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那点事儿

心理健康 93 0

抑郁症那点事儿-第1张图片-心理健康

在接受正规心理咨询治疗之前的十多年里,我其实有一直在自己摸索心理方面的知识。想要解决我内心的一些困扰和问题。从此人格整合到催眠暗示再到正念冥想。做了很久很痛苦但没有明显效果环境还在不断恶化我仍旧无力改变。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受重伤困兽在黑夜里横冲直闯,没有方向血流不止。接受心理疏导从那个可怕的幻境里走出来,始于那个现在回头看会觉得不寒而栗的混乱时刻时主任和周围朋友给我的建议。那个时间段感觉世界都变了,哪哪都不对我变得敏感易怒毫无道理可讲。既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世界颠倒混乱旋转,我头晕恶心想抓住个东西可怎么也抓不住。最后决定听从他们的建议做专业疏导。一开始主任给了我三个明确的要求;一要有强烈的改变欲望二找到家专业的人辅导三痛苦的持久坚持。和自己之前预想的治疗环境模式完全不一样,咨询师并不是一直提问我表述然后从我表述里找到错误认知加以引导和纠正。他只是坐在那里听而且明显的表现出假装不在意来。每次三百块钱就在一间小房子里我俩干坐着大眼瞪小眼每次十几分钟结束。我哦骑车过去都要半个小时的。做了四次治疗加起来都可能不到半小时,我厌恶了准备放弃了(其实咨询师的模式是没有问题的,在咨询室里我没有话说更多的可能是我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心理有问题的病人,在咨询室面前有非常大的羞愧感。另外前几次治疗虽然没有实质性进展,还是做了一些不可替代的工作的,咨询师给我讲了心里咨询模式流程为什么要特别的小心谨慎)心理咨询是什么?心理咨询在我看就是一个让你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咨询师就死一面镜子,帮助你通过镜子看到一个更真实全面的自己。而治疗的目的就是在完全安全的环境下,完全信任的人面前你自己不断的联想讲述在这个过程中咨询师加以引导启迪,当你自己发现了自己陈述中的漏洞逻辑上的不合理讲不通不能自圆其说,开始反省惊醒改变就开始了,从始至终都是我在做决定我有主导权,咨询师只是倾听者陪伴着,又不单纯是倾听者他们系统的学习长期的培训大量的临床实践。让他们有敏锐的眼睛耳朵强大的共情心和快速的反应。因为个体治疗我感觉效果不好准备放弃时咨询师推介我加入了团体咨询。真正快速的改变是从团体咨询里开始的。团体咨询每周一次每次一百分钟周日晚上七点到八点四十,没有任何的条条框框的限制束缚怎么表达都好,但是不能人生攻击不能骂人,1在这个团体里我们首先要学会的是想孩子学习,对的像孩子学习,表达感受而不是理性分析,举个例子工作当中被领导骂了可能我们会想领导是不是更年期欲求不满或者我真是个笨蛋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肯定做什么都不行,这是表达的理性思考后的结论。我们要做的学会像孩子表达感受,小孩子没有社会文化束缚没有道德评价的束缚他不讲道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你问他为什么哭他说难受就哭妈妈不爱我了。被领导骂了我们表达感受,就是我觉得很受伤我觉得被否定了没有价值了。我感觉很羞愧。表达感受的原因是感受是真实的他不会骗我们,可结论会结论被我们的认知加工过了的,有时候我们的认知有时候是被歪曲了的。通过团体里互动咨询师引导,自我反省订正歪曲认知排除不合理信念。刚刚进到团体里面就讨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我特别感兴趣的话题,爱需要理由吗?这个问题我曾经想了好久恋爱中的男男女女总是会问你爱我吗爱我什么看过一部电影叫我爱的是你爱我。这个观点当时我是比较认可的,而且男女关系里似乎更能讲通,可他似乎不通用好多地方讲不通父母对子女的爱,甚至自己对自己的爱,第一节课自己的理想后我思考了好长一段时间,爱是什么爱需要条件。不断地诘问自己中我发现了一个东西。