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母亲和儿子的战争

心理健康 心理知识 31 0

  

  心理导读:自然之母不像作为人类的母亲一样全然是温柔的。生命在自然之母的体内即享受着她的滋润,也不得不承受她的狂暴。她是美狄亚,即赐予生命,也剥夺生命。正是认识到自然之母的阴暗面向,促使人类的主动觉醒。当然,这种心理层面上的觉醒必须等到生物层面上达到足够的成熟。    ---www.xinlile.com

  

 



精神分析师:母亲和儿子的战争

  一、创世之先

  

  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在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

  

  ——徐整《三五历记》

  

  中国的创世神话是以混沌作为起点的,徐整形容天地的原始状态浑浊得像鸡蛋一样。这是不对的,我们都知道鸡蛋还是蛋清、蛋黄分得很清楚的。硬要用鸡蛋来形容,也得是搅拌过的鸡蛋。总而言之,徐整的意思后人是都明白的。在混沌的原始世界中孕育了第一个神明,他就是被中国人奉为创造世界的神——盘古。经过一万八千年,这位神明才拥有自我意识,他撑破包裹他的卵,终于诞生了。出生后的盘古面对的是一个黑暗的,暧昧不明的宇宙。他脚踩大地,举起天空。他原本就是巨人,随着他的身子也在长大长长,天地也分离的越远。直到天地分离得足够远,并且不会互相靠近,盘古的使命完成了。对比徐整的《三五历记》中并没有表示天地是盘古分开的,而只是把两件事情放到一起来说而已。而民间传说则在它们之间附上了因果关系。由于神话故事原本就是人类集体智慧的结晶,所以我们不能根据固定文献资料而否定民间的传说,反而要充分尊重民间意见。盘古死后,尸身化成山川草树等等,其中最重要的是他的双眼分别化成了太阳和月亮,至此世界的秩序初步建成。犹太人虽然把他们的上帝吹得法力无边,只消说几句话的功夫就创造了世界。正因为如此轻而易举,反倒显得没有我们的盘古那般劳苦功高了。埃及神话和希腊神话里面擎天之神分别是空气之神舒和提坦神阿特拉斯。前者是为了拆散相爱的天空女神和大地之神;后者是因为打了败仗被宙斯罚去做这份苦差事的。两者都诚意不足,所以还是我们的盘古最伟大。

  

  埃及太阳神拉神的出生和盘古有些像。他是从漂浮在元初之水的莲花里面诞生,作为太阳神,他本身就给世界带来了光明。圣经对于创世之前的宇宙是这样描述的:“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旧约》创世纪1:1-1:2)上帝就这样不知漂行了多久才浮现了创造世界的念头。从各民族的神话中我们总结出原始宇宙的大致面貌:一片黑暗的、混沌不分的、充满液体的。

  

  二、漂流婴的神话

  

  现在暂时放下开天辟地神话,先讲讲另外一类神话——漂流婴的神话,这对之后我们回过头来分析开天辟地神话会有很大帮助。在神话中,英雄和圣贤大多数出生都和普通人类不太一样。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漂流婴儿。《旧约》记载:埃及法老因为害怕犹太人口快速增长,所以下令杀死犹太人新生的男婴。为了保护刚出生的摩西,他的母亲把他放在木盆里,顺河流漂走,后来摩西被埃及公主捡到(这是摩西的母亲和姐姐精心安排的)。希腊神话中的英雄珀尔修斯、印度神话中的英雄迦尔纳,就连《西游记》里的唐僧都有着相同的出身。这些非凡的人一出生就被抛弃在自然世界中,独自面对凶险的环境和未卜的命运。然而,他们都能奇迹般的生存下来。这充分显示出他们身份特殊,是被自然母亲选中和庇佑的孩子。对于捡到他们的人来说漂流婴的母亲是谁根本无所谓,也许他们甚至是自然之母的孩子。日本传说中:一个老奶奶看见一个巨大的桃子顺水漂流,捡回去打算和老伴一起吃掉。切开以后没想到里面竟然藏了一个娃娃,这个娃娃就是有名的桃太郎。故事表明了:桃太郎绝不是人类的孩子,他是自然的果实,也就无怪乎桃太郎拥有强大的力量,足以打败群鬼。

