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深度揭秘同性恋的世界

心理健康 心理知识 98 0

  心理导读:在全世界,相对于高调公布性取向的男同性恋,拉拉们更加低调、隐秘。一个所谓的“圈外”人,想要进入这个圈子是非常不容易的。在一个朋友帮助下,我终于取得这家酒吧老板孟良的电话,和她的接触非常关键。孟良也是拉拉,而且,她和老婆小郁是数十个拉拉群的群主。    ---www.xinlile.com

 



心理咨询师:深度揭秘同性恋的世界

 

  一、她们称普通性取向的人为“直人”

 

  白天的生活,她们更像是在演戏,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把戏,因为在她们内心,有另一个自己以不同的形式生存着、感受着、痛苦并爱着。

 

  11月26日,感恩节。深夜,长春市桂林路附近某酒吧内,灯光昏暗,音乐轰鸣,经典的情侣拥吻电影海报贴在红墙上,数百条彩带从屋顶垂下,这里正举行一场盛大的派对。200多名年轻人聚在酒吧内,抽烟、喝酒、跳舞,角落里,有情侣窃窃私语。直至凌晨,人群三三两两散去。这200多名年轻人都是女生。她们叫自己拉拉,这个词来自于一个英语词语“lesbian”,翻译过来就是女同性恋的意思。

 

  社会学家李银河说,在全世界,相对于高调公布性取向的男同性恋,拉拉们更加低调、隐秘。一个所谓的“圈外”人,想要进入这个圈子是非常不容易的。在一个朋友帮助下,我终于取得这家酒吧老板孟良的电话,和她的接触非常关键。孟良也是拉拉,而且,她和老婆小郁是数十个拉拉群的群主。

 

  二、拉拉眼中的女人:分为直人、T、P、H

 

  得知我是记者,孟良犹豫再三。“唉,受朋友所托,你问吧,我知无不言。”她坦诚、直率的话语后面,常是一串爽朗的笑声。她的老婆小郁总是笑眯眯地看着孟良,牵着孟良的手,头依在孟良的肩膀上。

 

  出生时,孟良的母亲给她起了个标准的男人名字。孟良常想,这是冥冥中注定她长大后会像一个男人一样。孟良身材不高,但骨骼突出,一身中性服装,短发,让你很难一眼分辨出她的性别。

 

  在拉拉圈子里,像孟良这样的比较强大一点、承担较多、照顾对方多一点的男性角色叫T,是英文tomboy的首个字母。相对的更依赖对方的女性角色是P(po)。还有一小部分H(half),她们既喜欢T,也喜欢P。而普通性取向的人,被拉拉们称为“直人”。

 

  孟良说,群里曾有一个男人想加入,他说自己想做变性手术当女人,再和女人谈恋爱。后来,在姐妹们的强烈要求下,将他踢出群。在网上,有人自称就是这种人,叫男性拉拉。

 

  三、拉拉眼中的自己:男女之外的第三性别

 

  “我们心里没有病。”孟良说,无论在生活中、工作中,她们和正常人一样,只是性取向不一样。

 

  采访中,很多拉拉称同性恋群体为第三性别人。她们认为:中国13亿人口中,48%是男性,43%是女性,另外9%是同性恋。

 

  长春阳光心理援助中心主任格林介绍:同性恋不是病态,更不是精神病。格林说,以前,同性恋的确被列为一种疾病研究,但早在几年前,精神病学、心理学大典上就已把同性恋剔除。一部分同性恋是先天基因带来的变化,儿时起就客观存在。只不过到了青春期、性成熟期,才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取向。另一部分是后天环境、文化因素造成的,比如父母把男孩从小就当成女孩养,男孩长大后,就觉得自己是女生。

 

  四、长春拉拉数量:五六十个群--数万人

 

  “看,那两个女的在吻别啊!”10月初,在长春市北安路一小学门前公交站点,两个女孩依依不舍拥在一起亲吻。有人惊呼一句,女孩迅速分开,走到树后面。

 

  记者将这个场景说给孟良时,她笑了。“长春的拉拉群有五六十个,其中一个超级群可以容纳500个人。”孟良说,长春市至少有数万名拉拉,情人节、圣诞节,这些特殊节日,长春几个有影响力的同性恋洒吧座位早早就被预订一空,即使每个卡包至少500元的最低消费,也在所不惜。

 

  孟良说,表面看来,拉拉和平常那些与我们擦肩而过的女性并无区别。但对于她们自己而言,白天的生活,她们更像是在演戏,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把戏,因为在她们内心,有另一个自己以不同的形式生存着、感受着、痛苦并爱着。

 

  五、解秘拉拉

 

  1、20岁前知道性取向

 

