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堂:美好的事物能带来幸福感

心理健康 5 0

  

  心理导读:美感似乎常常发现于特定的地方---公园、博物馆、美术馆和异国城市。午餐总是被人熟视无睹。但研究表明,在平凡的活动中发现美能给生活带来深切的幸福感。    ---www.xinlile.com

  



心理学堂:美好的事物能带来幸福感

 

  “午餐”,克洛德.莫奈早期的绘画,与他其它画作相比并不是特别引人注意。例如,他的“睡莲”系列,包含近250幅大尺寸油画,描绘了他位于吉维尼花园里的睡莲。还有,从伦敦萨沃伊酒店朝向泰晤士河的房间里,以及河上圣托马斯医院的阳台上,莫奈画了著名的“伦敦议会大厦”系列---近100幅从不同的反光、透视角度、阴影和色彩搭配来描绘议会大厦的作品。

  

  但“午餐”只是一幅简洁的画。它细细描绘了乡间一个家庭的午餐。桌子上摆着一把银茶壶、一只玻璃杯,还有一盘水果。一个孩子坐在旁边的地上玩耍。一名拖曳着白色长裙的女子从画面深处缓缓走出。这幅画只是攫取了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午后生活的一小片段。

  

  然而,这幅画就因它如此接近人间烟火而富有美感。谈论午餐这件单调的事情得到了升华,因为它的细节得到完全的呈现并凝定在一幅华美的画面上。

  

  美感似乎常常发现于特定的地方---公园、博物馆、美术馆和异国城市。午餐总是被人熟视无睹。但研究表明,在平凡的活动中发现美能给生活带来深切的幸福感。

  

  在一篇名为“城市宜居原因揭榜:五城之幸福感”的文章里,亚南卡罗莱纳大学北部的教授伯拉罕.戈德堡,和他的团队对纽约、伦敦、巴黎、多伦多和柏林的幸福感做了一个统计分析。他们分析了早期盖洛普幸福感调查报告并收集了自己的数据,发现人们的幸福感来源于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

  

  通常用于标识幸福的有俗称的“七大因素”:财富(特别是和周围的人相比)、家庭关系、职业、朋友、健康、自由和个人价值,这是由伦敦经济学院的教授理查德.莱亚德在《幸福:一门新兴科学的课程》里概况出来的。然而,根据戈德堡的研究,让人们感到最幸福的原因甚至不在这七个因素中。反而住在一座具有审美趣味的美丽城市中最容易获得幸福感。一直环绕在人们周围的事物---优美的建筑、悠久的历史、赏心悦目的绿色空间、鹅卵石街道---具有让人感到幸福的最佳效果。日常的美感具有积极的累积效应,潜移默化,微妙而强烈。

  

  为了测量日常的幸福感,现为苏克萨斯大学讲师的佐治.麦克伦,当他在伦敦经济学院读研究生时编写了一个名为“测试你的幸福指数”的iPhone应用程序。现在已有4万5千多人使用这个程序,它的概念很简单:每天响两次,问一系列的问题,比如:你感到有多幸福?你感到有多清醒?你感到有多轻松?然后还有另外一些问题用于关联你的背景:你和谁在一起?你在室内还是室外?当你回答这些问题时,这个软件会用GPS标识出你的位置,整个过程只需大约20分钟。看似简单,其实回答这些问题提供了关于幸福感的大量信息。人们记录到幸福感等级和生活满意度最高的时刻通常是和异性亲密相处的时刻(约会、亲吻或做爱)以及运动时刻(此时脑内啡得到释放)。

  

  但接下来的三种人们记录到的幸福感等级最高的时刻都与 美相关:当身处剧场、芭蕾舞剧或音乐会时;当参观博物馆或艺术展时;当做与艺术相关的事情时(如:画画、写小说、缝纫)。甚至和异性亲密相处的时刻也可认为是源于美:大概是人们认为他们的伴侣很美。

  

  但美和幸福是怎么联系起来的呢?

  

  在“让人感到幸福的建筑”里,阿兰.德波顿考量了当他走进伦敦威斯敏斯特区一家“丑陋的”麦当劳的感觉,与他走进同一条街上“美丽的”威斯敏斯特教堂时的感觉相比较。他说,由于刺眼的灯光、塑料家具和粗糙的色彩搭配(只有黄和红),人们在麦当劳中很容易瞬间感到“焦虑”。

  

  人们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则会感到宁静,这是由一系列的建筑和艺术设计产生的效果:柔和的色彩(灰色和暗红色)、倾泻到维多利亚大道上的浪漫的黄色灯光、错综复杂的马赛克图案,以及拱形的天花板。虽然威斯敏斯特教堂和麦当劳都具有同样的基本建筑元素---窗户、门、地板、天花板和座椅---教堂让人放松和沉思,而快餐店则让人感到紧张和饥饿。

  

  人们对美的欣赏似乎部分是因为它能唤起我们对幸福预赋予的感觉:宁静,和历史或神的联系,财富,耐人寻味的时刻,也许还有惊讶、希望。

  

  “如果美的对象是生活的一部分,其蕴含着生活会更美好的希望”,普林斯顿哲学家亚历山大.尼赫马斯在《只是幸福的承诺:艺术世界的美丽之境》中写道。

  

  他权衡了两面性,如此写道:“我们会发现在追寻美的过程也有痛苦,或者发现美只不过是给出了一个关于幸福的诱人承诺,仅此而已。但如果美总是那么危险,它也应得到人们的关注,即我们应该尝试去理解它,而不是压制它。”

  

  对于幸福感和美之间的联系,最普遍的解释基于经济学和进化论。在一项研究中,耶鲁大学的一名经济学教授发现,长得美丽可以让一个人的终生幸福感提升约1~10的比例,因此由标准化西方美貌等级所评为美貌的参与者,在平均美貌等级上每升高10级他们的幸福感就会增加1级。对于这个现象的原因,论文的结论是,更美貌的人更容易挣到更多的钱,经济地位的提升让美貌者拥有强烈的幸福感。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因为美貌所散发的魅力意味着健康,而健康进一步意味着更强的生育能力,而生育能力强能让我们吸引到更成功的配偶,因此美貌能让我们感到幸福。

  

  人们的美貌有利于约会,并且通常是通往财富的捷径。但存在于我们周围的美---威斯敏斯特教堂高如天空般的穹顶,在一顿简单的午餐里欣赏到美的能力---常常会给予我们生活日臻完美的希望。

  

  “只要我们还能发现任何事物的美,我们就能感到[生活]所给予的一切还没有被消耗殆尽”,尼汉姆斯写道。“引着我们向前看的要素是…和对美的判断密不可分的”。

  

  美常常源于细微之处。对于戈德堡研究的参与者来说,它关乎城市的面貌;在莫奈的画作中,它是就餐于庭院中的享受;对柏拉图和许多其他哲学家而言,美在于获取知识的过程中。仅仅因为美感可以始于对色彩、烹饪和柱廊的欣赏中并不会使得对美的追求变得肤浅。就如18世纪法国作家司汤达所写道:“美是幸福的承诺。”

  

  (译者: Danny4 原作者:Cody C. Delistraty  来源:译言网 )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