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心理学:你放弃爱了吗?

心理健康 心理知识 22 0

  心理导读:我们对于爱情的宽容度度建立于人生的早期,它是基于个人独特经历的。我们受伤的经历影响了我们,它塑造了我们接受亲密的能力。随着年龄增长,我们更趋向于熟悉的事物。    ---www.xinlile.com

 



恋爱心理学:你放弃爱了吗?

 

  关于一段美好爱情结束的原因,最大的秘密在于:

 

  每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不能忍受爱情。

 

  事实上我们很难理解这一点。然而我无数次发现,这确实是真的。爱情通常并不是自己溜走的,而是被我们主动推开的。这听起来好像是对人们的指责,而且注定会失败,但在我看来,这是关于两性关系最积极的现象之一。我们掌控自己的浪漫人生的能力,受限于我们自身控制的对爱的容忍度。我们可能没意识到这点,我们可能用无数无声的方式,放弃了爱。

 

  我们对于爱情的宽容度度建立于人生的早期,它是基于个人独特经历的。我们受伤的经历影响了我们,它塑造了我们接受亲密的能力。随着年龄增长,我们更趋向于熟悉的事物。我们曾经常感觉被什么方式伤害过,我们以后也会选择用同样方式伤害我们的伴侣。或者,如果我们发现自身处于一段健康有益的关系中,我们之间的亲密程度可能超过了我们内心的限度,这时,我们就退缩了。

 

  我们大多数人一段好的感情,都是在好的情感安全区内开始的。开始时,我们感觉很棒,因为我们感觉到被珍惜和理解,我们找到了一直想到的。然而,这样如此深切地关爱某人的幸福过程,同时也邀请别人来更深切地关爱自己的生活,这是可怕的。此时,正如生命中的很多时候一样,我们在还没察觉的情况下,就面临了一个选择。我们选择激情投身于爱,还是选择一条更加保护自我的道路,和自身充满防备的部分呢?这个部分拒绝情感,逃避风险。它趋向于麻木,远离交际,夸赞,并且,最终远离爱本身。

 

  在我作为研究者和临床心理学家的30年里,我经常参考我父亲的书《亲密恐惧症》,这本书旨在阐述人们对于爱的抵触。每当我向别人介绍亲密恐惧症的相关理论时,他们经常说:“这听起来跟我老公一模一样”,或者“我女朋友肯定也有这个问题”。在没有被告诉之前,人们很难自己认识到这个概念。因为大多数人认为,他们渴望爱情,而没清楚地感受到害怕。实际上,在一段时间里,他们在关系中幸福地相伴着,然后慢慢地,无声无息地,他们开始后退了。最终,他们真爱的感觉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和伴侣之间日常的事务,琐碎的争吵,以及彻底的决裂。

 

  讽刺的是,引起这种恐惧的,可能正是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这一事实。因此,许多积极的事物可能会使我们趋向于逃离爱与亲密。我们的伴侣也可能会承认,有些事物是未知的或者让人不舒服的,因为它与我们长久以来自身的感觉相矛盾。

 

  我们每个人都托庇于“自我批判”(长期持有的关于自我和人生的否定情绪),它并不认同我们的价值观或者幸福感。人生中的"里程碑"事件,例如坠入爱河,结婚,生孩子,都象征性地与“自我批判”冲突。另外,这些事件也提醒我们时间的流逝。它们会引发实在的恐惧,或者一种年龄增长,与过往的熟悉告别的感觉。任何消极的事件都会让这种恐惧进一步持续。从一部悲伤的电影到真实的失败,任何事都可以拨动我们的心弦,提醒我们生命的脆弱。

 

  那么,我们害怕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们是怎么从恋情中撤退的?理所当然的是,这些行为在不同个体身上表现各异,并且它们基于个人独特的过去。我们都有自己特有的自我保护套路。我们可能开始拒绝自己的伴侣。可能开始觉得容易陷入麻烦或者被侵犯。可能变得充满控制欲,过分苛责,或者破坏性的嫉妒。或者,我们只是变得心不在焉了。

 

