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治疗抑郁症和焦虑症可行吗?

心理健康 13 0

  抑郁症和焦虑症常相伴,有时候很难区分,如果不好区分的话,考虑到抑郁症的危险性远高于焦虑症,就按照抑郁症来治疗。很多新型的抗抑郁症药也能同时治疗焦虑症。

  抑郁症患者多数是心地善良,对自己要求过高,多愁,敏感,具有超群的观察力,能识奸辨伪,洞烛人心,先天具有文学家气质。如果善加应用,可以做到出类拔萃,在芸芸众生中鹤立鸡群。

  不说崔永元了,算是小角色。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且名副其实(我觉得莫言就名不副实,以丑化中国人为乐,没有啥人文关怀,还不如贾平凹)的海明威、川端康成,都是抑郁症患者。

  当然,抑郁症必须治,不治有大问题。海明威和川端康成时代,由于治疗抑郁症手段落后,两个人病情都没有得到控制,所以都自杀了。大仲马的小说《布拉热洛纳子爵》里面就写了一个进步青年军官,英俊神武,多少美女为他疯狂,可是他一心想死。想死偏死不了,剑气伤不了他,子弹与他无缘,不管是与人比剑决斗,还是枪林弹雨中,总是死不掉,最后,拿火把烧人家的军火车,同归于尽(这种优秀的人,我觉得,即使是金庸大侠,都写不死他)。

  这也是个典型的抑郁症。

  甚至佛祖释迦摩尼,年轻时候,还是王子的那个年代,也是有显著的抑郁症的,表现在对异性不感兴趣,对财富和权利没有占有欲等等。但由于有忧国忧民,济世救苦之怀,最终修炼成一代宗师。

  可见,抑郁症患者,并非都是坏事。现在的药物能把转化为坏的趋势引导到明良的方向,新时代的患者还是有相当的福气的。

  很多的政治家、企业家、作家、艺术家患有抑郁症,每一个光鲜的面具下,都有一颗焦灼不安,悯天忧人的情怀。正如古人说的那样,“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家国情怀,天下之忧,是善良抑郁症患者常有的人文关心。

  笔者年轻时候,也曾经有过抑郁症的经历。看小说会感动得掉眼泪掉得稀里哗啦的,看电影就更不用提了。那个《妈妈再爱我一次》,其实是非常反动、糟粕满眼的一部电影,没有进步的思想,没有动人的情节,纯粹煽情,但我还是掉了很多眼泪。看司汤达《红与白》这本小说,为也掉眼泪。所以,很多年,从不参加别人的葬礼,因为我听见哭声,除了当时会陪人家掉眼泪,还会继续三四天心里难受,精神不好。人家都早那些真的或假的愁苦抛到九霄云外,喜笑颜开了,我还沉浸在悲伤之中不能释怀。

  我的抑郁症很简单,主要是脸部烧灼感,越冷越烧。睡觉前十五分钟得尿四五次,每次一点。有时心慌,查心电图是频发室性早搏。吃一年多西药后,感觉记忆力下降,就改用中药,大剂量的酸枣仁汤(酸枣仁200g知母10茯苓60川芎3以及洋甘菊、甘草、大枣、黄连、灵芝、人参等等),三天就见效,很快就好了。后来我就用藏红花(这是伊朗人的经验,伊朗国立医学研究院发现藏红花能治疗焦虑症、抑郁症,唯价格昂贵,一般人用不起,顺便说一下,藏红花主产地是伊朗、希腊,并不是西藏,西藏仅仅是藏红花贸易的通道)、小过路黄花、菊花、迷迭香等等泡茶喝,二十年多年过去,啥都好好的。酸枣仁汤,是个名方,适合不少病人,焦虑症与抑郁症都能使用,是汉朝张仲景的方子。后来还有很多同名字的酸枣仁汤,我觉得都不如这个更可靠。

  昔我来思,雨雪靡靡。今我往矣,杨柳依依。

  触目所致,那满眼飞花,万里云烟,夕阳泣血,戈壁鬼风,在病人眼里的那无尽的凄凄切切,如果得到妥善的治疗,也会变得诗人般的好心情。

  抑郁症是近代医学名词,古代的郁证并非抑郁症更符合焦虑症,古代治疗抑郁症有许多经验,但并未被很好的整理,系统编纂相关书籍,所以,中医治疗抑郁症显得零碎没有章法,故有个著名的大师从中中医学院毕业后改行当了西医的心理病专家,并扬言说中药副作用少治疗作用也弱,对抑郁症和焦虑症没有实际联系。但是,我就用中药治疗过不少用西药治疗失败的抑郁症和焦虑症乃至精神分裂症的患者,而我是学西医出身。为何我们会得出截然相反的医学结论呢?

  我觉得还是对古人治病的理解不同。现在很多医生看到抑郁症患者萎靡不振就用附子、肉桂、鹿茸、麝香等等,以求振奋精神,看见焦虑症烦躁不安就用珍珠、羚羊角、黄连等以安神,很少有效果,其实他们忘记了古人的至理名言:“五志过极皆为火”。即使抑郁症一动不动,也是火,需要用贯叶连翘花、藏红花等等清热泻火养心。当然,故中医还有更多玄妙理论,很多现代医生不能理解,就认为不科学,弃之如敝屣,结果与奇妙的疗法擦肩而过,失去了治好抑郁症和焦虑症机会,非常可惜。

中医药治疗抑郁症和焦虑症可行吗?-第1张图片-心理健康

标签: 抑郁症治疗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