  

  弗洛伊德在《摩西与一神教》中指出:河流是羊水的象征,装婴儿的容器则象征着子宫。把这种象征关系代入创世神话中去,我们就可以明白黑暗混沌的原始宇宙,或者充满元初之水的宇宙就是人类对母亲的子宫的暗示。而创世之神作为一个婴儿浸在羊水里面,被黑暗的子宫保护着。

  

  三、二元论之刀

  

  我们想象从简单的基因像人类进化的历程中,肯定存在一个转折点:在这个点以前,生命不能认识自己,它和世间万物融为一体,没有自我和他者、主体和客体的概念;而在这个时间点以后,自我的意识觉醒了,获得了主观能动性。

  

  自然之母不像作为人类的母亲一样全然是温柔的。生命在自然之母的体内即享受着她的滋润,也不得不承受她的狂暴。她是美狄亚,即赐予生命,也剥夺生命。正是认识到自然之母的阴暗面向,促使人类的主动觉醒。当然,这种心理层面上的觉醒必须等到生物层面上达到足够的成熟。生物层面上的原因由于笔者对这方面没有研究,所以不做讨论。

  

  经典科幻影片《2001太空漫游》。主人最后意识不断的退行,直到生命的开端,化成婴儿的状态。婴儿漂浮在茫茫宇宙中,似乎处在母亲的子宫里一般。巨大的体积和星球形成镜像对照。暗示着主人公已经拥有了创造世界的巨大力量。

  

  弗洛伊德认为在心理的转变过程中,追求快乐的原则(唯乐原则)起着至关重要的意义。生命原本和自然融为一体,它便无法选择的必须同时承受着自然(也是自身)所赐予的快乐和痛苦。直到有一天情况发生改变,这个存在者的整体发生分裂,分裂成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主体,和一个客体。主体拥有认知能力,能够认识主体本身(即自我),能够按照自己的目的对客体施加影响;客体则作为受动者,接受主体的认识和改造。这样人类有了区分快乐和痛苦的能力。他用简单的二元论给世界划定秩序:

  

  人类    自然

  

  理性    感性

  

  男性    女性

  

  文明    野蛮

  

  白天    黑夜

  

  秩序   混乱

  

  心智    身体

  

  ……

  

  从上图可以看出二元论十分粗糙,其中充满主观和片面。聪明一点的学者都已经发现了,把它作为文化的基本架构,导致了我们的文化建筑中的巨大裂缝。但是,讨论这点不是本文的当务之急。

  

  男人是征服自然战争中的主力军,女人先天担负的生育的重任,使她们不能像男人一样大展拳脚。女人的生育能力使人容易联想到土地的能力,男人认为女人的性质更接近自然。女人的月经令人恐惧,经血会污染土地,从上面跨过去的人会变得虚弱,原始部落的男人甚至不愿意和处女做爱。对经血的恐惧源于对害怕受伤和流血。女人来月经的时候必须隔离。分娩同样受到禁忌包围的。初生的婴儿皮肤发青,像极了在水里面浸泡了几天的尸体。在子宫(就像坟墓一样神秘和封闭的子宫)里形成的这种颤动的胶质,太容易让人想起腐尸柔软的粘滞性,以至他不会不带战栗转过头去。男人把女性排斥到二元论中与非自我的阵营当中——和自然同一边。

  

  四、女人的双重属性

  

