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孩子抑郁…

心理健康 18 0

  在抑郁症越来越多的今天,它离我们似乎也越来越近,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抑郁症患者高达8000万,相当于十几个人里面就有一个,而且日趋低龄化,很多大好年华的孩子,本应该天真烂漫、青春激扬,却早早失去生命的色彩,变得悲观绝望、灰暗颓废,甚至自残自杀……

  我们先来看几个抑郁症患者的自述:

  01、孤独的童年

  童年,对于多数人来说都是无忧无虑的,然而于我而言,用“孤独”形容更为准确。没有小伙伴,一个人玩耍,一个人去上学,一个人安睡,一个人把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憋在心里。每次回忆起孤单苦涩又静默的童年,在成年之后那种感觉都时不时穿透脊背突袭而来。

  我的生命有一段时间几乎全是暗黑的夜,那到底是怎样的一段时光啊,以至于我完全不记得2010年—2012年那三年我在干嘛,我身边有些什么朋友都想不起来,只有一个又一个黑暗的魔怪吞噬着我整个大脑。

  至如今也照样害怕孤独,周围环绕的人越来越多,来自于童年时渗入骨子里的孤独感却从未消失过。有时站在人山人海的人群中,还是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无数人从我的生命中来来去去,有的人连模样都不曾记得,却记得说的只言片语。

  02、被成绩绑定

  76年生的李红是一家外贸公司的管理层和股东,在2010年确诊躁郁双相障碍。早年读书的时候,李红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她想保持领先,这种执念慢慢变成病态,“一定要考第一,考了第二都会失落。”她一度觉得自己没用,一无是处,认为美好的事物都是过眼云烟。这种低自尊与不配获得感一直困扰她。

  小的时候,父母把全部的期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要求也极为严格,跟她的交流内容基本离不开学习成绩,常常用:“你要是不好好学习考一个好大学,将来就只能去扫大街”,来教育她,父母只有在看到她考第一名的时候才会露出笑容,学习成绩稍有下降就会引来父母一顿指责和哀叹……

  03、破碎的家庭

  我15岁,可是却已经去医院检查出了重度抑郁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样,突然爆发了,抑郁有两三年了吧,我自残,割腕,吃过安眠药,可是都没有解脱成,经常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自己掐自己的脖子,想把自己掐死,上了高一点的楼都想要跳下去。

  小时候我也很快乐的,也是家里的宝贝小孩也是妈妈爸爸手心里的宝,可是后来,爸爸去了外地工作,我和妈妈也去了,换了一个新的环境我以为会有新的生活,没想到却迎来了爸爸出轨的消息,那段时间真的特别的无助,每天看着他们吵架,打架,晚上爸爸经常不回家,如果回家迎来的也只是一声声的骂声和妈妈的哭声,我晚上总是一个人缩在床上流泪,听着他们摔东西的声音,也只能一个人哭。

  就算是我们一起去参加爸爸朋友的聚会,他们也能在街上打起来,而我被爸爸的朋友拉走,带我去逛街,其实那段时间我除了忍受他们的吵架 还要忍受校园欺凌,我那时候不敢和他们说,怕他们又吵起来,只有一个人承受着,后来他们终于离婚了 那天我一个人在家,抱着我们的全家福一个人躲在卧室里哭,然后我和妈妈回到了外公外婆家,我也转了学,到了一个新的学校,我还是在学校里交了挺多朋友吧,但都是男孩子,我不喜欢和女孩子玩 身边总是一群兄弟,可能是因为我缺少父爱吧。

  渐渐的,我和朋友们说起那段时间的故事也没有什么波澜了,可能,习惯了吧,那时候妈妈总是在晚上偷偷的哭,每次她给爸爸打电话,都会哭的像个孩子,可我,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后来我上了初中,繁重的学业和严厉的老师让我积郁了更多的压力,到了初二,我彻底变坏了,开始抽烟喝酒打架,逃课,和老师顶撞吵架,不思学习,他们问我为什么变成这样 我说我不想再被别人欺负了。

  可是我还是没有快乐,我开始学会了自残,不知道为何,我能从自残中找到那么一丝的快感,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看着自己血迹斑斑布满刀痕的手,我竟然会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我对一切都失去了希望,我尝试着写了遗书,然后偷拿了奶奶的安眠药,一把一把的吃完了一瓶,我锁上了门,躺在床上,手脚冰凉,我想可能我还是害怕吧,就这样我闭着眼睛等待着解脱,后来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了,可是当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原来是外公提前回来了,好吧,我又活了下来抑郁症焦虑。

  隔了段时间,有了蓝鲸游戏,我觉得好奇,也去了,我手臂上被我刻了一条蓝鲸,一整条手臂全是刀痕,后来在一次去办公室的时候被生物老师发现了,告诉了班主任,然后全校就发了禁止蓝鲸游戏的通知单,我也被没收了手机,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不理解我啊,妈妈总是说,你有抑郁症?那我还有呢,你抑郁症都是自己想出来的,我看你就是太闲了,从那以后我都不怎么提起我的抑郁症了,自己自残了也不让他们看见,一个人偷偷的抹药,那种绝望无望的感觉他们怎么会懂啊。

  我每天在学校笑得比谁都开心,也特别能逗别人开心,可是到了晚上睡觉时,我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或许那个我才是我吧,有时候觉得我总是觉得有人在跟我说话,可是再一看根本没有人,后来也习惯了它的存在,至少它还能陪我说说话,中间我也试过药物治疗,自己去看的医生,后来觉得副作用真的太大了,一停药就难受,就没再吃药。我现在失眠越来越严重了,总是很困很困,但一闭上眼却又怎么也睡不着,就这样看着天花板到天亮,做什么事都没有兴趣,玩手机玩到眼睛痛打游戏打到头痛,然后手机没电了,就一个人坐着想事情,因为抑郁症,我瘦了很多,很多人看到我都说我脸色特别差,没有生气,连希望都没有了,还哪来什么生气啊,这世上,我能这样倾诉的也只有这儿了吧,我真的真的好累啊 我想就那样 ,闭上眼睛,永远睡下去……

  心理需要未满足,情绪积压

  抑郁症的直接原因是负面情绪长期大量的积压,而这些负面情绪的来源是需要未被满足,特别生命早期基本的心理需要严重未被满足,包括被爱的需要(陪伴、关心、感受被同理、沟通),安全感需要(家庭稳定和谐),被认可、尊重的需要(无条件接纳认可,而不是成绩好才认可)。

  需要就是人生存、成长的营养,肉体需要吃饭喝水才能长大,心灵同样需要安全感、爱、认可才能持续成长,这些是心理营养,如果没有得到满足,心理就会停止发育,生命就会卡在某个阶段,成年之后遇到一些事情极容易出现问题,造成一系列心理问题,抑郁症就是其中一种。

  所以,做父母的,如果不想你的孩子未来得抑郁症,请从现在开始充分满足他的心理需要,不要认为供孩子吃喝,给钱花就行了,这只是动物层面的需求,现在的我们更需要心理需求的满足。

  当然,对于已经患了抑郁的朋友,及早积极寻求专业靠谱的心理咨询师协助,患者亲人也需要更多的理解支持,协助他们一起走出生命的沼泽地!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