  孟良今年40岁。14岁时,她一个同班女同学对她特别好。那个女孩比她大两岁,父亲去世,学习很好,两家又离得近,她们渐渐走到一起。“当时还不知道同性恋这个词,就像正常感情一样。”孟良说,在那个刚刚满足温饱的年代,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常。20多年过去了,孟良已经记不清当初两人是怎样表达的,反正那种感觉很美。孟良断断续续和那个女孩恋爱了11年,其间,女孩也曾移情别恋2次,之后孟良都包容并重新接纳了她。

 

  孟良说,来她酒吧的拉拉们,大多是20岁左右。而从拉拉群中最具影响力的“拉拉后花园”网站的调查来看,大部分拉拉也是在20岁以前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

 

  2、在校学生多

 

  2007年4月21日,一个名为“chrysanthe”的网友发帖调查“拉拉们职业选择”。在100余个回帖中,“对自己的未来有清楚规划和认识,希望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有突出发展”的占41.17%;选择“自己创业”的占20.59%;表示“走一步看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占5.89%;也有网友表示只能“依靠家里的支持做些事”。许多人还对未来表示迷茫、失落。

 

  从网友的讨论中可以看出,拉拉来自各行各业,但学生的帖子数量最多,其中69名网友表示自己是在校的学生,有20.59%的学生表示是大四,正在准备考研。记者在孟良的酒吧调查的一个月中,接触最多的也是在校大学生。

 

  3、通过网络找爱人

 

  孟良酒吧每晚21时30分才开始营业,周一至周四,顾客很少,基本都是拉拉。在调查中,记者发现,长春知名的同性恋夜场有近十家。孟良说,她的酒吧赚钱很少,但能为姐妹提供一个还原真实自我的场所,她就很开心了。

 

  她和老婆小郁有50多个拉拉QQ群,在网上找对象,谈工作,介绍时装店和夜场,大家畅所欲言,没有任何忌讳。

 

  据社会学家李银河推测,中国同性恋者人口数量为3600万至4800万,“互联网把他们推到现实中并组织了起来。”孟良说,全国同性恋网站有几百家。网络也是拉拉们找爱人的平台。

 

  4、T要养家糊口

 

  2008年11月,网友“画眉”在拉拉网站上发帖,调查“T的工资有多少”。1064名网友回帖,其中有88人“晒”出了自己的工资。统计数据表明,截止到昨日,月收入1000元以下的网友有3人,占3.4% ;1000-2000元的有17人,占19.31%;2000-3000元的有19人,占21.59%;3000-5000元的有23人,占26.14%;5000-8000元的网友有8人,占9.1%;而月收入8000元以上的则有12人,占13.64%;还有6名网友表示自己暂时没有工作,占6.82%。

 

  孟良说,T要养家糊口,而很多P都没工作,依靠老公生活。她们认为:“挣不挣钱没问题,感情好最重要。”

 

  5、曾经相亲时吐了

 

  个别拉拉也曾有过男朋友。22岁的叶子在和宏少结为“夫妻”前,曾有2个男朋友。“总觉得他们不够细心,没有我老公关心我,就不喜欢男生了。”叶子非常漂亮,曾是平面模特,却有一个火爆脾气。叶子说话间,偶而回头用“命令口气”对宏少说:“唉,你快说,我说的对不对?”宏少眯着眼睛咳嗽着:“你不是不让我说话吗?”

 

  孟良说,拉拉中P更容易改变性取向,甚至会与男人结婚生子,但T对男人从来都是厌恶至极。家人、朋友曾给她介绍过几个男友。孟良说,一次在与男子单独见面时,实在忍不住,当场吐出来。刚刚喝下的西瓜汁像鲜血一样喷溅在洗手间镜子上,吓得男子以为她得了重病。“就是讨厌男性!一想到生活在一起就恶心。”这是T们的共性。

 

  6、小女孩进拉拉圈 仅仅为了时尚

 

  近几年,同性恋名人的绯闻经常是娱乐新闻的头条。前不久,洪晃办的时尚杂志《ILOOK》做了一期同性恋的专题。书中说:“有人问同性恋和时尚有什么关系?数一数世界一线服装品牌的设计师有几个是同性恋——十之八九——你该明白同性恋跟时尚有什么关系了。”

 

  在长春,拉拉们也是时尚的“潮人”。“接触了很多十几岁的小女孩,她们认为拉拉本身就是时尚,所以就冒冒失失扎入这个圈子。”孟良非常担心。她说,圈子里也流行很多恶习,比如很多拉拉吸烟。在965人参与的抽烟调查中,不抽烟的有151人,仅占15%。

 

  7、伴侣不稳定 易产生矛盾

 

  拉拉互相依赖性特别强,最怕感情受伤害。即使再好的朋友,如果抢了对方“爱人”,也会拔刀相见。孟良说,来酒吧的很多拉拉正在“找爱人”期间,经常带不同女友来。

 

  一位拉拉说:“Gay(男同性恋者)都担心得艾滋病,女生没事。”医生认为,常年束胸对乳腺有害,女同性恋防范意识差,得妇科疾病几率更高。

 

  8、离家出走 对抗逼婚

 