  女人在很多神话中扮演了杀死孩子的角色。中国神话里有一位产生天地的鬼母,她还能每天生下十个鬼子,到了晚上又把他们通通吃回肚子里了。在印度也有一位类似的鬼母——诃梨帝母,她生了五百个鬼子,却喜欢抓别人的孩子来吃。后来被佛祖劝化了,成为生育女神和孩子的保护神受到供奉。伊耶那美是日本神话中的母神,她也立下诅咒,每天要杀死一千个人。印度神话中恒河女神每次生下孩子以后都会把他淹死在河里,当她第八次想要杀死孩子时,被丈夫阻止了。希腊神话中的女巫美狄亚被丈夫抛弃后,也杀死他们的孩子来报复。此类神话都表明了女性的双重属性,她们是自然的化身,同时兼具仁慈和狂暴的双重面向,即赐予生命,也剥夺生命。

  

  德拉克罗瓦《美狄亚》,美狄亚被伊阿宋抛弃后,她杀死他们的两个孩子,作为报复。

  

  说女人有戕害孩子的一面,在普通人看来是很难接受的,有些传说采取巧妙的手段来避免破坏女性作为母亲的光辉形象。笔者以虎姑婆的故事做简要的分析。虎姑婆的故事广泛的盛行于中国闽南地区,版本众多。传说山里面的老虎成精后,会变化成老婆婆下山吃孩子。故事中吃孩子的妖怪是以女性形象出现的,却是由老虎变成的。这种变形技巧实现了把女性的两重属性分离的效果。虎姑婆让人联想到另一个更加广为流传的故事——小红帽与狼外婆。与其说大灰狼装扮成外婆吃掉小孩,不如说是女人变成大灰狼把小孩子吃掉。

  

  今年一次去厦门时,偶然得知同安有座千年古刹梵天寺,便上去看看。在寺庙里面看见一尊千手千眼观音像。在观音的正脸两侧就各有一张怒目圆睁、獠牙翻出的鬼脸。连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都有这么恐怖的面向。当然,寺庙里的和尚有不同的接受,笔者就不引述了。

  

  熟悉传说的读者也许能举出几个例子,来说明杀死小孩的角色不一定都是女性,不是也有男性吗?比如克洛诺斯吃掉自己刚出生的儿女。虽然存在相反的例子,但依然是女性杀死小孩的传说更为普遍。我们应当像自然科学家分析实验数据一样,来分析手头上的众多材料。在实验中难免会出现少量数据明显违背其它数据所反映出来的整体规律。前者虽然自有其成因,仍然应当视为由偶然因素导致的误差,予以忽略。上述反例也许适合单独研究,但无助于揭示一种普遍规律。

  

  五、母亲和儿子的战争

  

  自然之母即是生命的孕育者,也是生命的毁灭者。她时刻想要把儿子们带进坟墓,带回到她的子宫中。在苏美尔神话中,提阿马特是元初之水的化身,也是众神的母亲。当她看见众神想要建立自己的政权时,便创造出一只怪物大军去攻击众神。马尔杜克代表众神出征,最后成功的打败提阿马特和她的军队。马尔杜克杀死众神之母,并用她的身体造成了我们现在居住的世界。据说:提阿马特临死前流下的两行眼泪化成了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

  

  在希腊神话中,盖亚和自己的子孙也有过复杂而漫长的权利斗争,她唆使克洛诺斯打败了乌拉洛斯,又利用宙斯战胜了克洛诺斯,她一次又一次的挫败她的儿子们政权。最后,奥林匹斯山众神成功的抵挡了巨灵和堤丰的攻击,确立的自己的政权。在北欧神话的世界观里,神族和人类永远处在冰霜巨人和火焰巨人(自然力量的化身)的包围中,必须时刻警惕他们的威胁。

  

  六、结语

  

  在儿子们(人类)和母亲(自然)的战争中,儿子们最终取得了胜利。儿子成长为父亲,建立了牢固的政权,并筑起理性围墙将母亲狂暴的力量阻拦在外面。然而,母亲却化成魅惑的女妖,用她们的歌声穿透砖石,吸引着围墙里面的少年。(参见我之前发表的《永远的少年》)

  

  (文:潘神 | 来源:十五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