输她不好看的理念,就连小凡的小姨也听过很多次,再说小凡小姨毕竟是李树云的亲妹子,有些审美自然也是有点像的。

李树云说得其实没错,小凡高考失利的确不是因为谈恋爱,她真没谈,但是小凡却不是没人追,有人是喜欢过她的,只是人家不敢明说,她也就只当做不知道,不再与人家走太近。

小凡坚持复读,一年过后上了大学。小凡堂妹与小凡同龄,只比她小几个月没考上,小凡堂妹长得算是漂亮的,但是自小成绩就不好,高考成绩更是不忍直视。

小凡劝她好歹去读个专科,她没读和小凡说“我不是那块料,再说了早晚要嫁人,有些人读得好还不如嫁得好”

小凡不好再劝,只好尊重她的选择。在小凡大二那年国庆,堂妹结婚了,身为堂姐的她去参加了婚礼,宾客都觉得她才是小的那个。

李树云对小凡说“大学课业不忙,你看到长得好看的,不错的小伙子,该谈就谈吧,大学可是个谈恋爱好地方”

小凡一开始是不说话,后来听多了,烦了就说“你不是说我长得不好看,谁会喜欢我,怕不是眼睛有问题”

李树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小凡上大学之后她只让小凡多收拾打扮,再没像以前那样频繁地说小凡不好看。

大学四年,李树云听说小凡两个室友男朋友都换了好几茬了,唯独小凡丝毫没有半点动静,小凡堂妹生了个儿子,小孩长得快已经蹒跚学步,可以去打酱油了。

李树云想学校男生多,选择余地也多,过了这个村可能就没这个店了。可她发觉不知道是不是小凡离得远了,回家次数少了,现在的小凡似乎没有以前听话了,什么事也不和她说,自己解决。

小凡独立,一直都是,只是现在更独立,独立到让李树云觉得自己快走出小凡的生活了,这让李树云很不舒服,和小凡闹过,但是闹也没闹出什么结果。

就这样小凡一直没谈恋爱,就到了27岁。

李树云着急,想着还是好好了解一下,小凡大学的情况,因为小凡毕业后被她叫回来家乡,一直在她眼皮子底下,她清楚她没有谈恋爱。

她趁小凡回家,挑了个夜深的晚上,给小凡倒了些自家酿的果子酒,极其温柔的与小凡聊天,终于套出小凡在大学里有没有男生追的情况。

小凡在大学竟然有人追,而且不止一个,这个情况让李树云有些惊喜,至少情况没那糟糕。

“那你怎么不谈啊?”李树云差点就失去了温柔的语气,变成质问,好在小凡有些困,懒洋洋的没有太注意。

“他们有些地方不大好,所以就算了吧”小凡语气缓缓地说道。

“什么地方不好,只要问题不大都可以的嘛,只要长得还行,这世界上哪有完美的人啊”李树云赶忙劝道。

“他们眼神不大好,我还担心别的地方也有问题”说这话时小凡指了指头,她说这话带着玩笑的意味,但也有些认真的意思。

“这话不是我以前开玩笑的吗,你怎么又说”李树云嗔嗔道。

“我倒也没把这话当玩笑,反倒越长大越觉得有些道理”小凡继续说道。

“何况,我只是可能会得到关于爱情这方面的幸福,但对我而言,谈恋爱结婚生子从来都不是必须,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好好的呀,凭什么日子就得两个人才能过好”小凡已经有些醉意。

“可是大家都是这样的啊,都要结婚生子,哪有姑娘大了不结婚的”李树云被小凡这言论给刺激到了,想要说服小凡接受这天经地义的规则。

“可是结了婚又怎么样?日子就一定会比一个人好吗?”小凡反问她。

“可是比如你生个病头疼脑热的有个可以照顾你啊,总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吧”李树云继续说着。

“可我就是可以一个人啊,这么多年我不是都处理得很好吗,何况你忘了我们家之前的邻居了吗,大晚上的差点急性阑尾炎死掉,她男人第二天没见到人都不知道自的枕边人去哪了,还抱怨怎么没有做早饭”小凡直接用身边的人举例。

