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抑郁的桥梁:从“我应该”到“我想要”

心理健康 7 0

  作为一个咨询师,我也经常陷入抑郁状态:躺在床上一整天,什么都不想做,抗拒回微信,又因为什么都没做而超级自我否定。家人有时会说我懒,好朋友说是你太累了,咨询师同行问我,你躺着不动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什么?

  我想了想,“就像一只瘌蛤蟆”,它觉得自己应该跳起来,但是身体实在不想起来了。我突然意识到,这个状态里的我,是理性的自我要求和想放松的身心需求在剧烈地打架。

  如果把一个人看成一辆车,这辆车总是往“应该的”方向开,没有想做、爱做的事给油箱加加油,油箱的油就会越来越少,即使猛踩油门,车也很难往前走了。你的生活被“应该做的事”填满了吗?电影《绿皮书》里的黑人音乐家唐,生活在种族歧视仍旧严重的60年代,每次用程式化的微笑来结束给上层白人观众的演奏,假笑笑得让人心痛。他在聚光灯下掩饰着愤怒与悲伤,只有在大雨滂泼的黑夜里的在街边怒吼出:”我到底是谁?”微笑抑郁症跟这有类似的地方:在“应该”笑的时候笑,只让脆弱躲在没人会看见的角落。

  那些应该做的事:

  应该做的事常常和别人的期待有关,最难办的是这个“别人”常常就住在我们自己心里。从小到大,我们会内化很多规则,比如出人头地,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所以我们常常弄不清楚,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为了满足社会期待和主流眼光而做的妥协。

  我听过有很多同学跟我说:我不敢不优秀,因为我父母做惯了“别人家的父母”,他们接受不了我不优秀;也有同学说:我现在混成这样,没有办法跟过去的同学联系,因为我不再是那个被大家仰慕的对象……

  这些自我设限的声音、内化后的期待,形成一张“应该”之网,将人束缚在一条单行线上,人只是自动化地坚持行走,由内而外的生活热情被压抑掉了。如何看清什么是自己由衷想要的?

  现在请想象一下,假设所有你取得的成就都将是匿名的,你对该成就的重视是否会发生变化?

  举了例子来说,假设你正打算继续深造,那么请想象一下如果你有机会继续你的学业,但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你获得了这个学位,你是否还想去完成这件事情?或者要是你的父母永远都不知道你继续接受教育,你是否还那么重视这件事?

  你还可以找一面镜子,利用镜子做自我对话:假设没有人会知道,事情只是在你和镜子中的你之间发生。你想成为什么样子?假设没有人会知道,不会有任何喝彩声,没有人会对你的选择做出评判。这里只有你和自己的对话。你真正想在人生中得到什么?”

  建议你真的花一些时间去做这些练习,这能帮助你了解放下外界评判之后,自己真正在乎什么。“我应该”和“我想要”一定矛盾吗?

  在我们应该做的事和想要做的事情中,很可能是有交集的。只不过“我应该”的侧重点在“应该”,“我想要”的侧重点在于“我”。如果只盯着“应该”这个层面,即便事情本来也是你想做的事,但因为太过于在乎别人的看法,而丧失了本来投入其中可能有的活力和快乐。因为对于特别在意别人眼光的人来说,生活会像是表演,即使成功了也会觉得只是扮演的那个人成功了,自己离真实的喜悦总会隔着一层。而强掉“我想要”并不意味着一味地去抗拒应该做的事,而是把自己重新作为生活的主人公去看待,是“你”选择去做什么,而不是没有选择的去成为什么。

  从 “我应该”到“我想要”,不是一蹴而就的,你可能要承受暂时没去做某些事情而引发的”羞耻感”,还可能面对一时找不到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恐慌感。但是一旦能跟自己内心真正在乎的东西再次链接,你的内心能量会再次流动起来,内心一定会有更多光芒散发出来,到那时跨越抑郁将不是你的目标,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才是。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