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IT行业自杀不断?

心理健康 心理知识 17 0

  编者按:

  25日中午1时,网上一篇名为《又一具打工者的尸体从富士康深圳工厂生产线上被拖出》的帖子在天涯上出现。帖子里称年仅19岁的富士康员工马向前23日凌晨死在深圳富士康观澜分厂华南培训部员工宿舍楼的楼下,身上伤痕累累,但死亡原因却被定为猝死,而且富士康厂方当时还阻挠家属去现场看尸体,短短几个小时内点击率已经高达23万,被各大论坛网站转载。

  当员工非正常死亡事件以给人“规律性”的印象频频发生时,多方的猜测和对于企业的负面影响就在所难免。

  23日凌晨4时,年仅19岁的工人马向前被发现死在工厂宿舍楼梯口,警方经过初步调查,认定为“猝死”。但马向前的大姐马慧则向媒体称,“弟弟死因有可疑,绝对不是意外猝死”。

  为何IT行业员工死讯频传,是工作压力过大,还是员工身体素质低?


  家属质疑其死因

  据悉,死者马某,年仅19岁,河南籍人,在2009年11月进入富士康公司工作。

  昨天,马向前的大姐马慧向本报投诉,称其弟马向前今年19岁,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人,2009年10月份和富士康签约,在观澜富士康分厂华南培训处工作。今年1月23日凌晨4时左右,被人发现躺在工厂宿舍的楼梯口,经120急救车半小时抢救无效身亡。当地松元派出所表示,马向前属猝死。

  马慧对警方的认定结果表示不满。她告诉记者,她和其妹马丽裙于24日早上9时许,在殡仪馆看到了弟弟的遗体。“他裸露的上半身都是伤痕,胸口淤青,鼻孔有血迹,额头和前胸有凶器的压痕。”

  “他肯定不是猝死,也许是上班时被人打死的。”据她们介绍,马向前曾经向厂方提交辞职申请,2月9日便可以离开工厂。而在马向前死前的21、22日两天,根据厂方的记录,他处于“旷工”状态。

  昨晚8时,富士康公司召开临时新闻发布会,安排了有关人员讲述当时的场景。同时,富士康还展示了对马向前进行急救时的照片,照片上显示,马向前上身敞开,看不到伤痕、血迹,直挺挺仰卧于地面。

  昨天下午,当地松元派出所的刘所长接受采访时表示,法医曾对马向前遗体进行检查,确认死因是“猝死”,遗体也没有外伤。他还表示,“因为家属怀疑‘是被打死的’,我们会派法医陪同家属对遗体再进行一次检验。”

  23日凌晨4时许,富士康深圳观澜分厂华南培训处一名叫马向前的员工在深夜突然死亡。死者年仅19岁,籍贯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富士康方面随后告诉死者家属,经过鉴定马向前属于意外猝死,而家属则怀疑马向前是上班期间被打死的。

  昨天,深圳富士康行政总经理李金明称,富士康员工马向前属于意外猝死,这是事实。富士康2009年70万人中只有6人猝死,这个比例比社会平均的猝死比例要低很多。富士康表示,如果有人能够提供马向前不是猝死的线索或者证据,或者被打死的线索等,富士康可以奖励他50万元。同时,富士康方面还宣称,如果家属执意认为马向前是被打死的,他们可以陪其再做一次尸检,尸检费用由他们承担。

  23日凌晨5时许,松元派出所接到报警后立即派民警赶到富士康华南培训处。120急救车已先于派出所赶往富士康的员工宿舍楼下对马向前进行抢救。大约三四十分钟后,马向前抢救无效死亡。法医对死者进行了检查,鉴定结果为猝死。面对死者家属怀疑死者不是猝死,另有他情,松元派出所的刘所长表示,可以陪家属再去做一次尸检,或者也可以让法医对家属当面解说一次,由家属来选择。刘所长称,此举乃是本着人命关天、对死者负责的态度。

  “富士康”与“员工死亡”这两者共同出现在新闻中已不是头一次,早在09年7月,《南方周末》便刊登出富士康深圳观澜科技园区一名员工孙丹勇因为被怀疑偷了富士康为苹果公司制造的iPhone手机样机而被保安质询、监视、搜查,因为这款手机样机涉及到公司的“机密”。最后孙丹勇以死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从十二层的高楼一跃而下。在那次事件的采访中还披露富士康员工对自己的生存状况普遍感到不满,工厂“等级制度森严,新干班成员在下生产线实习时,会像作业员一样地被主管检阅”,“实行准军事化管理,记过、警告、除名和严惩等扎眼的名词在食堂和洗手间都能见到。”

  “残酷”、“竞争激烈”、“压力巨大”等字眼在IT业乱飞

  “残酷”、“竞争激烈”、“压力巨大”、“加班”、“人力资源管理”、“信息封锁”之类的关键词,在网络上下,特别是在IT行业内乱飞。

  著名企业员工非正常死亡一览表:

  2006年5月28日,25岁的深圳华为公司员工胡新宇因病毒性脑炎死亡。

  2007年6月,富士康一女工在厕所上吊自杀;同年9月,富士康一名员工在辞工2小时后猝死,因为一部手机,年仅25岁的富士康员工孙丹勇结束了自己短暂的生命……

  2007年7月18日,26岁的华为员工张锐在深圳梅林某小区的楼道内自缢身亡。进入华为只有60多天的他,生前曾多次向亲人表示工作压力太大,并两度想要辞职,为此父亲两度来看望劝说。但在父亲第二次来到深圳时,张锐选择了以这种方式与亲人告别。

  2007年8月11日,长春市国联小区,华为长春办事处员工赵炳与人在电话里争吵20分钟后,纵身从七楼跳下身亡。

  2007年12月5日,在深圳华为工作的乔向英起床后进入洗手间梳洗时突然倒下猝死。

  2008年2月26日,成都华为研发中心的李栋兵从四楼纵身跳下。后查系因个人情感问题自杀。

  2008年3月6日,张立国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