“那只是少数嘛,又不是每个都这样”李树云想起和她关系还算好的那个邻居,确实觉得她男人看着人模狗样的,实际就和木头没有区别。

“那你还记得我小学同学吗,他家的事还是你给我说的,他妈做手术,他爹站病房门口,连门都不愿意进去,觉得麻烦”小凡继续说。

“这个也只是他爹人品不行,可能有什么别的原因”李树云想反驳,但这个确实又是事实,这大家都看到的。

“你不是以前说他爹看样貌,就知道是个不错的人,可结果呢?”小凡一手撑着头靠在沙发上问李树云。

“这只是碰巧,大多数都是好的”李树云也说得有些虚。

“这些暂且不说,你一直极力地劝我谈恋爱结婚,好像这是什么天大的好事一样。”小凡眼神有些迷离,有些压在她心里很久了。

接着说道“可是,妈,你扪心自问,你结婚这么多年是幸福的吗,你曾经也很害怕外公外婆吵架,让家无宁日。应该也想过自己有家庭之后,不这样,可是呢,你做到了吗?显然没有。

我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不喜欢吵吵闹闹,更因为你们的缘故,别人说话声音大一点,我都会心里一震。

我一个人一直都很独立,生活也安排得很好,等再过几年,我会自己买一个房子搬出去。我的各种保险也早就买了,我自认为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同时也告诉你,我谈过恋爱,只是还是觉得一个人自在,我不抗拒,但是也别再逼我,给我灌输什么非要结婚的大道理,我也没有觉得非得生一个孩子去传承基因”小凡一口气把攒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李树云第一次听到这些,她一直以为小凡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可她没想到小凡居然有不结婚生子的打算,还早早地做了安排,吓得她喝了满满一杯酒,她不知道该如何劝她。

她想起村里有个人说,有个人瞧姻缘瞧得准,她也要去帮小凡问问,小凡是对婚姻失望了,要是能找到个好的也就听话的结婚过日子了。

酒劲上来了,她也在沙发上睡了起来。第二天她顺利地问到了那个大师的地址,带着东西上门去问了,大师很是亲切和蔼算了算说小凡很快就会有段姻缘,是段良缘,让她回家去准备就可以了。

李树云千恩万谢地回家了,果然没过多久,有人给小凡介绍了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是个公务员,样貌是真的不错,她觉得这个小伙不错,她劝小凡答应,小凡听话的同意了。

小凡也主动地提了要结婚的事,李树云欢天喜地地操办起来,婚礼老套,但是李树云很高兴,反倒是小凡可能因为太累了,没怎么笑。

小凡很快就怀孕了,她终于要做外婆了,这多么让人高兴,小凡可能因为怀孕,情绪总是不大好,总一个人看书也不说话,小凡这爱看书有时也不是很好的事,太安静了。

小凡怀孕七个月的时候,李树云接到以前邻居丈夫的电话,说邻居去世了,让她去参加葬礼。

小凡问是谁,李树云愣了愣说“就是当时大晚上得急性阑尾炎的那个邻居”

李树云去了葬礼才知道,这次邻居是摔倒去世的,洗完澡出来,脚下一滑便倒了失血过多死的,她丈夫明明在家,只是一向对妻子不管不问惯了,其实要是抢救及时是肯定能救回来的。

李树云参加完葬礼想去以前住的房子看看,看到路边那一栋盖得不错,但是已经很久没人住的平房又想起那个喝农药的同村女人来。

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小凡上高三,那个女人的儿子高二,那个女人送儿子去学校后没几天,就喝了农药。那个女人还是读过初中,干活麻利,待人也好凡事都很隐忍,丈夫不在家,她一个人起早贪黑地把所有庄稼都种完了。

喝药前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她娘家人来闹,才知道她男人外出做生意,带着一个个女人,两个人在一起已经过了很久了,挣的钱也不拿回家。

两人大吵了一架,她自己到屋里喝了药,还是过了很久,那个男人看够了电视路过房间闻到农药味才知道她喝了农药。

人没有抢救回来,女人的儿子第二年考上了大学,那个丈夫也在外面做生意也不怎么回来,这座房子就空了起来。

李树云越想越是心口一闷,打了个电话给小凡,问她有没有吃饭,小凡说不想吃,在看书。

李树云也不想再逛,转身去了超市买菜,想去给小凡做饭,但是当她在超市看到她的好女婿搂着另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时,瞬间心就凉透了。

李树云的性格是绝对会走上前去质问女婿的,但是今天她却有些谨慎,一直跟着走了出去,谁成想,这两人搂着亲了起来。她笨拙地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小凡教她的摄像机,把这一幕录了下来。