  小庆老家在浙江,今年25岁,身材高挑,喜欢唱李宇春的歌。她的父亲开医院,家庭条件好。2008年,父母给她“相中”一男孩。一年后,父母逼着小庆和男孩结婚。婚礼举行前,小庆离家出走到长春。每天晚上,小庆一边在酒吧里做服务员,一边客串歌手。虽然每月只有几百元收入,她却过得很快乐。前几天,家人终于找到小庆,答应不再逼婚,认可她的性取向,并支持她参加歌唱比赛,小庆才回到浙江。

 

  “我只想和我爱的人结婚。”说起婚姻,拉拉们都非常羡慕一些欧洲国家的同性恋,他们可以和心爱的同性恋人登记。

 

  9、有的被默许 有的还在瞒

 

  小郁在和孟良恋爱前,也曾有过男友,不知为什么,就是对男友提不起“兴趣”。四年前,她在新华路附近一同性恋酒吧见到孟良,两人一见如故。

 

  小郁比孟良小,但也30多岁了。母亲总催着她结婚。小郁把母亲接到她和孟良的家,母亲一看就明白了。这位农村老人刚开始非常不理解:漂亮娇美的女儿为啥把男友甩了,跟女人同居。小郁说,她就是喜欢孟良,讨厌男人。几年过去了,虽然老人表面上仍不同意,但心里已接纳了孟良,也把孟良当成女婿——水、电、媒气坏了,她就叫孟良来修。

 

  叶子也曾带着宏少回到农村老家,还半开玩笑着介绍男装打扮的宏少是她男朋友。可是,她不敢告诉父母,宏少是女的。

 

  “不敢和家人直说,只能慢慢让他们了解。”孟良说,她的父母曾是政府高官。她害怕公布自己身份,让年迈的父母操心。

 

  “其实,我们最需要家人的理解。”20岁的小七是美术专业的大二学生,她说,父母都知道她的取向,虽然没直接说支持她,但她已经感觉很自由,很幸福,没有其他姐妹的压抑。

 

  10、失业率高

 

  中国最大拉拉社区——“拉拉后花园”网站曾做过一项调查,发现拉拉群体失业率很高。即使在工作的,也是遮遮掩掩,害怕被同事发现自己的取向。部分网友还设想在赚钱以后自己开店,或者做自由职业者,尽量避免与人接触。

 

  T的特征明显,短发、平底鞋、中性服装,男式腕表,黑框眼镜。在工作中,她们独来独往,P也不会到老公的工作场所去。在网上调查中,T对工作的要求除了工资和自身条件以外,最看重的是工作着装问题,“最害怕统一穿制服、裙子。”

 

  而P是典型的女孩子,她们娇美,长相都很出众,更容易引起异性的关注。在单位里,她们尽量隐藏自己,不化妆,少言寡语,躲避男人的目光,更不敢和同事交朋友。

 

  11、T们疯狂瘦胸

 

  普通女人都希望自己的胸部健康、丰满。而T们却讨厌自己的身体,尤其是胸。她们为瘦胸想出了数十种办法,减肥、吃药、抽脂……大家公认的办法是坚持俯卧撑,每天早晚各一组,每组20至50个。这样,胸小了,脂肪变成了肌肉,更符合T的审美标准。总之,大家的终极目标是让自己胸上只剩两个豆。最立竿见影的办法是用束胸,用胸衣把胸部勒平。即使是夏天睡觉,T也是穿着束胸,外穿一件男式背心。如果有人刻意去碰她们的胸,她们会非常愤怒,即使自己的老婆也不行。

 

  T们刻意隐藏自己的性别,她们不穿裙子,短发,喜欢偏男性时装,却比男人更崇尚时尚,衣服和发型是拉拉群最火的话题。年轻的T喜欢网上购物。

 

  12、孩子是永远的痛

 

  拉拉们最不愿意提及性生活。在床上,T更主动。“她们都不留长指甲,指甲修得整齐,手非常干净。”一个与拉拉们非常熟悉的朋友说,有人也借用工具。

 

  采访中,年轻的拉拉都表示不想要孩子。不过,她们关注着同性生孩子的每一条新闻。国内公开身份的,最有名的拉拉是北京一酒吧老板“乔乔”和她的老婆“婆妈”,她们曾合录了一首同性恋歌曲《爱不分》在圈内传唱。前不久,“婆妈”在贴吧上公布她怀孕了,数百人跟帖祝福两人,很多拉拉留言,也希望和老婆生孩子。

 

  “听说她们是用骨髓做的精子。”“是试管婴儿。”“以后克隆技术可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提起这个话题,拉拉们就滔滔不绝。

 

  “同志”一词原意是指拥有共同志向的人,而香港人林奕华给“同志”一词赋予了崭新的含义。

 

