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抑郁药物会不会反而导致抑郁症?

心理健康 6 0

  当然会 正常人谁敢吃吃看 光一个安眠药佐匹克隆你要能摆脱的话我都给你竖大拇指 厉害 是个狠人 别说别的了 睡不着觉 大脑里放电火花都是小事情 真正能停药后摆脱药物的人极少 美好的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太小了 既残酷又现实 但我想问的是别的药例如抗生素 降血脂血压血糖的的药物正常人误服一个月或为了医学实验服药一个月 估计停药后不会有啥大问题 估计不久会恢复原先的状态

  我想问一下精神科医生能试着服用一个月舍曲林 西酞普兰 文法拉辛 喹硫平 劳拉西泮之类的药物一个月吗 停药后医生会变成抑郁焦虑症患者吗 我的回答是 医生不敢做这样的尝试 若医生吃上一个月再自己按照规范疗程自己断药停药 好了的上岗 我想百分之九十五成了精神病人 不用工作了

  精神科医生虽然干的是临床 但是是纸上谈兵而已 可以挽救自杀自残发疯的患者 可以让病人压抑自己的情绪 但利用药物这种方式治愈患者还做不到 远远做不到 这属于精神问题 虽然心理失常的确影响了生理改变 大脑中的形形色色的神经递质含量的确改变了 但心理因素不去除 靠药物去调节微量的激素等的分泌是暂时减轻症状 达不到治本的作用的

  我不否定精神科医生的巨大作用 能让病患不自杀自残发疯 也可以凑活着维持生活和工作 但生命宝贵 一辈子在药物的压抑下浑浑噩噩的生活 病人及家属及负责任的医生都会心酸吧 医者父母心 若精神科医生能以身试药成功后说这话我相信您是科学的方法为人类发展做出贡献 若只是纸上谈兵 请不要随口随现代精神医学的大流去发表言论了 这不是实事求是 绝大多数病号都成了长期病号

  精神医学太不成熟了 精神科医生若想反驳我 请别开口 看看我说的以身试药 请千万别尝试 为您着想 别摆脱不了 所以您也别吃 我也不劝您有科学精神实事求是 精神科医生当然没这个义务以身试药 而且我知道药物的威力 也不建议医生服用 用自己做人体实验 但要知道医生服用一次就觉得痛苦 很多精神科医生给病患开药都是让患者坚持服用半年以上 两三年也断不下药来 那病人多痛苦 特别有些还是上学的学生 初中和高中的孩子 若一个游泳教练指导出很多会游泳的学员来 很好 但若所有的游泳教练都不会游泳 都没下过水 光在岸上对水里的学员指导 怎么这个事情就是科学的 实事求是的呢

  承认现代的精神医学学科对精神疾病的了解太少了 根本谈不上向治愈的方向前进 只是减轻心境恶劣和躯体化症状的痛苦 绝大多数要成长期病号的 医生用药物给了病人希望 结果让病人跳进一个更难跳出的坑 摆脱不了药物 不吃就无法生存 曰规范化治疗 默默地干工作吧 先不要发表认为别人说的就是没有科学精神 没有实事求是的话 未知的世界很大 等待人类去探索

  精神科医生没有敢以身试药的 必成患者 即便是精神科医生自己得了精神类疾病 按照规范化治疗方法也无法痊愈 当然得此病的精神科医生肯定极少 但全国这么大 还是有的 不说这个了 未知的世界面前 用科学和实事求是的态度保留点畏惧之心吧 不是都明白了 也不是前面做的都对 正常人吃了会变成精神病号的药肯定能治愈精神病吗 这个问题可以交给广大患者及家属及精神科医生去判断 我这里发表我的看法 不一定正确 仅供各位看到的患者及家属及部分开明的医生参考

