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堂:家庭治疗的历史与流派

心理健康 5 0

  心理导读:家庭治疗是以家庭为对象实施的团体心理治疗模式,其目标是协助家庭消除异常、病态情况,以执行健康的家庭功能。家庭治疗的特点:不着重于家庭成员个人的内在心理构造与状态的分析,而将焦点放在家庭成员的互动与关系上;从家庭系统角度去解释个人的行为与问题;个人的改变有赖于家庭整体的改变。    ---www.xinlile.com

 



心理学堂:家庭治疗的历史与流派

 

  现代心理治疗最初是以个别会谈的方式进行的,心理治疗者通过与来访者的个别接触来实施治疗,如精神分析疗法等。大约从本世纪三分之一阶段开始逐渐出现了集体心理治疗的方式,每次接受治疗的不再是单个个人,而是一群就诊者,这就是小组治疗。这样一来,发挥治疗效应的除了治疗人员的热心和技巧以外,还加上了治疗小组这个集体的作用。家庭治疗就是集体治疗的一种特殊形式,在这里,治疗对象不是临时组织的接诊者集体,而是一个家庭。家庭治疗产生于本世纪四十年代后期,当时曾有几个有关家庭环境对精神分裂症之影响的大型研究。研究者为 Murray Bowen , Lyman Wynne , Gregory Batson  等,他们发现了不良家庭关系对精神分裂症的影响。这些研究对一些原本从事精神分析治疗的医生产生了影响,他们开始试行以病人的整个家庭作为心理干预的对象,并试图通过调整家庭关系来解决个人心理问题。

 

  如美国的 Nathan Ackerman, Carl Witaker, Murray Bowen, Don Jackson, Virginia Satir, 原西德的 Helm Stierlin, 意大利的 Mara Selvini-Parazzoli 等。在 50 年代,家庭研究和家庭治疗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向前发展。一般人们将 50 年代确定为家庭治疗的奠基年代。根据高登拜克的意见有五种相互独立的学科及临床发展为家庭治疗的出现提供了舞台:

 

  1、精神分析理论和疗法被用于更广泛的情绪问题,如触及家庭的治疗取向;

 

  2、系统论致力于研究构成整体的、相互关联的各部分的关系并将其知识应用在对家庭系统的观察方面;

 

  3、对于精神分裂症的家庭研究,如家庭成员(如母亲、在疾病形成中的作用;

 

  4、儿童教育及婚姻咨询两个领域的发展;

 

  5、对新技术如集体治疗的兴趣日益增长。

 

  在这些异源性的发展中,所谓的“第二代精神分析家”在这个阶段扮演着主要角色。由于这种治疗确能解决问题,所以很快引起注意,经过一番试验和发展,家庭治疗终于在理论构想和治疗技术上成熟。1962年是家庭治疗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性质的一年。这一年“家庭治疗” (Family therapy) 这一名称得到学术界正式确认,本专业的第一份学术刊物《家庭作用》 (Family Process) 也在这一年里创刊。尔后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事实证明家庭治疗对精神分裂症、情感性疾病、心身疾病、儿童青少年情绪和行为障碍以及婚姻问题都有相当疗效。目前家庭治疗在北美、欧洲及拉丁美洲各国都颇具规模,从业人员众多,医疗业务兴旺,理论及临床研究都很活跃,围绕这一领域的专业杂志已达80多种。

 

  中国专业人员与家庭治疗的接触始于八十年代。1987年,有四名来自中国昆明和北京的精神病学家和心理学家,受德国邀请前去考察德国的心理学状况。在短暂的访问接触后,家庭治疗这样一种当时对他们来说很陌生的治疗方法,留给了他们深刻的印象。1988年德国著名精神病学家和心理治疗家 Helm Stierlin 和 Fritz B. Simon 博士,在昆明通过“中德心理治疗讲习班”第一次将家庭治疗传入我国。在此后的十年中,德中心理治疗研究院邀请德国专家和中国有经验的心理治疗师共举行了三期讲习班。在 1997-1999 年间德中心理治疗研究院开始了一项为期三年的跨文化培训项目,为中国培训 110 名高级心理治疗师,其中 30 名是系统式家庭治疗师。该项目采用小组封闭式培训,有资深德国专家提供督导,培训内容包括病历分析、自我体验、现场指导以及理论学习等形式进行强化教学,经过三年的努力,学员达到了较高的水平。目前学员们正在把所学知识用于治疗实践。他们在各地还组织了工作小组,并以出版内部通讯的形式形成了交流的网络。近年在昆明、上海还建立了配备声像摄录系统的家庭治疗专用治疗室,在昆明和汉堡建立了资料库,其中收藏了大量有关家庭治疗的文字和影像文献。 2000 春纽约 Muniuchin 家庭治疗中心的李维榕教授也在北京医科大学心理咨询和治疗培训中心开办了短期培训班,介绍了结构式家庭治疗。