  在“同志”群体中还有C(英文单词Sissy)和MAN的说法,意指男同性恋者阴柔或阳刚的程度,男性丈夫的角色被称为“1”,女性妻子的角色是“0”,甚至还有一部分与不同“对象”在一起扮演不同角色,既可做“1”也可做“0”的,被称为“0.5”。

 

  晚上路过新华路时,记者经常会看到成群结队的漂亮男孩聚集在一家酒吧门口。这就是长春起步较早、且在圈内非常有影响力的“同志”酒吧M。

 

  “同志”需要特定的场所。有些相对具有女性气质的“同志”,白天得隐藏起来,晚上才能找个地方变回自己应该有的样子,放开玩,而M酒吧就是“同志”聚会之地。今年8月23日至11月,记者走进这家酒吧,体验“同志”夜生活。

 

  六、记者眼中的酒吧

 

  1、“同志”酒吧仅对会员开放?

 

  8月23日20时许,记者第一次来到这间所谓的“同志”酒吧,酒吧门面不大,甚至有些不起眼。门外贴着一张非会员禁入的标志,门口站着一名服务员。可能是因为有些面生,门口的服务员盯着记者看了十几秒,眼神有些警惕。

 

  随后记者跟着一群人混进了酒吧,而那名服务员的目光也跟随着进入了酒吧内。

 

  M酒吧的内部不大,共分两层,一楼中间有个小舞台,二楼有卡包(即所谓的小隔断),上下两层加起来面积有百余平方米。服务员介绍说,一楼设有最低消费,除了周五,这里每晚都有表演。和普通酒吧相比,这间酒吧同样喧嚣并弥漫着酒与香烟的味道,不同的是这里面积略小,整间酒吧类似于一间敞开式的大厅。

 

  由于是周末,一楼几乎坐满了客人,几人围坐一起,喝酒、聊天、玩骰子,时不时地亲吻……第一眼看上去,他们更像是普通的男女情侣,很难将他们和同性恋联系在一起。

 

  2、酒吧服务员也是“同志”

 

  随后,记者选好座位坐了下来。

 

  在叫服务员过来点酒水的时候,记者与一个面容姣好的服务员聊了起来。他没有表明他的真实姓名,也许是觉得记者比较眼生,不愿透露。但是他很开朗,记者在与他的聊天过程中,得知他们的收入并不是很高,平时卖出去的酒是有提成的。

 

  当记者问自己能不能来酒吧当服务员时,他笑着摇了摇头说,没有人介绍很难,而且这里的服务员也都是“同志”。

 

  3、拉拉也会来“同志”酒吧

 

  酒吧里偶而会有拉拉来,但她们大多成双成对。一个人来,对于拉拉来说,除了因为消费低廉,更是因为这里很安全。

 

  白天,“同志”中的“0”基本上过着隐秘的生活,选择在朋友同事面前、在家人面前隐藏自己。21时以后,一些换成女装的“同志”就陆续出现在酒吧里。如果不是在这里碰见,你绝不敢相信他们其实是男性。

 

  七、“同志”眼中的“同志”

 

  通过“眼神”辨“同志”

 

  经过几次踏访,记者在M酒吧认识了一个叫大胜(化名)的男孩。大胜对记者表示,他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平时二人也经常去“同志”酒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是不是“同志”,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

 

  据大胜介绍,从眼神上来看,“同志”大致可分为三种:一是对视型,这类人从你身边走过会一直盯着你的眼睛看,如果你和他对视1秒,基本上没错的话,你走出5步再回头他也一定在回头看你;二是白眼型,这类人打扮得像“贵妇”,走路比较飘逸。他走过你身旁往往会给你白眼,意思可能是我比你高贵美丽得多,或你怎么可以长的比我好看,气死我了!第三种是暧昧型,“同志”中,这类人最多。他们或是楚楚可怜要引别人说话,或是充满攻击性。

 

  “一看你就是‘直人’。”大胜说,虽然大多数“同志”不穿奇装异服,说话也没有怪腔怪调,但修眉抹脸是家常便饭,穿戴首饰配件也是出门前必修课程,因此像记者这样粗粗拉拉的人,在这里却成了“异类”。

 

  从穿着上来看,“同志”一般要比同龄的人显得干净、得体乃至时尚、前卫。“1”常带帽子,鸭舌帽是首选,衣服多为日系或欧系风格的运动复古系列。“0”喜欢带饰品,耳环、戒指带了很多,有人左右手都有手环,手腕带着眩目的水晶手链、手表、佛珠等,打扮十分花哨。

 

  八、记者眼中的“同志”

 

  “0”喜欢去女厕所

 

  8月30日,记者和朋友再次来到M酒吧,朋友说看到越来越小的女孩男孩走进这个群体,并且以进入这个圈子为自豪、为新潮,他迷茫了。

 

  就在记者和朋友发出感慨之时,一个女孩子突然过来问:“你们是‘同志’吗?”我和朋友摇头,然后她又问:“那你们为什么来这里?”“好奇呗!”随后,记者反问她是不是拉拉?那女孩笑了笑,然后走到舞池中,与另一个女孩子拥抱在一起。