爱需要理由吗自己,他人,生活中的各种事情。是不是自己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达到自己激活着生命中重要他人对我们的目标就是不值得被爱的呢。是不是我们生命中的人没有按照我们希望被爱的那样爱我们他们就不值得被我们爱呢,是不是所有人都要哦适应我们爱的表达方式都要按照我们所期待的那样爱我们这个世界才是有价值有意义五彩缤纷的呢。当爱惊出了理由,可以用数据量化可以用尺度衡量我们已经不爱了我们爱的是标准是理想化了的自己哪怕自己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血流不止爱的仍然是一手拿尺子一手拿荆条理想化自己。这个我思考了良久的问题我有答案了。课程正式开始了,我们开始了解运用精神分析的方法来看待我们遇到的问题,所以丛生本能或者性本能和死亡本能开始讨论,咨询师提了一个特别好玩的问题,如果面前有十个裸体的异性我们会怎么做,有人说要拉过来挨个试,有人说要挑一个最漂亮的带走,有人说这可能是个陷阱有人说要找最有本事的那个搞。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能不能化成别的美食电影都好啊,咨询师看着我没回答。我思考了一下奇怪的问他们难道这种情况不应该打120吗,结果他们笑了起来问我是不是在讲冷笑话,我觉得他们奇怪,他们觉得我奇怪,咨询师说这个场景是要看下你们的性动力专业名词叫力比多。是衡量一个人想和异性一起的驱动力。那我的力比多大概是零吧。咨询师说通过别人的描述可以看到他们性背后连接的那个东西我没有。这可能是我31岁单身的一个重要啊原因,我的力比多去哪儿了,我没有背后连接的需求是否是我的需求被压抑住了,或者转移需求被通过其他方式满足了呢。然后咨询师问了第二个问题,你们想想一下自己的葬礼,有人说要办一个万众瞩目风风光光的葬礼,有人说要办一个静悄悄不打扰人的葬礼。有人说要有家人陪伴办一个温暖的葬礼,到我这里我又成了另类,我要办一个浪漫的威尼斯水葬,躺在竹筏上周围摆满了鲜花,我赤身露体身上也是鲜花,身上洗的非常费非常洁白干净,推到水里去水流很慢是周围有树丛的安静小河,升起一把火把我焚化最后的残肢骨渣沉入水底。我说完之后咨询师沉默了一会说我描绘的这个浪漫唯美的葬礼背后隐藏的是什么,我终身的最后的追求是什么。后来我搜索了一下威尼斯有水葬不是我描绘的唯美场景,这个场景来自于电视剧风云中的一个片景,主角是个女的。我一下明白了这个葬���为什么我会描绘成这样。我在讨好妈妈而且这成了我一辈子追求的东西,妈妈潜意识希望我和弟弟是女孩子而且我们成长中对我们的错误失误零容忍。这解释了我为什么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躺在花束中,这其实是我迎合妈妈期许想象出来的。如果说学会了用感受表达是方法内心觉察是途径,知道了爱的本质爱的意义是觉醒的开始。那开始惊醒我和抑郁症谁选择了谁就开始真正的觉醒了这源于一次我分享我的生活状态和工作,生活中我总是时时刻刻保持警惕随时地方四周可能出现的危险,当有人问到我工作做得怎么样做了多久时,他说的一句话震惊到我了,不是我选择了工作而是工作选择了我,我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高警惕性高危机感 。正好是保安工作需要的,其他的专心投入实际操作的工作我反而做的很吃力而且还做不好。那我为什么会呈现出这种状态,很久的思考过后有了答案,我觉得自己像是被打怕的小狗瑟瑟发抖,而打我的辫子就是平时我对自己的不断否定苛责让我不敢犯错不敢放松警惕。这种谁选择谁的提问让我好像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从没有想过问题还能这么问,所以当咨询师说道目前社会上心理问题人的比例大概百分你十七时,我脱口而出为什么是我们成为了那被选中的百分之十七,咨询师告诉我我能想到这里就是真正的觉醒了,或者可以这样说是我们选择了抑郁还是抑郁选择了我们 ,可能生活中有些经历会让我们很受伤过不去,但那可能真的不是主要原因,我们的性格因素,认知水平,都会影响到 这件事对我们造成的影响。所以我们为什么成为了那百分之十七,可能不是因为我们的经历特殊,而是这个经历之后的性格认知造成了我们情绪的很大困扰。