 

  作为以家庭为干预对象的治疗形式,家庭治疗本身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治疗门派,而是一个兼容并蓄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包含着若干从理论取向到治疗技术都不尽相同的派别或模式。根据对于感情、理智和行动不同程度的强调,家庭治疗的主要流派可被分为六种类型:

 

  1、鲍恩家庭系统治疗

 

  由Bowen首先提出,因此也被称为Bowen理论。他倾向于把家庭当做一个系统理论去理解,而不是将其当做一套干预的方法。在他的理论中提出了六个重要概念:自我分化、三角关系、核心家庭情感程序、代际传递、情感隔离、社会情感过程。其中,“自我分化”是Bowen的核心理论,其功能就是个人处理压力的能力,自主性和独立性差的人往往都与家庭过分纠结,这样很容易造成功能不良。“三角关系”是Bowen提出的另一个重要概念,他认为导致情感三角活动的主要因素是焦虑。焦虑的增加会使人们更加需要彼此情感而接近,当来年各个人之间出现问题是,被害人的感觉会促使个人去寻求其他人的同情,或者将第三方拉入冲突之中。第三方的卷入,可以将焦虑分散在三角关系中,从而得到缓解。Bowen的这个理论是对家庭治疗的重要贡献,也成为家庭治疗的启蒙性观念。 在家庭治疗的先驱中,在Bowen的家庭治疗师对精神分析原理的拓展,并为在家庭治疗中研究人类行为和问题提供了更为广泛的视野。

 

  2、结构派家庭治疗

 

  Minuchin于20世纪60年代早期开始他的家庭治疗职业生涯。当时他发现有问题的家庭共有两种模式:一些家庭缠结,处于混乱并且紧密的相互联结;另一种家庭则脱离,孤立并看似无关。这两种家庭类型都缺乏对权利的清晰界线,过于纠缠的父母过分卷入到他们的子女之间,由此丧失了父母的领导权和控制权。结构派家庭治疗提供了这样一个蓝图,并且提供了组织策略治疗的基础。结构派家庭治疗有三个最基本的组成要素:结构、亚系统和界线。结构派家庭治疗的技术主要包括两个一般性的策略,首先治疗者必须适应家庭以真正地‘加入’到家庭中。挑战家庭所偏爱的关系模式往往会引发家庭的阻抗。相反的,若治疗者开始理解并接受家庭,家庭更可能接受治疗。一旦实现了最初加入家庭的目标,结构派治疗者开始使用重新组织的策略。

 

  这些积极的策略通过增强松散的界线以及放松僵硬的界线已达到打破功能不良的结构的目的。1981年,Minuchin搬到纽约并成立了当今非常著名的Minuchin家庭治疗中心。另外对与结构派家庭治疗还有一些简单实用有效的技术值得介绍:模仿意指以效仿行为举止、风格、情绪范围或沟通内容等方式参与家庭的过程。治疗师可能谈到个人经验。这些作法有时候是自发的,有时候是设计的;无论如何,他们通常具有增加治疗师与家庭的关联的措施。行动促发是指治疗师将外在的家庭冲突带入治疗会谈中,使得家庭成员可以展示其处理方法,治疗师也可以观察其过程,并且开始找出修正其互动和造成结构改变的方法。治疗师使用这种技术主动地在治疗时间内创造出使家庭成员表现出功能不良沟通的场景。

 

  3、策略派的家庭治疗

 

  策略派治疗几十年中最深远的影响来自于Milton Erickson,尽管这影响是在他去世后才产生的。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策略方法吸引了很多家庭治疗师。原因之一是因为其将注重实务和以问题解决为中心,这不仅成为策略派魅力同时也成为其迷惑人的地方。Erickson的才能得到广泛的赞美和模仿,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很多治疗者都没能掌握可预见的治疗原理,相反的,他们只是模仿Erickson‘非同一般的技术’。然而策略派治疗表现出对来访者的强烈控制,它从独特的思维角度出发,表现出鲜明的创造性和操作性。与此同时策略的出现会掩盖抵抗并且会激发家庭改变。90年代处于主导地位的治疗方法提升了认知的地位。使认知的地位超出了行为,并且鼓励治疗师与来访者进行协作,而不再是操控来访者。这样的变革是策略派治疗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

 

  4、经验性家庭治疗

 

