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心理学:我们该怎样培养爱?

心理健康 心理知识 30 0

  心理导读:我真的很恨她,为什么不能早点告诉我,她的心已经不再我身边了?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最后,留下我一个人,孤单的在这里活着?每一个被劈腿的人,总是带着许多的责怪以及不解,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不要自己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她心中,已经不再重要了?    ---www.xinlile.com

 



恋爱心理学:我们该怎样培养爱?

 

  我们总以为,一段爱情的背叛,就是秘密出现了,第三者介入了,原本幸福美满的爱情,在一夕之间变了色。我们总是去责怪第三者,以及劈了腿的那个人,他带着他的幸福走了,留下了另一半,以及碎了满地的心。但是John Gottman告诉我们,其实真正爱情中的背叛,并不是小三,而是我们一次又一次,没有在滑动门时刻(sliding door moment)面向(turning towards)我们的伴侣。

 

  “她只是无意闯入的第三者/我们之间的困难/在她出现之前就有了/虽然我愤怒/但是我明白的/过错让她去背着/那是不对的”,就如同梁静茹歌词中所描述的一般,当一段关系出现了裂痕,才给了第三者闯入的机会,正因为有一些需求无法在关系中被满足,所以处于关系中的伴侣,才会开始向外寻求他人的温暖。

 

  John Gottman把关系的破裂,分成了五个阶段[1]:滑动门时刻(sliding door moment)、遗憾事件、蔡格尼克效应(Zeigarnik effect)、消极诠释(Negative Sentiment Override,NSO)、灾难四骑士。我们每次和伴侣的互动,都是一个又一个的滑动门时刻;Gottman采用了滑动门时刻来为这些片刻命名,是源自于双面情人(sliding doors) 这一部电影,在电影中,女主角海伦(Helen)赶上列车与错过列车,两种不同的情境带给了她天差地远的遭遇;同样的,在伴侣的互动中,当其中一方给出了一些期望,而另一方是如实的抓住了呢?还是错过了呢?这一些小小的片刻,造就了不同的结局。

 

  他举了自身的小故事来说,在一个夜晚里,他正愉快的读着一本推理小说,并对剧情做出了推理,迫不及待想看结局是否如他所料。读一读,他把小说放在床边,走向了浴室,当他经过镜子前,瞥见他太太心事重重。这就是一个sliding doors的时机。他可以选择溜出浴室,继续读他的推理小说,但他选择去关心他太太怎么了。就在这一个时刻,他们就是在培养信任,他去关心对方,而不是在乎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许那一刻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也许只是小事情而已,但是如果一再置之不理,信任就会慢慢的瓦解[2]。如果我们能够面向(turning toward)我们的伴侣,那将让彼此的信任更加紧密;若是我们背向(turning away from)我们的伴侣,随之而来的则是关系的渐行渐远。

 

  而比起那些关系中的负面时刻,正面事件又更为重要。当我们碰到负向事件时,他人给予的支持(social support),并不一定会让别人变得比较好,甚至有可能变得更差[3];在伴侣关系中更是如此:当我们觉得自己不如另一半时,会让自己对这段关系的承诺、满意度以及爱的感觉都变得更低[4]。但在一段关系中,若是我们能为伴侣的好事锦上添花(capitalization),伴侣大多能够接受到彼此的讯息,因此正向事件的互动,比起负向事件的互动,更能决定一段关系的好坏[5]。

 

  若是在这些滑动门时刻,没能够接住彼此的讯息,或是视而不见、转身离开,那么这些事件就将演变成为遗憾事件。而这样的演变,双方都得负起一些责任。表达的那一方,是否能够用适合彼此的方式表达呢?还是只顾着说自己的需求?接收的那一方,是否能够为另一方多想一些呢?还是视而不见呢?一段关系的问题,是彼此互动出来的,执着于谁对谁错,并没有办法解决问题,而是让这些遗憾事件,走入了关系破裂的第三步骤──蔡格尼克效应(Zeigarnik effect)。

 

  心理学家蔡格尼克发现,酒吧中的Waiter,总能够记得每个顾客点的酒是什么;但是每当他把酒送到顾客手中之后,再去问他他曾经送过那些酒给谁,他就想不起来了。因为,我们对于尚未完成的事情,总是记得特别深[6]。因此,那些伴侣关系中,没有被解决的问题,总会一次又一次的又回到关系里,成了我们翻旧帐(flooding)时,攻击对方的子弹。

 

