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关注后的忽略可能会引发抑郁症

心理健康 4 0

  现在抑郁症已经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困扰了,对很多人造成了伤害,而造成抑郁症的原因也是有非常多,其中过度关注后的忽略可能会引发抑郁症,这句话可能有些人不是很理解,但是确实一个很多人的经历,自我消亡与抑郁也是需要了解的!

  过度关注中的忽视,需要被看见

  很多陷入抑郁的人,都曾经历过漫长的在被过度关注中,严重被忽视。

  就是身边有人围着你转,时刻关注着你,看着你,却从不会理解你,永远无法真正看见你。

  如果从小没人管你,总是让你一个人待着,你也会感到被忽视,但这种疏离中的忽视,至少让你可以保有自己的空间,没那么多被侵入感。

  而过度关注中的忽视,才是最痛苦的。

  这种痛苦,极为隐秘,深层压抑,难以描述,它被罩上爱的外衣,它滋生于最亲密的关系之间,它不允许被表达,甚至不允许你去感知它,否则,你会背负愧疚,会忍不住攻击自己。

  这份难以言说的痛苦,像是会使免疫系统瓦解的慢行疾病,渐渐将你的意志力摧毁,让你丧失社会功能,深陷抑郁之中。

  在医院精神科进修时,看到许多患上抑郁症的病人,大多在漫长的岁月里,经受着这种痛苦。

  他们在这种隐秘痛苦中,渐渐变得空洞,沉默,隔绝,不再有存在感。

  他们仿佛被一个坚韧的塑料膜罩住,膜内空气稀薄,令人窒息检测抑郁症。

  膜不仅阻隔空气,还阻隔声音,任他们在膜内尖叫呐喊,都无法被膜外的人听见。

  最终他们不得不放弃,干脆割掉自己的感觉,让自己空掉。

  空久了,会丧失生命感。

  所以,无论如何,需要活过来。

  自我是如何在不被理解中消亡的?

  “你好,怎么称呼你呢?”

  “叫我K吧,Kid的K,我今天会聊到L,Love的L。这样诠释我们的称呼是不是很滑稽?但这是我能联想到的最好诠释了。今天我想分享的感受,就是和L朝夕相处产生的感受。”

  “嗯嗯,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很痛苦,特别特别痛苦。”

  “特别特别痛苦,包含什么感受呢?”

  “开始并不知道包含什么,可以说是,已经没有感觉了……”

  “没有感觉也是一种感受,没有感觉的下面总是埋葬了很多感受。”

  “空,整个空掉了,仿佛胸口被挖空了,灵魂不再住在身体里,身体变成木偶娃娃,被L操控着……”

  “被操控着的木偶娃娃?那一定很难受。”

  “木偶娃娃身体没有感觉,幸亏它的心脏还有感觉……空洞,难过,焦躁,恐惧,愤怒,抓狂,歇斯底里……

  “看上去L很爱你,无微不至地照顾你……”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有人都这么说!L做得太完美了,以爱之名,无时无刻关注我,关心我,将我紧密包裹,但我感受到的是被吞噬,让我窒息,让我抓狂……让我死去!”

  “死去?好恐怖。”

  “特别特别恐怖,感觉一点点被吞掉,感觉自己在消失。好像遇到了摄魂怪,灵魂逐渐被吸走。被摄魂的感觉,你体会过吗?那种消亡的过程,就是死亡,自我消亡了,你也就死了。”

  “太痛苦了,你有告诉L吗?”

  “呵呵,纵使我讲一万次,L也不会理解我。你看着自己在消亡,还是无法表达,否则其他人只会觉得你矫情。当你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被理解的时候,你也就不愿意发声了……“

  “可又必须得发声,为了让自己活过来,你可以在这里讲述。”

  “活过来?呵呵,我从未在L那里活过,只要她在,我就会死去,我今天就是想讲讲我是怎么死去的。L总是围着我转,总是看护着我,实际上看的并不是我。她的世界从来就没有别人,只有她自己,她看到的我,其实是她心中的一个自己,或者说是她期待的一个人,她幻想的一个人,反正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L的能量很强,我在她面前会变得很弱很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像一个投影仪,会把她心中的那个人投射出来,而我是那个白板。当‘投影仪’投向我,我自动就变成了一个白板,任她在上面显现出她心中的世界。她幻想出来的‘我’有好有坏,有生动情感,但都不是我!更不是我的情感!她投射出的人越是鲜活,我就越是枯萎。总是被探照灯照着,总是承担起白板的功能,能量消耗殆尽。最终,我变成了一具空壳,变成了L的木偶娃娃。”

  “我体会了一下你说的这种感受,感觉做白板不但要抹杀掉自己作为一个人的感受,还要扮演另外一个人。”

  “是的,极为讽刺的是,我过去根本就没意识到我成为了白板,我以为我就是‘投影仪’中的人,我不知不觉成为了她的一部分,她的一个延伸,甚至只是她的工具。我根本就没有被当作一个人来对待,而我居然没有意识到。”

  “被爱着,被照顾着,但你发现,对方爱的人并不是你,照顾的人也不是你。”

  “是的,我陷入一个无人理解的孤绝空间,喊都喊不出来,我也不允许自己去喊,否则我会自责。即使喊出来,也无法被听到!即使被听到,听到的人也只会觉得我无理取闹,不懂感恩。我只剩下孤独和绝望,渐渐地,连孤独绝望都没有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了,灵魂放弃了我,我只剩下空壳。哎,不堪回首……幸亏后来接受了心理治疗,我才渐渐活了过来,今天才能够把这些感受讲出来。”

  如何在自我消亡的危险中,自我保护?

  被Love包裹的Kid,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父母与孩子的关系,的确如此,父母与孩子,更容易互动出这种感受,尤其是母亲与孩子之间,所以说起L,我用了“她”。

  比起父亲,母亲更容易过度关注孩子,且母亲用自己的身体孕育孩子,更容易与孩子有共生感。

  孩子在母亲子宫期间的十个月显然是共生的,那时候,母亲感受自己,也就是在感受孩子了。

  孩子刚出生时,母婴共生的情感胶着,可以使婴儿得到更体贴的照顾,这对婴儿来说,是极为需要的。

  而当婴儿长大,会渐渐发展出自我,这时就需要与母亲分离了。

  而这个分离的过程其实很痛,如果母亲的人格结构还固着在婴儿自恋的状态,是很难放手孩子的,也很难真正看见孩子。

  这段对话由K讲述,呈现了K的痛苦,其实当K痛苦的时候,L同样有着相同程度的痛苦。

  话说回来,差不多每个站在L位置的人,都曾是过去的K。L的孤独,也是无人触及。只不过一篇文章篇幅有限,今天只能共情一方了。

  离开家庭关系,我们也很容易在外面遇见婴儿般自恋的人,这样的人只能自己跟自己玩,无法真正发展出除自己以外的关系,所以他们无法看见别人。

  偶尔与如此自恋的人过几下招,偶尔被当作白板,不会损伤什么元气,但如果你的配偶如此自恋,你的领导如此自恋,或者你的室友如此自恋,意味着你要与这种感受朝夕相处,那就十分虐了。

  总是不被理解,自我会消亡。

  无论走到哪里,与谁相处,自我都不会消亡,而是凝聚的,稳定的。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