  经验性家庭治疗发端于心理学中的人本主义思潮,受表达性治疗的启发,强调了及时的、此时此地经验的作用。家庭治疗早期阶段,从个体治疗和团体治疗中借用了一些技术,当时经验性家庭治疗是很流行的。它从格式塔治疗和会心团体中借用了唤起技术如:角色扮演和情感对质,同时其他的表达性治疗方法如:雕刻和家庭绘画,对艺术和心理剧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经验性家庭治疗的流派中,出现了两位巨匠:Carl Whitaker 和Virginia Satir 。Whitaker倡导了一种自由的、直觉的方法,目的是打破伪装,解放自我,使每个家庭成员回归真我。他首次把心理治疗运用与家庭中,虽然他曾经被视为独立的,他最中成为这个领域最杰出的治疗师之一。打破旧习,虽然在当时被认为是不可容忍的,然而Whitaker依然因为他在家庭治疗中的成就获得尊重。Virginia Satir是家庭治疗发展中的关键人物之一。她相信一种健康的家庭生活包括开放和共同分享感情、感受和爱。她也因为描述出家庭角色而著名,如“拯救者”和“安抚者”她认为家庭角色的功能是约束家庭中的关系。经验性家庭治疗建立于这样的前提:家庭问题的产生原因和影响结果使情感的压力。系统派家庭治疗师从家庭交往模式的角度看症状行为的根源,这些交往模式被看成家庭成员各自的防御投射的阴影下的结果。从这个角度出发,如果家庭成员最初能了解他们真是的感受---恐惧和焦虑,还有希望和愿望,那么在家庭尝试一些积极的改变会更成功。因此经验性家庭治疗从内部入手,帮助个人表达他们真诚的情感,缔造更加真实的家庭纽带。

 

  5、精神分析家庭治疗

 

  接受精神分析训练的临床医生们是最早从事家庭治疗的,但是当他们开始面对家庭,大多数还是运用系统理论中的深度心理学观点。20世纪80年代中期,家庭治疗师对心理动力学的兴趣有一个复归,主要是客体关系理论和自我心理学。精神分析治疗的关键目的是帮助人们理解他们的基本动机,通过以健康的方式表达这些愿望来解决冲突。弗洛伊德的理论强调性驱力和攻击性冲动,自我心理学聚焦于被欣赏的渴望,客体关系治疗师专心于对安全依恋关系的需要。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如果家庭中的个体理解并开始解决他们自己个人的冲突,就可以帮助配偶和家庭成员更好的相处。精神分析家庭治疗师较少关注团体和他们的交往模式,更多关注个体和他们的感受。以探索这些感受为目的的精神分析理论帮助临床医生理解人们挣扎背后的基本问题。

 

  6、认知行为家庭疗法

 

  家庭症状被看做是习得的反应、无意识的获取和强化的结果。治疗一般是限定时间的和症状聚焦的。应用于家庭的行为方法是基于社会学习理论,行为时由于其结果而习得和维持的,同时可以通过改变其结果而发生变化。对于社会学习理论的一个必须补充是,Thibaut和Kelley的社会交换理论,认为人们致力于使人际关系的“回报”最大化,同时使“代价”最小化。行为治疗师集中于改变问题行为的结果,这既是该方法的优点同样也有不足。通过出现的问题进行思考,行为学家已经足够发展出一系列有效的技术。而另一方面,行为只是个体的一部分,而表现出的问题的人又只是家庭中的一部分。

 

  如果未解决的冲突仍然让他们感到困惑,仅仅让他们作出改变是不够的。行为学家很少对整个家庭进行治疗。他们只注意目标行为所在的子系统。然而不幸的是,在治疗中不包括或考虑整个家庭可能造成不良后果。而且,如果改变不是涉及整个家庭,那么新行为不可能强化和维持下去。尽管存在这些不足,但行为家庭疗法为儿童问题和有问题的婚姻提供了有效的技术。行为疗法的最大优点是坚持进行观察,并对其发生的改变进行测量。第二个进步是从减少或强化具体“标志”行为逐渐发展到教授一般的问题解决、认知和沟通技巧。第三个进步是具有标准化的干预方案,以应付个体和家庭特定和不断变化的需要。

 

  从具体的治疗干预方法看,有通过家庭这种集体方式来精神分析的“精神动力学模式”;有以家庭为单位开展行为治疗的“行为模式”;有致力于向家属讲授精神病学知识的的“心理教育模式”;以信息论为指导着眼于促进家庭成员间的心理交流与沟通的“交流模式”;有强调家庭内等级组织、家庭系统完整性以及各个子系统间各种相互依赖和联系功能的“结构式家庭治疗”。由于这类治疗的各个流派均不同程度的受到系统论思想的影响,其中以系统家庭治疗最为典型,且它已经有成套的操作性概念和技术来体现“生物 - 心理 - 社会”医学模式和整体健康观,本章主要介绍系统式家庭治疗。综上所述,家庭治疗已经成为继精神分析、行为治疗、人本主义心理治疗之后极有影响力的四大治疗流派之一。

 

  (文/佚名 | 来源/心灵花园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