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堂:同理心背后的神经科学

心理健康 心理知识 29 0

  心理导读:同理心让人能够亲密、亲近。镜像神经元提供了人类倾向于对别人有同理心的证据。同理心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似乎是植根于我们神经系统的构造。镜像神经元是连接科学和人文的界面。这种联系让我们能够重新考虑像意识、自我、甚至文化与文明的出现之类的概念。   ---www.xinlile.com

 



心理学堂:同理心背后的神经科学

 

  镜像神经元帮助我们检测出别人的疼痛与情绪,以及同理心有生物学根基的证据。

 

  “我看到你扭成了一团,感觉像是子弹穿身而过。我没看到血,没有看到让我吓坏的事,只看到你饱受苦痛,一种可怕的感觉...我感受得到你的痛楚。”

 

  这是我妈妈因为看着医生在手术室里为我治疗而晕倒的解释。

 

  因为另一个人的疼痛而晕倒固然不寻常,但这让人类经验有趣的一方面进入焦点,那就是:感受到别人的感觉、和它产生共鸣的能力。

 

  同理心是从另一个人的角度理解与经历他的情绪,是部分模糊了彼此之间的界线。我们设身处地是为了理解他们所经历的事;我们也利用同理心来为他们经历的事找出意义。

 

  疼痛同理心将同理心的概念更上一层楼。它形容一个人感受到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的感觉。这个概念在交感怀孕中已经描绘,就是男人产生和他们怀孕的伴侣一样的症状。

 

  镜像神经元是运动神经元的其中一种。它被认为是负责传送这些感觉的神经元。当我们做出某种动作,或是观察别人做出某种动作的时候,它就会在大脑里发射讯号。这些神经元会让你觉得自己知道另一个人的感觉。 你看到别人被球击中的时候,也会感觉得到一阵疼痛。

 

  镜像神经元首先在灵长类动物的体内被发现,之后被用来解释人类如何建交关系、互动、甚至成为情侣。

 

  镜像神经元将我们和别人连在一起。加州大学的神经学家Vilayanur Ramachandran曾形容镜像神经元为人与人之间的实体障碍的溶解器(他甚至给它们取了昵称,叫“甘地神经元”),并解释,是我们的皮肤受体避免我们混淆两者,让我们以为我们真正在经历所看到的过程。

 

  虽然镜像神经元不完全负责同理心,但是它还是能帮助我们察觉到另一个人是愤怒、悲伤或是快乐,又让我们感受到他所感受到的一切,犹如我们处于他的处境一样。

 

  Ramachandran怀疑,镜像神经元的研究会帮助我们理解所谓的“读心术”。这种能力实际上可能会有器官上的解释,例如,一种很强的同理心,使得一个人的情绪上和肉体上的感受被另一个人感觉得到。

 

  镜像神经元对学习与语言习得很重要。替代学习能让人通过模仿,建立文化与传统。

 

  当镜像神经元功能受损时,其影响可能会很大。被诊断患有自闭症的人士往往有同理心方面的困难。况且,就如Ramachandran所提议,镜像神经元功能障碍正是和自闭症有关联。

 

  镜像神经元的发现也帮助我们重新思考其它概念,如人类进化。Ramachandran 说,镜像神经元使文化和文明有可能发展,因为它跟模仿与仿真有密切的关系。换言之,历史上,我们要学做一项新的事物,就必须采纳另一个人的观点,在这过程中,我们使用的就是镜像神经元。

 

  同理心让人能够亲密、亲近。镜像神经元提供了人类倾向于对别人有同理心的证据。同理心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似乎是植根于我们神经系统的构造。

 

  我妈妈晕倒,是因为她不能忍受我的疼痛。或许我的痛苦造成她的身体遭受了她不能承受的焦虑。又或者,她肉体上感觉到了我的痛。

 

  镜像神经元是连接科学和人文的界面。这种联系让我们能够重新考虑像意识、自我、甚至文化与文明的出现之类的概念。

 

  的确,Ramachandran 将心理学上的镜像神经元的发现,和生物学上的DNA(脱氧核糖核酸)的发现作比较,也不足为奇。

 

  (译者/搬那度 | 原作者/Robert T Muller P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