  而留下了许多遗憾的伴侣,会开始对彼此的行为,采取一种消极的诠释(Negative Sentiment Override,NSO)。这些伴侣,会把对方中性,甚至是正向的行为,诠释为负向的行为。例如有些伴侣,在其中一方要请另一方吃饭时,另一方第一时间的反应,并不是觉得开心,而是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才要请自己吃饭弥补。而那些快乐的伴侣,则会对彼此的行为采取一种积极的诠释,即使对方做出了一些消极的行为,他们也不会认为对方的消极行为是针对自己的。

 

  事情演变到最后,伴侣们开始采取战或逃(fight or flight)的姿态来面对彼此。Gottman把这些互动模式,称为灾难四骑士──批评(criticism)、蔑视(contempt)、防御(defensiveness)、筑高墙(stonewalling)。

 

  1、批评

 

  伴侣对于彼此的行为相互批评,常见的批评有:“我不是要你帮我买东西吗?为什么你老是忘记?”、“你真的很没用耶!这点事情也做不好”

 

  2、蔑视

 

  对于彼此采取一种轻蔑、贬损人格的方式互动,例如:“你是白痴是不是?为什么要你买洗碗精,你给我买洗衣精?”、“你做的还真好啊!看你规划的假期多么的完美呀!”

 

  3、防御

 

  面对对方的批评与蔑视,采取防卫的态度,例如愤怒、反击、装无辜、抱怨。这其实是一种很正常的自我保护措施,面对他人的批评时,我们总是会采取防卫的态度,但是每次都这么做,无助于事情的解决。

 

  4、筑高墙

 

  双方放弃沟通,无视对方的存在,和对方冷战。

 

  事情演变至今,一段关系已经陷入了泥沼之中。在此时,若是出现了第三者,或是其他可能的对象,都有可能让这段关系正式决裂。真正破坏关系的,并非那一个第三者,而是在最初的时候,伴侣没能在彼此的滑动门时刻,面向伴侣的需求。Gottman认为,第三者,只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那么,面对这样的困境,我们又该做些什么呢?

 

  John Gottman在《爱的博弈》当中提到了,伴侣们在争执的时候,要冷静下来讨论似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建议每一对伴侣们,每一周都空出一段时间,来讨论一下彼此的议题。就如同海苔熊曾经在他的文章里面提到的,透过讨论来处里彼此的问题,会比不断地逃避来得更好:

 

  “对关系的不满是会像阶梯一样不断堆叠升高的,如果两人每周都有“议题沟通时间”,就可以像是从一、两阶的高度跳下来,虽然会有点痛,但不至于让彼此身受重伤;相反的如果一直躲避不理,最后才一次“处理”,从高处坠落的伤口可能不是两人目前承担得起的,关系更有可能因此而崩离。唯有一周一次认真面对两人之间的困境,每次化解一些、改变一些、为彼此牺牲一些,才可以让两个人走得更近一些。”(海苔熊,2013,〈当爱走偏的时刻〉)

 

  想要创造一段美好的恋爱关系,是需要彼此练习的,但是应该要怎么做呢?Gottman的建议是,在讨论时,伴侣们应该要轮流表达自己的意见,当一方在诉说自己的议题时,另一方就负责倾听,不要插嘴;等到他的议题讨论完了,再换另一方提出自己的议题。这样一来,才能聚焦在讨论之上,不至于演变为翻旧帐与交互指责。而诉说方和倾听方,也有各自应该要尽的责任:

 

  1、诉说方:

 

  了解(Awareness)

 

  了解的重点在于不指责的态度,我们应该要了解可能会刺激到伴侣的因素,要避免刺激到伴侣,我们必须要注意以下三点:

 

  (1)以自己为重心的句子

 

  为了避免让伴侣情绪失控,我们应该要用以自己为重心的句子和伴侣沟通,重点不在于是否使用我开头的句子,而是重心要放在自己身上;别跟伴侣说:“我不喜欢你说我乱买东西,那样真的很讨厌”;试着对伴侣说:“我希望你能在我没有买很多东西的时候鼓励我,这样我会更能节制我的购买j。”

 

  (2)点名具体事件,不要跑题

 

  讨论的时候,要专注在当前的议题上面,不要翻旧帐,不然这将没完没了。

 

  (3)留意可能会刺激伴侣的因素

 

  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些过去的脆弱。了解哪些事情是伴侣的情绪按钮(emotion button)是很重要的,踩到伴侣的地雷,那么讨论也不可能进行下去了。

 

   宽容(Tolerance)

 