  我不能对精分和双相强迫发表深入的意见 但我觉得精神医学中这个所谓的表现区分实际上都是大脑中神经递质缺乏或不平衡造成的 心理影响了生理 生理又反过来影响了心理 边界是模糊的 否则有的病友说自己本是抑郁 吃了抗抑郁的药变成了双相又怎么说 神经递质浓度提高了 兴奋了而已 我虽反对吃药 但要自杀的自残的你拦住他吃药就会死人 那不吃药还能怎么办 只能医生给开药吃药稳住再说 我的意思是说吃药只能减轻症状 不能治愈精神类疾病的 若吃药治疗的话很难摆脱药物 且离真正治愈约越来越远 信不信随缘

  我既不赞成吃药 我也反对心理治疗 因为人的情绪表现例如否定正面情绪 灾难放大化 关注消极信息 罪责归己 后悔情绪 自卑 患得患失 拖延症 懒散 这些情绪真的是人的性格缺陷吗 没得抑郁症和焦虑症前怎么没有那么明显 对这些情绪的管理是否就能治疗抑郁症和焦虑症呢 这是个因果问题 是个本和表的的问题 所以我实际想说的是抑郁和焦虑带来了这些情绪和行为 而不是相反 抑郁焦虑好了 这些得病后出现的情绪和行为会消失的 而不是用改变这些情绪和行为来治疗抑郁和焦虑

  所以在我眼里心理学中行为认知疗法纠正行为想法不如提高自己的觉悟 若没有丧失自知力的话 成年人可以自己提高向外发散的助人之心 看开放下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不能光关注自己 孩子和学生就依靠父母先改变自己提升自己 改善与孩子的相处模式 再去纠正孩子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可能就好了 心理决定生理 生理的躯体化症状看起来可怕也痛苦 但实际上在心理正常后会慢慢消失的

  抑郁症自愈的情况的确比较少见 我在网上碰到了四五例吧 服药好了的比这个多 但和庞大数量的患者相比是微乎其微 有些服药后断药成功的患者后来又走上了服药的道路 只要是去往精神卫生中心寻求医生帮助的患者自己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和情绪 忍受不了躯体化包括长期失眠的痛苦 我说的方法只是个例 并不容易推广 只能是个别坚强的患者在有自知力的情况下相信我这种说法的才有可能性 只是可能而已 还得忍受并接纳半年以上的痛苦 只是一种尝试性方法 少数人可参考的方法

  社会自有它运行的规律 大自然和人类社会是有淘汰机制的 人是由动物进化来的 有的体弱多病 英年早逝 有的经不住打击得了抑郁和焦虑 既与遗传性格有关 也和家庭氛围环境周围环境接受到的教育都有关系 真要得了挺不过去也是自然和社会的优胜劣汰机制在起作用 我说这个有点残酷了 但药物能治愈最好 若只是减轻症状还培养了对药物的依赖我还是部分的持有保留意见 我本应谨言慎行但还是想告诉病友这个体验和众人不知道的方法

  另告知大家一我从网友中听来的方法我又加以总结的小技巧 供病友在实践中参考 若直接断药就到地狱了 我这样断的 很不足取 我能忍受失眠头疼大脑放电火花别人不一定能忍受 还是慢慢断药利于成功 最后一定要坚持住 速度一定要慢 有的病友十六分之一吃半年 谨慎点好 有一病友提供的小剂量方法 因为药片切得太碎并不好操作 他是这样操作的 药片切到四分之一或八分之一的话 把它溶解到一瓶果汁里 按果汁的毫升数喝果汁就等于服药了 可到三十二分之一或六十四分之一 再加上间隔天数拉长那就更少了 最终实现完全断药成功 可供参考 希望病友在合适时能一次性断药成功 不要功亏一篑 安全有效的成功 方法也说完了

  我说的看开放下去除执念贪心得失心的方法不用花钱 也不符合现代精神医学规范治疗的任何一条 网上病友的交流 有的信息经验有用 有的有害 看见的信不信都随缘 大家都有各自的判断很正常 希望每个后天产生的抑郁焦虑患者都能卸下心理包袱 恢复健康 我针对真正想好的还有自知力的病号是反对吃药的 我又不是医生 只是有医生从未有过的体验而已 谁相信这个呢 说神棍的都有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吧

标签: 抗抑郁症药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