 

  令记者惊讶的是,当记者来到厕所推开门时,突然发现一个打扮很女性化的男人向女洗手间走去。看见记者,他面带微笑地走了进去。显然,在这里已经没有性别之分了,而且据服务员介绍,“0”更喜欢去女厕所。

 

  粗犷的朋友被“骚扰”

 

  9月1日,记者与另一个男性朋友来到M酒吧。此时,门口的服务员已经对记者比较熟悉了,对于记者的朋友也没有多问,只是笑了笑表示欢迎。走进酒吧,记者挑选了一个较昏暗的角落。朋友一直觉得,他和记者的长相太粗犷,没有“同志”的精致,尤其是他脸上还有醒目的胡茬。

 

  记者旁边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身材壮硕,跟着音乐轻轻地摆头,另一个身材瘦小,脸上的表情很陶醉,身体在音乐的节奏中大幅扭动着,扭着扭着就坐到那个男人的腿上,两人紧紧相拥,然后开始拥吻。朋友坐立不安,一个人去了洗手间。

 

  “被骚扰了……”,回来后,朋友说,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被一个很娇小的“男人”摸了一下屁股,吓得他连手都没有洗。朋友感慨:“正常性取向的人不会到这儿来。”

 

  九、“同志”酒吧里的演出

 

  基本都是反串表演

 

  酒吧里的演出可以算的上是“精彩”了,几乎都是反串节目。节目的开始只是单独的几个人演唱,他们的歌声都很好听,经常有人议论这么逼真、好听的声音是否是真唱。在闪耀的灯光下,记者分不清楚站在舞台上的长相清秀的“她”是男孩还是女孩,但唯一能肯定的是,“她”的表演很精彩,“她”们的身体跟随着音乐的节奏很合拍地晃动着,很有明星范儿地向台下挥着手臂,很沉醉于台下的口哨声和喊叫声。

 

  一个节目表演结束了,台下报以热烈的掌声。之后的节目大多很相似,所有的歌手都表演得很投入。

 

  暴露表演掀高潮

 

  随着时间的流逝,酒吧里的人渐渐失去了最初的兴奋,就在这时,一场“超乎想象”的节目上演了。一名身着紧身衣、凸显身材的男人出现在舞台。突然,掌声、尖叫声、口哨声一同响起,所有人又欢呼了起来。这名男子站到台上,摆出了一个让大家惊讶的高难度造型,并随着音乐不停摆动身体。

 

  10多分钟后,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感觉气氛不够热烈,他转身回到了换衣室。

 

  音乐停止了5分钟,就在大家开始各顾各的时候,刚才那名男子换了一套类似比基尼的衣服出现在舞台,随着他的狂舞,台下的气氛再次被掀到顶点,这样的节目持续了很长时间。

 

  记者通过网络了解到,同性恋生存的圈子很小,娱乐场地也只是类似这种地方。

 

  十、对话“同志”

 

  1、深陷不现实的感情难自拔

 

  9月9日22时,记者再次来到M酒吧。一名穿着紫色花纹上衣、20多岁的男子走到桌边,看了记者一眼。他身高大概1.70米,体形偏瘦,相貌清秀,身上有一股很大的酒味。

 

  他坐下后直勾勾地看着记者的眼晴,突然说:“你知道吗?你的眉毛和我以前的‘男友’很像。”随后起身坐到了记者身旁,然后要了两瓶啤酒,与记者对饮起来。

 

  2、通过网络结识“男友”

 

  男子微笑着问记者是不是学生,知不知道校内网。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继续说道:“我和他是在校内网上认识的,也不记得是怎么进到他的页面的。”男子一边喝酒一边自顾自地说起自己的故事。

 

  男子说,他叫阿祥,今年刚从一所工科院校毕业,他以前的“男友”是北京一所计算机大学的学生,两人就是通过校内网认识的。当时几乎每天一上网就能看到这个人到自己页面浏览,阿祥也会回踩。

 

  阿祥说,“同志”之间是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过了不久阿祥就觉得对方也是圈子里的人。他们两人认识一个月后,阿祥打电话给那个人说破了这个事,两人也就在当天确定了“恋爱”关系。

 

  3、艰难的网络异地同性恋

 

  阿祥说,他的这个“男友”曾经说有三种感情最不现实,一是同性恋,二是网恋,三是异地恋,但是阿祥和他的这个“男友”处的却是网络异地的同性恋。说到这里,阿祥沉默了很长时间,视线也转到了别处,记者看不清他的表情。

 

  阿祥说,他们当时的关系很好,几乎每个月他都会坐车从长春去北京看“男友”。阿祥说他们两个人在北京的时候,会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手拉手唱歌、谈心,从不理会别人的目光。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还一起看过北京奥运会。

 