可能抑郁真的是我们的选择,而不是被动的被选择。当从咨询师哪里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后,我更强烈的想在他那里得到更多的肯定我开始讨好咨询师,研究他的思路模式说他想听的,按他说的将自己的故事或者表达感受不要分析自己也不要分析别人,这种迷失自己讨好治疗师的小把戏自然逃不过治疗师的法眼那节课快结束时,他说了一个因为家里穷看着给病种奶奶熬得鸡汤,馋哭了还在说我不馋我不馋的小孩子,我和他一样。他在讨好妈妈我在讨好咨询师,都看不到自己迷失自己了。正好这个时间咨询师要出差,大家民主表决是无带领着做一期看看还是延后一起,最终二比一,可真正到场十五个人里只有我们四个,我怒了感觉被耍了,但那期是我最舒服最痛快收获最大的一起,因为人少了交流凝结力更强了指向性更强了连接更紧密了。又跟给我反馈我所说的分析也好故事也好都被他自动屏蔽了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我震惊了我非常认真努力的做这些东西,别人一点都没接收到,而且问了几个人都是一样的回馈,我肯定我是在做无效沟通了,更严重的是我怀疑我和自己的内心交流是不是也是无效沟通模式,然后我们聊得很开心每个人都有表达,而且是我因为咨询师不在我以后也不再打算讨好他了,我彻底放开自己你不要我反洗我偏要分析挨个分析,你不要我说透说破我偏要说破。真爽!!!!这节课结束我把没来的攻击了一下,不出所料的在群里打起来了。而且战火被带到了下一节的课程里了,我俩吵得很厉害已经人生攻击了,王八咨询师却不制止出来说句话,战火结束时,他说了一句我看到了两个人强烈的感情链接,MMP的都快动手了你还看到连接?不是眼睛有毛病就是脑子有毛病吧。这个时候坐我旁边的一个我挺喜欢的小女孩悄声说我支持你。者仍我觉察到了非常大的恐惧。恰巧那节课结束后我看到一篇文章说被爱也会让人恐慌,被爱是有风险的,让我懂了,我觉得他对我的支持是无立场得支持就是支持你这个人,不论你说了什么,这让我非常恐惧,我觉得无法给她相对应的情感回报,我也一直有被抛弃的恐惧,她会不会有一天站在我的对立面同样无立场无条件的支持另一个人来攻击我。我在团体里面讲了我的感受,并且开始破坏回避这份感情链接。这节课结束后我和咨询师私下沟通了一下,吵架的事���问我你会跟不相关看不上的人吵架吗,女孩的事他鼓励我勇敢地在团体里表达,然后我在团体里说了我对他的喜欢,他并没有出现我想象的感觉受伤害或者受侮辱那样,反而说他喜欢享受那种被喜欢的感觉,咨询师引导我觉察自己的感受,我说首先是开始怀疑我之间的假定情况没有出现,他没有觉得被伤害被侮辱。然后他喜欢被喜欢的感觉 我觉得这也是一份肯定我的情绪感受没有被压回来觉得自己被支持内认可了很舒服的感受。因为在群里和同学吵架的原因在群里一天发几百条消息,严重影响到了其他人课程中引导者希望我一周内不要发消息,我觉得在精神分析团体里做了很多却还是少了一块,是不是人本主义可以补上这块,所以我报了个网上课程叫行动力强化营,这个营正好的和精神分析团体完全的相反一个是线下的实际动力团体,一个是网上的网络课程微信群里授课。精神分析不允许发展私下的联系,行动力首先就是要求多连接群里小伙伴私下里多交流,正好我需求我疯狂地把我的问题困扰,抛给群里。被群主警告了。他给我说的是想的都是问题,多听多做更好些。可是群里有头猪把他和群主的私聊 截图给我了,意思是我在群里的负面消息太多影响到其他人学习了,我跑出去的问题比给别人的回答要少。这让我接受不了。在圈里发消息的原因我通过反思找到了,为什么在洞里成长团体这样,在行动力这里又这样,我真的是在求关注刷存在感吗。我的觉察不是,因为精神分析的深入我的幻想世界逐步崩塌,这让我非常非常恐慌,群里的小伙伴其实是在扮演我幻想世界的角色,继续维持我的那个幻想世界。意识到这一点,那个需求就没有了。所以群主不让我发言短暂的不舒服之后我很快明白了这对我是有利的。可是群主在我背后跟别人衡量我的价值贡献我接受不了,我晚上喝了一斤白酒半清醒间骂了他四十多分钟。第二天回头看他已经被我骂崩溃了后面开始反击了。幸好我喝醉了没听没搭理他。第二天发现十几年的手抖好了大半我非常非常开心。但是对这个群失望了我要退群。