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的人装正常,正常的人装抑郁

心理健康 1 0

  “抑郁症”已经成了2019年最魔幻的词汇之一,民间流传最广的一句调侃就是:微博人均抑郁症。

  他们说,抑郁的人装正常,正常的人装抑郁。

  古有张国荣,梵高,海子;今有乔任梁,雪莉,热依扎。这个病被吹捧或被妖魔化的源头,竟然成了他妈的“明星带货”。

  我说这个话不是对明星得抑郁症有啥意见,我想说的是国民对抑郁症的普及程度真的不高。至少在我上学的时候,课本里还没有对抑郁症的介绍,心理健康课甚至经常被占,老师们觉得这破课不重要,至少比不上数学语文英语重要。

  当你郁郁寡欢思维迟缓时,他们只会怀疑你的智商得抑郁症怎么办。

  其实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得病之后才知道抑郁症这个概念,或者自己的朋友,关心的人,喜欢的明星,是通过他们患病才去了解的。

  尤其是喜欢的明星,喜欢一个人,就想变得和对方一样,抑郁症的“盲目崇拜”就这么被带起来的。

  因为你了解感冒,你知道所有人都会感冒,所以你不会因为喜欢的明星得了感冒而去效仿;但如果你不了解抑郁症,不了解抑郁症病患群体到底有多大,在国内外的患病率有多高,只知道张国荣得过,梵高得过,海子得过,这病你要是能得上,能没有优越感吗?

  甚至会天真的认为,得了抑郁症,或许也能搞创作了。

  我只能说,这是外界对抑郁症最大的误区之一了,完全扯几把犊子。

  我一个朋友之前是做设计的,抑郁症三年,严重的时候根本下不了床,走路都会摔倒,更别提什么创作欲迸发了,现在已经在家躺了一年半,完全丧失工作能力。他觉得自己脑子是空的。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热搜:#睡前玩手机增加抑郁风险#

  “据韩媒11月12日报道,韩国崇信女子大学研究人员近日称:睡前玩手机影响心理健康,因玩手机推迟睡眠时间的人更易患上抑郁和焦虑症。不光如此,玩手机导致失眠的几率高达82%。”

  单看这个tag是有点扯,不排除有博眼球的嫌疑,毕竟“睡前玩手机”和“抑郁症”直观上并没有必然联系。但稍微拐几个弯儿还是可以说得通的:

  睡前玩手机容易刹不住车 → 尤其是看到了一些刺激的信息点(例如男朋友给前女友微博点了个赞) → 于是开始亢奋 辗转反侧 → 顺理成章的失眠 → 正常作息被打乱 → 造成人体的激素分泌紊乱 → 在这种状态下稍微碰上点儿想不通的事就容易抑郁。

  激素分泌紊乱是导致抑郁的原因之一,或者说抑郁症的初期表现大多是长期失眠。

  失眠总是难免的,之前我一姐们为了治疗失眠,每天晚上八点就关机了,主动切断信息来源,她说临睡觉的几个小时必须心如止水。据说还挺管用,现在已经不失眠了。

  但我这种工作类型要是敢每天八点关机,可能被立刻开除吧。互联网不允许断线。(我有段时间贼爱熬夜看公众号研究选题,真的很容易失眠,劝大家尽量在白天看公众号,尤其像山口三姨太那种午饭档,就着外卖吃可香了)

  研究表明,确实是越关心自己的情绪问题就越会抑郁。

  比如我可能要被老板开除了,我完蛋了;我男朋友快两个小时没回我微信了,他是不是死了,好担心好焦虑啊;我今天给那个谁评论了朋友圈,她为什么没回我,是不是我说的话太没分寸了;我已经翻了他异性朋友的微博俩小时了,我确信他俩就是有事儿,我操了....... 等等。

  发现没,一切跟人类有关系的破事儿,都挺容易糟心的。而且你就是觉得,不会好了。

  你可以试着把眼光放在更加宏大的事物上,跳出去。

  比如冰岛的极光、荷兰格罗宁根南部的帕特斯沃尔德湖,比如毛姆、卡夫卡、王尔德、海明威的著作,比如Coldplay、巴赫、Pink Floyd、坂本龙一的音乐,比如昆汀、北野武、侯孝贤、中岛哲也的电影.....

  再不济捋着豆瓣电影Top250看下去,也比琢磨自己那点破事儿有意义。

  音乐文字电影之类的东西会把你带入到一个漩涡里,让你忘掉近处的事情,为“能看到”和“能听见”感到荣幸。

  真的,仔细想想每次陷入焦虑情绪都是因为那些说出来都不值一提的破事儿,但往往越是这种事儿就越难控制,控制不住情绪就更讨厌自己,只有崩溃。你得告诉自己,你值得更广阔的世界。

  为美好的事情而活。

  只要不关心人类,屁事没有。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