  阿祥生日的时候,两人还一起去了北戴河。阿祥说到他“男友”对他很好时,喝了一大口酒,看到我在吸烟,就伸手拿过我手里的烟,笨拙地吸了起来。从样子上看,他并不会吸,吸下去一口咳了很长时间,但是他用手擦了擦被烟呛出来的眼泪,转过头继续吸了起来。

 

  4、“能像兄弟一样抱我吗”

 

  看到阿祥这个样子,记者便问他是不是感情上遇到挫折了。他笑笑没有回答,但眼神流露出来的却是异样的悲伤。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阿祥和记者说话的时间里,一共喝了5瓶啤酒。

 

  零时左右,记者和阿祥走出酒吧,他说:“如果他在长春多好……好了,不多说了。”没等记者回答,阿祥转身将记者抱住,并在记者耳边说:“你能像兄弟一样抱我一下吗?”看到记者惊愕的表情,阿祥很平静,松开手说了一声“有机会再见”,便笑了笑打车离开了。

 

  十一、同性恋成因全揭秘

 

  同性恋是一种疾病,可悲的是,近几十年来人们放弃了对其成因及治疗方案的研究,转而承认同性恋是正常现象。不仅如此,在当今这个世界,谁将同性恋当做疾病来研究,谁提倡或推动同性恋治疗和康复运动,谁就是不合适宜,就是反人权。今年春晚,赵本山在小品中一句“屁精”台词,就让同性恋者大为恼怒,说是歧视和讽刺同性恋,并要求赵本山道歉。让人跌眼镜的是,以性学专家著称的李银河,同时也是同性恋正常化运动在中国的鼓吹者,竟也加入声讨赵本山并让其道歉的行列。与之相对照的是,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的,就会被赞誉为英雄。其他那些支持并鼓吹同性恋的,要么被尊为领袖人物,要么被赞为人权勇士,比如那个李银河,比如那个著名的“同性恋妈妈”。

 

  真理如斯颠倒,世界荒谬之至,不由不让百草止水错愕莫名。但是,面对错误观念泛滥,又不能不高声呐喊一下,并做些深入细致的研究和探讨。经过多年来的观察、阅读、分析和研究,同性恋的具体成因基本上了然于胸,以下就是详细的论述,希望大方之家不吝批评指正。

 

  第一类:错误的心路历程。在成长过程中,有些父母因为不满意孩子的性别,有时会有意无意地将孩子当成另一种性别来装扮和引导,这样的孩子就会从小将自己朝异性认知上靠拢。如此日积月累念念相续,他(她)的行为和思维特点就会和异性非常接近,从而自觉不自觉地拿自己当异性。长大后,心态已经异性化的他(她)们,就会对异性提不起性趣,对同性的兴致反而越来越高。这就是普通大众最熟悉的同性恋,这种同性恋心志的异性化已久。如果心志异性化太过严重,就会渴望通过手术变性,从而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变性人。

 

  网络中流传着一位“同性恋妈妈”,她因理解并支持自己儿子的同性恋行为而知名。可是,网络上流传的她与儿子小时候的合影却显示,她儿子居然全身穿着女孩子的花衣服。可见,在很小的时候,作为母亲的她就有意无意地朝异性方面引导自己的儿子。也正是她的这一荒唐爱好和熏陶,她的儿子才会心态异性化严重,从而最终成为同性恋。儿子成了同性恋,不去反思而自己儿子的同性恋成因,并给予及时有效的治疗帮助,却公开表示理解和支持,这不是错上加错一错到底吗?看似儿子公开身份和母亲公开支持很勇敢很无畏,其实是很无知很愚昧,因为他们勇敢地在错误的道路上迅速前行!

 

  第二类:幼年时期的荒谬性经历。幼年时期是人们心地最为纯洁的时期,也是最容易受教育和受熏陶的人生阶段。这个阶段,在心理上留下的一切深深印记,直到成年都难以摆脱,并成为成年后性格、思维、观念等心理素质的主要源泉。如果这个时期受到了同性的亵渎或错误的引导,就会念念相续难以自拔,并很容易将错就错地以为“这就是性”。有此经历的人,即便不会立即成为同性恋,也会在其他同性恋诱导下轻而易举地走上同性恋迷途。百草止水手头上就掌握两个这样的案例:一位是男性,他在11岁时被父亲的朋友引导着帮其手淫,起初厌恶,后来自然,再后来居然因此产生快感。此一经历印象深刻,成年后挥之不去,以至于看到某些男性会莫名兴奋,由此他才明白自己心理上居然存在着极为严重的同性恋倾向。另一位是女性,8岁时被一位阿姨诱骗,以帮助那位阿姨手淫。起初也是恐惧害怕,在阿姨的收买和解释下慢慢适应。这一经历让这位女孩认为,性行为可以不假异性,女人和女人完全可以相互协助进行。就这样,成年后的她,越来越沉浸于同性的性欢乐而不能自拔。

 