  我们不一定要接受对方的观点与行为,但是我们必须要接纳彼此。接纳和接受不同,接纳是无条件的包容对方,而接受是认为对方的观点是对的。但是事实上,人与人相处所谈的谁对谁错,常常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有和他相同的经验,你可能也会有和他相同的想法与行为,因此讨论谁对谁错没有意义。重点在于即使你和我不同,我还是爱你的那份心意。因此,我们要避免基本归因谬误(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避免把所有过错都推给对方。

 

   变批评为愿望或积极需求(Transforming criticisms into wishes and positive needs)

 

  Gottman说,没有所谓有建设性的批评,批评只会引来防卫。在讨论的时候,我们应该试着告诉对方自己希望对方做什么,而不是不要做什么。把“别生闷气”改成“我希望你告诉我你在气哪件事情”,把“不要忽略我”改成“我好希望你能重视我”。

 

  2、倾听方:

 

   理解(Understanding)

 

  不一定要接受他所有的行为,但是要接纳伴侣的所有情绪与愿望。不要试图解决问题,而是理解伴侣的情绪与愿望。Gottman说,有69%的伴侣有解决不了的问题[7],与问题共处、一起面对问题,会比试图改变对方来得恰当。并且把你所听到的说出来,和诉说方做一个核对,避免误会他所说的意思。

 

   无防卫聆听(Non-defensive listening)

 

  诉说方有责任不刺激倾听方,但倾听方有时候也需要靠自己来平复情绪。当你感到情绪起伏时,试着用下面三种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

 

  (1)停顿和喘息

 

  先别急着反驳对方。试着深呼吸吧!放松肢体和肌肉,同时专注倾听对方在说些什么。

 

  (2)写下伴侣说的话以及你的反驳

 

  把伴侣所说的,以及你的反驳写下来,等到换你当诉说方时,再提出来讨论。写下来也能使你放松,有助于情绪的平复。

 

  (3)记住你爱他并且尊重他

 

  告诉自己“我们都不会无视对方的悲伤,我必须理解他”。想想爱情中美好的片刻吧,也许是上次一起出游、也许是他在你最需要时,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也许是她在你最脆弱时,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想像爱情中的美好片段,有助于你恢复平静。

 

   同理(Empathy)

 

  积极倾听伴侣所说的话,不插嘴,集中注意力在对方身上。理解并非同意,只是如果你们有同样的经历,你大概也会和她有相同的感受和需求;理解他的需求,将使你们的关系变得更紧密。

 

  除了上面提出来的这些之外,Gottman也在书中强调了几个要点,分别是:

 

  1、不能争辩”事实”:事实并不会让双方的关系变得更好,了解彼此才是让关系变好的因素

 

  2、一旦情绪失控,就喊停:情绪失控之后,在讨论下去又将陷入灾难四骑士的陷阱里;等到双方冷静下来之后再讨论,才能让彼此的关系变得更好。

 

  3、找出双方的地雷与源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地雷,透过和伴侣讨论自己的地雷,以及这些地雷的源头,将使得双方关系更美好,也能让彼此了解哪些是对方的弱点,避免戳到对方。

 

  4、在结束之后,为你的具体行为道歉:道歉很重要,让对方了解到自己是受对方关心的。找藉口、推托责任不会对事情有任何的帮助;重点是这段关系中,当你这么做时让他很难受,你的道歉可以让对方好过许多。

 

  5、下次怎么做会更好:讨论下次遇到类似事件时,双方能够为彼此做些什么?讨论要注重在实际的作法,而非过于理想、遥不可及的作法,这样才对彼此的关系有帮助。

 

  而读过了这篇文章之后,如果只是把它作为一个知识,并不能让你们的关系变得更好;只有当你真的去做之后,才能让它实际发挥效用。

 

  参考资料:

 

  [1] John Gottman(2014)爱的博弈。浙江人民出版社

 

  [2] John Gottman演讲“John Gottman on Trust and Betrayal”

 

  [3] Barbee, Rowlett, &Cunningham, 1998; Bolger, Zuckerman, & Kessler, 2000; Coyne,Wortman, & Lehman, 1988

 

  [4] Murray, Holmes, & Griffin, 2000;Murray et al., 2005

 

  [5] Gable SL, Gonzaga GC, Strachman A. Will you be there for me when things go right? Supportive responses to positive event disclosur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2006;91(5):904–917.

 

  [6] Zeigarnik 1927: Das Behalten erledigter und unerledigter Handlungen.Psychologische Forschung 9, 1-85.

 

  [7] These 4 Things Kill Relationships. TIME [Aug. 26, 2014]

 

  (文/心灵侦探 | 来源/泛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