  让生活中现实的方面来接手很容易,特别是我们有这么多可以选择的。当我们意识到与伴侣失去联系时,我们可能举出事业与孩子作为辩解理由。这些当然是重中之重,但我们可以利用他们,把自己从爱与被爱的渴望里转移出来。想想我们是怎么用科技,手机,或者甚至是食物来作为实际交流的替代品。我们甚至可以用看似健康的活动,例如工作,睡觉,或者锻炼,来做自我保护奴隶。当我们如此努力工作时,我们失去了与伴侣的时间。如果睡觉比性爱和感情更重要的话,结果又会是什么样呢?我认识一个人,他严重到好几年都拒绝跟老婆计划任何旅游,因为这会干扰他每天骑车20公里的日常安排。

 

  我们寻求自我保护的帮助,以求分散注意力或者“放松”,换句话说,与世界隔绝,钻进我们自给自足的世界。我们的生活是向内聚焦的,在某种程度上,变得更加关注自我,而不是恋爱中的得与失。这不是说我们自私。从现实层面来说,事实上,我们可能是通过满足别人的需求来填充自己的生活的。然而,从个人层面来说,我们可能正在从亲密爱恋的互动中撤退。

 

  保持外向聚焦是充满活力生活的一部分。情侣两人都后退,他们的关系就成为了“梦幻的组合”,他们保持在一起,想象他们相爱着,虽然他们几乎没有实际联系。情侣可能演变成社会角色,丈夫,妻子,母亲或父亲,在这个过程中放弃了自身极其重要的部分。尽管作为配偶或者父母可能是人生中最充实的的经历,但是,当我们盯着形式而不是实质的时候,就陷入麻烦了。例如,我们可能在日程表,组织安排和职能上裹足不前,任它们耗费精力,而不是去做关于实际联系,感情,幽默,外向,和吸引的事情。

 

  我们可以用无穷多的“待办事项”,来隔绝使我们与爱和活力相连的深层情绪。想想我们度假时感觉多好。并不只是因为要做的事情变少了。因为我们分配给自己这样一段时间,只去交流,去享受与最爱的人相处。我们并不需要花几个星期的时间,跑到遥远的海岛上,去制造这样的交流。我们可以从日常基本的事情着手,在那些经常由于自我保护而错过微小的寂静时刻。例如在我们入睡前陪着伴侣的半个小时,我们每天上下班静坐不语或者独自驾行的途中。

 

  如果我们不再对伴侣敞开心扉,接受倾听,有可能我们某天起床时,会感觉好像在与陌生人一起生活。那些被阻止茂盛生长的情感,看似已经凋零了。拒绝一段梦幻的结合并不意味着向恐惧屈服。它意味着冒险去实践我们关于构成幸福美满人生的想法,意味着尽管会有内在或者外在的力量使我们对世界强硬,我们仍然保持脆弱。

 

  当我们坚持照旧,保持对伴侣的耐心与爱时,真的拒绝爱的话,感觉是困难,甚至是痛苦的。然而,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结局会更悲惨。我们可能错过自己的人生。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在她父母70多岁的时候,问他们是否依然相爱。他们看着彼此,一个人回答说:“我们也许不再相爱,但我们是忠诚的。”事实上,我们不一定要勉强接受忠诚。如果两个人决定痛苦地在一起过一辈子,这时忠诚有什么好处?

 

  许多情侣并没有放弃彼此,但他们放弃了吸引彼此的首要因素:爱。然而,神经系统科学表明,人们可以保有浪漫爱情的兴奋感几十年。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鼓励我碰到的每对情侣,如果他们曾经感觉相爱,就要保持住这种感觉。去对你的伴侣做能让他(她)感觉到爱的事情。四目相对,传递情义。即使在30年后,在机场排队时也要充满爱意。别急,活在当下,练习当下意识(mindfulness),因为它可以帮你重新联结到最真实的自我,真实的感觉与欲望,并且能熟悉你的伴侣。跟伴侣一起做曾经一起享受的事。敞开心灵接受新的活动,包括那些我们由于年龄增长,更加自我保护,或者陷入日常活动而拒绝的事情。

 

  简言之,去做你们刚认识那会做的许多事,开始给你的伴侣形成深刻的感情,即使你感觉不喜欢这么做!研究表明,展开爱的行动,可以提升我们恋爱的感觉。所以,尽管去展示你浪漫的感情。把日常基本的事情与爱关联。不管“自我批判”怎么反馈,让自己沉醉相思不是件蠢事。虽然有可能会失去更多,但生活还有许多值得向往的。

 

  (文/Lisa Firestone | 译/山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