  令人恐怖的是,一些同性恋者及其群体,就有意识地利用这种现象来培养新的同性恋。他们以交友的方式,利用金钱和物质收买未成年人,然后在他们不谙性事的幼小心灵里灌输同性恋的趣事,最后就水到渠成地与他们进行同性性行为。这样,这些孩子不仅完全理解和接受同性恋行为,而且长大后对异性毫无兴趣。在同性恋圈子里,这被誉为“洗脑”,就像传销一样,是培养和壮大同性恋队伍神秘武器。

 

  第三类:青春期发育中的意外。青春期是人类性器官集中发育并开花结果的关键时期,此时的人体生理变化犹如火山爆发,而心理感受也是欢乐、担忧、好奇、亢奋与自豪一股脑地并存,这个时期的男女对性的求知欲望最为强烈。如果这一时期,他们不慎接触到错误的性知识或结识错误的朋友,就会将他们对性的认识和体验导向错误的轨道。比如说,在这个世界上,同性恋正常论甚嚣尘上,不仅专家学者忙于正名,政客忙于推动,影视文学忙于讴歌,而且在学校教育中也被灌输要理解、同情和接受同性恋。在这样的环境里,青春期的男女就会觉得同性恋并不丑陋,相反有些人还觉得非常时尚和美好,于是有些人就会将同性恋当做一种时髦和品位去尝试与体验,有些人就这样成为双性恋或者同性恋。俗话说,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朋友就是人生的路,因为有了朋友我们的人生之路才会日益宽广和丰富。可是,什么样的朋友会引导你走上什么样的路,善朋友自然会导你向善,而恶朋友就是你走向恶路的最好向导。如果你有一些同性恋朋友,而且这些同性恋朋友又想引导和熏陶你,正值青春期且辨别力有限的你就会自觉不自觉地跟随他们一路同行,并最终走上同性恋之路。

 

  第四类:性能量在情爱挫折面前的回转。有些人在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中,可能经历过一些极为痛苦而且难堪的性经历,从而不由自主地对所有异性都感到恐怖或讨厌。一般来说,长大以后,如果没有外界因缘的及时帮助和调理,这种恐怖和讨厌之情就会继续存在。可是,成年后的性能量闸门已经大开,在不敢或不愿通过异性来发泄的情况下,澎湃的性能量就有可能回旋转向并指向同性。一位香港女孩,11岁时就遭到堂叔公的奸淫,长大后就对男性异常厌恶,从而成为一名女同性恋。一位男士,因为从小遭到母亲的忽视和虐待,恐慌、自卑和仇恨情绪一直相伴,并且蔓延到对其他女人的感受上来,导致成年后走上同性恋之路。另一位男孩,因为接二连三的爱情失败和挫折,且因此备受羞辱,从而深陷自卑并在异性面前难以抬头,然后响应了身边同性恋者的诱惑而走上同性恋之路。

 

  第五类:饥不择食的性发泄。因为性欲急需要满足,而又难以及时通过异性来发泄,一些人便会饥不择食地选择身边的同性作为泄欲工具。尤其是一些男性,一旦欲望上来,恨不得随便找个空洞插入。有时人们就会这样打趣一些饥不择食的男性,让他们赶紧买块肉,挖个孔,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使劲耍。前段时间,临沂市就曾有个男孩,百无聊赖之下将一个轴承套在阴*茎上耍,谁知导致血瘀并回流不畅,阴*茎被卡在里面无法取下,实在没办法才赶到医院,在求助医生并运用手术的情况下才算解除危厄。由于在欲望的推动下有些人会饥不择食,有时动物也会成为他们泄欲的对象,这就是所谓的兽*交。可是,无论兽*交、轴承还是随便买块肉,都不若身边的同性来得及时有效,于是同性性行为才会自古及今在人类社会中长存,尤其是在那些缺乏异性的地方如宫廷、监狱、军队等等。

 

  第六类:换着花样的性刺激。即便在正常的两性关系中,有不少男人也会别出心裁地插入女性肛门玩耍,然后有些人就会乐此不疲。既然女性的肛门可以这样使用并产生快感,为何同性的肛门就不能用呢?于是在某些机缘巧合的时候,有些男性便会相互插入肛门取乐,然后就沉溺其中并成为同性恋队伍中的一员。

 

  第七类:手*淫的延续。当性欲无法有效宣泄时,不少人会选择手*淫。可是,无论是用手指还是借助淫*具,手*淫都显得烦累和单调。于是有些人便选择身边的同性来协助,在彼此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相互手*淫。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同性在一块手*淫,由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配合,不仅不再孤寂,而且轻松亢奋。这个由单个人手*淫延续到两个或多个同性共同手*淫的现象,便是同性恋表现形式的一种,而且这种相互协助手*淫的方式在男女同性恋群体中广泛存在。既然能够相互手*淫了,手*淫互助者便彼此不再顾忌,相互抚摸搂抱摩擦便会水到渠成,而男性则干脆进展到肛门相互插入。

 