她还打开相册确认录了下来,而且很清楚。然后他走了上前去,质问二人。

她没有把这个事情闹大,因为小凡的肚子大了,她不能让小凡受到影响。

她打了女婿两耳光,见女婿认错,她姑且等小凡生下孩子再说。

到了小凡快要临产的时候,她寸步不离,这些个男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她并不放心。

小凡生下了一个女儿,婆家并不满意,说还是趁政策还在,抓紧生二胎吧。女婿倒是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也没有和家里人说,对他母亲说的话也不反驳。

李树云问小凡的婆婆说“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女儿哪里不好,不过话说回来确实不好,嫁入你家,身体不好孕期反应大是她做母亲该受的,但她肚子里孩子的爹还去外面找小三,对她不管不问,这样说来倒的确是儿子好些。”

见小凡的婆婆并不惊讶,想来是女婿把事情和他妈说了。

“别说这么多了,现在是照顾小凡做月子要紧,事情都过去了,我儿子他不会再犯了”小凡的婆婆把话题转到了小凡身上。

李树云赶忙闭了嘴,这事不能给小凡知道,想着女儿,似乎比自己还苦,好歹小凡的爸爸从未找什么小三,吵归吵,原则的事情上也是靠谱的。

小凡开始坐月子,话更少了,总是拿着一本书看。她怕小凡看久了伤眼睛,把书收了起来。

小凡抱着自己的女儿时,少有的露出了笑容,这女娃与小凡小时候长得很像,小凡觉得自己女儿很可爱很好看,给宝宝拍了很多张照片。

有天李树云拿小凡手机看外孙女照片时,不知道胡乱地点到那,跳出来几张图片,是女婿和一个女人的亲密照片,这个女人不是她在街上看到了的那个。

小凡是早就知道了吗?什么时候,李树云后背发凉,接下来的一天她看着小凡还是和平时一样,并没有变化。

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小凡一向什么事都放心里,不会与别人说,要是她不问可能这个事小凡绝对不会讲。

晚上,女婿没回来,外孙女也睡了。她与小凡坐到沙发上,开始试探着小心翼翼地问。

“妈,你就直接问吧,不用这样”小凡直接开了口。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李树云想知道。

“怀着宝宝六个月的时候,那个女人把这个照片发到我手机上,那个女人以为是我管住了他,其实是他有新欢了,并不是我的原因”小凡似乎在讲与她毫不相关的事。

李树云惊讶得不行“你为什么问他,不吵也不闹,就这么若无其事的”

“吵闹有用吗,何况我喜欢安静,孩子六个月了打不掉,我不想让她还没有出生就在吵闹中过日子。”小凡语气依旧平和。

“接下来你打算好好的和他商量一下吗,让他认错,让他为了孩子改,现在有孩子了不能轻易离婚”李树云把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医生说,我有产后抑郁症”小凡依旧没什么情绪起伏。

“没事,会好的,都会好的”李树云只听说抑郁症是不开心,只有很严重的精神才会有问题,才会自杀,她安慰着自己也是安慰着女儿。

只是李树云没有想到,没过几天小凡便抱着刚出生的女儿跳楼了。

李树云心痛不已,大喊着小凡的名字,手一直想拉住小凡。

“啪”的一声,响起耳边是小凡的声音“妈你怎么了?”

李树云睁开眼,原来是她刚伸手抓,碰到了果酒的杯子,杯子碎了。

“还好,还好”李树云心里念着还好只是一个梦。

她喝了酒,醉在沙发上睡着了,梦到小凡谈恋爱,结婚生子再到后来的那一幕。

小凡给她倒了一杯水说“怎么了?”

李树云把梦中小凡最后那一幕告诉了小凡,小凡笑着说“妈,要是真发生这种,我会把那些证据拿去检举揭发他,然后起诉离婚,之后带着孩子离开那座城市,或许还会出国住住,毕竟国外闲言碎语没那么多,等孩子长大 ,告诉她,人生是你的,想怎么过都支持你”

“得了,你这又是在教育我,随你吧,人生是你的,不结婚也没什么”李树云想起那个梦都是一身冷汗,确实,何必呢。

小凡可能结婚,可能不结婚,是她的选择,人生是她的,何必左右她那么多,她的催婚,就如同当年她爹一直干预她结婚那样,都是不该。

标签: 男性产后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