给几个聊得来的小伙伴告别时他们劝我留下特别有一句话,你现在走了以后再遇见这样的事怎么办,所以我留了下来想要看看群主一直在那么那么道歉,我为什么不能原谅���。后来觉得我不原谅她可能是我觉得原谅了他就等于背叛了自己,那个受伤的感受还在,虽然伤口已经愈合。看到了这一点我放心啊了原谅了她回到群里。然后我开始实行我的计划,我觉得我在精神分析这里做了很多掌握了它的基本原理我要按照我的思路去做一下看看会怎样,我在群里面五个比较好的小伙伴开始我的计划,开头也讲明了就是拿他做实验品,成功失败不敢保证。在取得他们的同意的情况下我开始按我的思路步骤走,我提问他回答,我还用了格式塔的场景描述方法,一开始似乎都还顺利,后半段分析越来越深入出了大问题,她的人格认知层面上有一个幻想是支撑他生活下去的动力,我给她阿戳破了,前面整合她的内在冲突没有大问题,最后这一点他受不了了崩溃了,我开始的沾沾自喜变成了严重的对内攻击,自我怀疑自我否定,我也懂了咨询师的方法是正确的有效的。懂了为什么不能亲属朋友间做咨询。懂了为什么咨询师不主动发问而是静静的听我们说,懂了为什么很多问题他明明看透了却不告诉我答案 。我在动力团体里说了这件事。咨询师强调了一点,重新建立自我评价体系,不断地在平时生活中出现自我否定时,给自己肯定的评价。那通过不断地肯定自己,找回真是的自己重树信心。恰巧行动力结营,有个活动是互相表白其实就是互相肯定互相夸,我觉得好可笑,也有了一个想法。我们周围的人给我们的夸赞有多少是真的,给我们的批评指责有多少是实的。既然如此何必要在意那些。自己认识自己保守好自己别把自己搞丢了比较重要吧。肯定自己重新建立自评系统。在行动力强化营里边学了几个词汇。情绪障碍——认知歪曲——行为回避更重要的是自动化思维;消极假设;底层认知。不断剖析这几个词找到了我行动力上欠缺的点在哪。底层认知没有改变其他的改变都是暂时性的。那精神分析的这一期最后一节课咨询师谈到了,摒弃我不行,我不能,我不敢,还有上节课的重建自我评价在我都是在改变底层认知 。那除了咨询师谈到的现实生活中不断的肯定自己,我和主人交流沟通这个问题他给到我另外两个路径一个是可能现实中实际做成一件事对自己肯定的力量更大些。还有就是我觉得找到成长过程中造成我们严重自我否定的那个点,重新看待那个问题可能认知上会有一些好的转变。最后一节课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时候我们算是好了康复了,不用接受辅导治疗了,咨询时留下一句话自当初的感受。。。。。。那我通过三个月的精神分析加上后期的人本之一行动力强化课程,从当初的不敢不愿出屋休班整天待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分析内省看到一个戴满刑具接受刑罚的人,到后来去了枷锁仍然觉得自己是有罪之之人,在后面看到自己内心深处那个不断地被打击遭到否定拒绝受到伤害的小孩子再带后面伤口愈合了那些刑法还在刑具还在 。怕的躲起来的小孩子。内心冲突一步步整合内心力量逐渐强大。从婚恋亲密关系上来说分析内省看到小时候那个不能独立生存的小孩子,因为爸妈吵架妈妈离家出走受到的深深的伤害和深深的恐惧,看到了成长过程中那个严苛的妈妈如何不能宽恕容忍自己的孩子犯错咒骂嘲讽,这两个伤害让我在被抛弃的恐惧和被控制的恐惧间来回躲藏。加上初期感情经历的不顺,让我觉得深深的羞耻感。怒能多看人一眼不能和她多说一句话不配喜欢她。喜欢一个人是有罪的。。。。这些加起来让我不断在感情世界里回避回避逃跑逃跑。工作当中的不段走神现实解离也找到了原因,不断地走神有明确指向性的,是关于未来的和对于自己评价有关的事情,我就会不淡的在工作中走神去想这类事。延迟满足对我设个障碍,还有被打怕的小狗高警惕性来自于我给自己加了好多承受不起的罪名,用各种威胁的语气来恐吓自己。今后的一个改变方向应该是从目前角色里抽离出去。行动上从我喜欢我想要开始,到理想梦想结束。而不是之前当下的从胁迫恐吓入手到自我否定自我贬低结束。还有一点是最近周围人有给我反馈,有点走火入魔 用力太猛。做的都是精神层面心理层面上的建设,现实生活实际行动 是没有改变的。这个要引起高度注意警觉。做这个是要找方法结局现实问题,而不是找方法成了目的。不去解决问题了。

标签: 抑郁症想死怎么办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