  第八类:工业化社会的绝对服从和女权主义的影响。在工业化社会,由于社会化大生产和商业剧烈竞争的需要,对职业纪律的要求空前加强,使得人们不得不臣服于上级领导们的指令性要求,就像在极权社会被迫臣服于统治者一样。这种社会秩序,很容易泯灭男性的阳刚,使得男人们越来越温柔,越来越像女人一样。同时,伴随男女平等运动兴起,女权主义开始流行,女性争强好胜的竞争意识开始增强,在男人面前也普遍地不再温柔。就这样,男人越来越阴柔,而女人却越来越刚强,于是男女之间在性情上的配合度与吸引力便大大下降。再加上不少男人穿着打扮越来越花哨,不少女人却越来越倾向于中性化妆扮,这样从穿着打扮上男女的界限就越来越模糊。有些男子性情过度阴柔,有些男子则对女性的刚强越来越失望,这样他们对女人的性趣就会越来越低,其性趣就会越来越转向同性。反之,女人也一样,有不少女人性情刚猛,还有很多对男人们的阴柔开始失望,同样也会很容易出现性趣转向。

 

  第九类:异常的生理变异。有些人生理发育不正常,也会导致同性恋行为的出现。比如长着两性生殖器的阴阳人,生殖系统不完善的男性,异性荷尔蒙异常的男女,等等。这样的人,要么性征微弱,要么异性化生理发育明显,从而不可避免地产生同性恋心理倾向。这样的人,很多可以通过现在的医学手段予以矫正。

 

  以上九类同性恋成因,或有遗漏或有欠缺,还望大方之家予以查漏补缺。但是,不管怎样,所有的同性恋,除了少数生理发育异常的除外,都是后天心理扭曲变异的结果,根本就不是先天的。那些坚持同性恋先天论者,百草止水不禁想问,你们能找到同性恋的家族遗传史吗?能找到基因图谱上的同性恋变异吗?不能,同性恋学者专家们一直在这方面努力,迄今为止毫无所获。同性恋不是天生的,是后天养成的,就像小孩因为从小被狼抚育而成为狼孩,同性恋也是后天一系列有利于同性恋养成的诸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然而,不管哪类同性恋,同性性行为一旦实施,症状就会非常顽固,校正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为啥?因为同性恋者们,通过这样的方式释放了性能量,并获得了性满足。既然同性之间能够相互帮助并释放性能量,他们对异性的渴望自然就会越来越低。当他(她)们对异性的性趣无法有效提起时,对同性恋的依赖和沉迷就难以摆脱。更何况,在同性性行为中,他(她)们也会体验到强烈的快感,于是便会“此处乐,不思蜀”。这就犹如吸毒,吸毒能够产生虚幻的快感,并暂时摆脱现实的烦恼,人们一旦沉迷进去就会为其俘虏,同性恋者对同性恋的沉迷也是如此!

 

  同性恋者之间也会产生“爱情”,并且会和异性恋那样爱得死去活来。这是因为,他(她)们将同性当成了性对象,本来存在于异性间的感情就会转移到同姓恋对象上。由于对同性的审美打上了“性”烙印,本来应该适用到异性身上的词汇就会被转移到同性恋身上。这样,一旦遇到心目中极富“性感”的同性,就会身不由己地被其吸引。如果这种吸引是彼此的,他(她)们就会由性上升到爱。显而易见,一旦同性恋者之间产生“爱”,他(她)们要想走回头路就会更为困难,甚至还会对试图引导他们回归正常的人们显现敌意和仇恨。

 

  对于那些已经成熟或已经完全沉迷于其中的同性恋者,由于身在庐山之中而难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再加上同性恋中的一些性满足和情感寄托,他们就更加宁愿沉沦也不愿回归。更何况,整个人类社会的过去,除了恐吓、鄙视和惩罚外,很少有人提供关爱和指示回归之路。所以,面对世俗的否定和苛责,他们会本能地生出怨恨和不满。毕竟他们也不是生来就想同性恋的,因为思想迷途,因为社会中的错误知识,因为他人的错误引导,他们才成为现在这个样子。随着民*主、科学、自*由和公平在人类社会的推广,人类对同性恋一味否定和鄙视的态度得以扭转,转而开始研究它的成因和治疗方案。可惜的是,西方科学家们几经努力也难以攻克同性恋成因,也更难找到普遍高效的治疗方案。于是,慢慢地西方科学家们开始绝望,倾向于同性恋为正常现象的观点才开始抬头,并愈来愈成为气候,才有了今天蔓延全球的同性恋正常化运动。

 

  知识的海洋是无比深邃的,人类所能掌握的也不过是沧海一栗。西方科学家太过功利,因为无法在同性恋成因和治疗上取得进展,并且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就转而宣布同性恋是正常现象,从而人为地为后来的研究和治疗设置强大的障碍,百草止水也只能表示深深的遗憾!

 

  (文/沐沐 | 来源/心灵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