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堂:为何日韩热衷整容?

心理健康 心理知识 31 0

  心理导读:在整容成风的日本,大部分整容人士对曾接受整容手术的事实均会保持缄默,视为高度的个人机密,甚至连家庭中的挚亲也不一定愿意分享告之。即使通传也仅限于家族中的血缘关系者,而因由也是害怕被他人得悉后,会出现歧视的眼光。    ---www.xinlile.com

 



心理学堂:为什么日本和韩国迷恋整容?

 

  日韩作为整容大国,一直都是这方面的亚洲先驱。事实上,中国作为参与成就两地整容风潮的消费者角色,也日益吃重。据韩国《亚洲经济》报导,韩国国会保健福利委员会公开的统计数据显示,13年访问韩国整容外科的外国患者人数为2.4075万人。其中,中国患者的占比最高,达到67.6%(1.6282万人)。据相关统计,2009年,到韩国整容的中国患者人数为791人,仅过了5年时间,这一数字翻了近10倍。而据韩国FNnews称,每年到韩国进行整容手术的中国人超过5万人,可见亚洲区的女性整容风潮,与中国“影响”可谓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1、美容整形数据反思

 

  首先还是不如从溯本清源的角度入手,了解一下整形发展的面貌。亚洲区中日本当然是美容整形风气的先驱者,但原来日本国内对于每年的整容手术数字并没有正式统计(相对而言,美国则有“美国整形外科学会”每年发布的统计数字),唯有依赖国际组织“国际整形外科学会”的统计数字。据此发表的11年“国别整形外科医生数目”显示,美国排首位有5950人、巴西居次为5024人,而中国名列第三有2000人,日本和南韩分占第四及七,为1831及1250人。至于11年的“国别美容整形数目”,排名与前表次序不变,而中国宗数过一百万、日本超过九十五万及南韩则为约六十五万左右。而据日本经济学者门仓贵史的分析,他据09年的资料推数,每一千个国民中,南韩的整形宗数为13.7居首,而日本则为5.8排第五。

 

  当然以上的数据仅供参考,尤其是“国际整形外科学会”仅以整形外科医生提供的数据为本,与现实有一落差。事实上,美容整容从医学上而言,大抵可分成“整形外科”(Plastic Surgery)及“美容外科”(Aesthetic/Eethetics/Cosmetic Surgery)两大系统,前者主要针对因病或外在创伤导致需要进行外貌修复的整容手术,而后者则针对因美容目的而发的整容手术。从保险角度出发,前者乃受保范围,后者则排除出外。但现实中两者的区分也存在不少灰色地带,回到刚才提及的数字,正如日本的情况应有不少整容手术,并非由整形外科的医生主理,由是可推论出实际的美容整形数字,极可能远远超出以上“国际整形外科学会”所述的数字数据。

 

  2、日本的整容美学

 

  好了,回到背后的社会集意识出发,撇开客观上的日本美容发展史不谈,川添裕子在《美容整形与“普通的我”》中,便发人深省地探究日本人钟情于整容背后的精神。在《渴望“普通”的人们》一章中,她便直接指出经田野调查得出来的资料,发现日本人整容的动机与其他国家的出发点大异其趣。一般人去整容往往因为想令身材及外貌更出众,但日本人的目的是希望把自己变得“普通”!

 

  川添裕子透过大量的一手采访,发现日本整容女子的动机,竟然是“不普通”、“和他人不同”及“不符标准”等,于是割双眼皮、隆鼻乃至隆胸等美容手术,自然逐一应运而生。当然,从结果而论,追求“普通”与追求“出众”的整容人士,可能不一定有巨大分别。旁观者自然会质疑:究竟在当事人心目中,怎么样的模样才算是“普通”?而当大家均以社会建制上的美貌标准去改造自己的身体,那出来的“人工化”美貌,会基于心态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异吗?或许举例而言,追求“出众”的隆胸整形人士,可能会以巨乳为标准;反过来追求“普通”的一众,大抵就可以从“贫乳”希望改变成为“常乳”的地步吧。当中的微妙差异的心理变化,确实有广阔空间值得探索下去。

 

  而与此相连的,就是日本人对整容的处理心态,简言之关键词就是“秘密”。是的,原来在整容成风的日本,大部分整容人士对曾接受整容手术的事实均会保持缄默,视为高度的个人机密,甚至连家庭中的挚亲也不一定愿意分享告之。即使通传也仅限于家族中的血缘关系者,而因由也是害怕被他人得悉后,会出现歧视的眼光。这种心态与刚才提及希望整容令自己恢复“普通”人的外貌可谓一脉相承,正因为渴求融入社会均化标准之中,于是避免成为群众中的异化分子的心态,绝对属一体两面的反映,此所以把接受整容手术视为高度个人私隐正属理所当然的处理。

 

  3、南韩的整容美学

 

  至于南韩的情况,川添裕子引述专研韩国哲学的小仓纪藏的见解,指出可以“理”(普遍的原理)及“气”(物质性)的系统,去理解韩国女子的整容风尚。前者所指乃据意志生成的可视容貌,后者则是依喜怒哀乐而变的外在被看的容貌。因此,“气之颜”(物质性的容貌)=“被看的容貌”,且进一步与“女子的容貌”推衍连结起来,为整形风潮奠定精神层面上的立足基础。

 

  且据川添裕子在南韩进行田野调查显示,南韩女子对日本女性所谓的追求“普通”化的整容动机毫不认同,且直言乃天方夜谭式的想法。据她在首尔某女子大学中所作的调查显示,在二百名左右的受访者之中,绝大部分反映整容动机是“增加自信”、“变得更漂亮”及“增加魅力”等,回答“想变成普通”的则一个人也没有。

 

  与此连结及可与日本情况对照的,正是如何看待个人整容经验的处理。南韩女子正好与日本各走一端,相对而言面对外人侃侃而谈自己的整容经验,绝非什么异事。事实上,即如南韩艺人在媒体中公然谈论个人整容体验也非不可见,且川添裕子更指出部分受访者更响应“连自己整容也不敢和他人交代分享,根本就不是正直的行为”!由此可见,日韩两个整容大国在整容美学的见解下,的而且确大异其趣,各有不同的表现模式及心理规范在背后运作。

 

  (文/汤祯兆 | 来源/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