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焦虑症和抑郁症撕扯后,简单纯粹的初心最可贵

心理健康 4 0

  仓促:误入水果“江湖”

  17岁北京天桥上摆地摊;20岁开店;21岁卖保险;24岁误打误撞进入水果行业。有关水果的“江湖”,本是小白的吴慧苹,没想到这一入局,便再也没有离开。

  2014年,元宵刚结束,她启程去了北京,在当时做的最好的水果连锁品牌店——果多美,进行考察体验。

  足足五间大店面,远远地就给了吴慧苹一个视觉震撼。

  店内水果琳琅满目,按照品类和品种整齐的摆放着,橙子、苹果堆叠成一座座小山,光是猕猴桃就有7、8个不同价格的品种,从5元一斤的普通猕猴桃,到20元一颗的高端进口猕猴桃,铺满了整整小半间店面。

  品类全、水果鲜、色泽好,这一切深深吸引了吴慧萍,这就是她心目中的完美水果店。

  当她想挑水果时,身着工作服的店员适时地摘了袋子递过来,收银台前的收银员站姿媲美空姐,面带微笑,双手交握~

  一切都让她满意极了。

  为了更好地考察水果的经营,吴慧苹应聘成了一名收银员,每天站立10余个小时,每个计重称上方都安装着摄像头,规范着收银员的仪表举止。

  不到三天,她就因为长时间站立,双腿浮肿。

  就这么一边上班体验,一边观察学习,一个多月后,她聘请了北京的专业经理来到平舆,负责经营管理。

  吴慧苹几乎按照同等规格选址、装修、谈货源,几个月后,五大间店铺装修完毕,近200种水果等待上架,而她为水果店取名为”果真全“,应验着那句”货不全,不卖钱“的老话。

  开业前一夜,吴慧苹看着眼前陈列有序,新鲜饱满的水果,她相信:不久的将来,“果真全”会越做越好,快速复制,开遍全国各地焦虑症吃。

  只是那时,她大概想不到,一切并不如她所愿。

  幻想:店面越大、水果越全,越好

  水果店开业时的震撼场面,依然留在吴慧苹记忆里。

  店门打开的一瞬间,人潮从不同的门挤进五大间店铺,纷纷抢着摘袋子、挑水果,当天晚上7点,店里水果全部售罄!我们又只好连夜去进货!

  对于平舆小县城来说,超大的店面,精致气派的装修,叫不出名的新奇水果,无一不是新鲜的,人们像逛超市一样逛着水果店。

  虽然进店的人数挺多,水果店看着很火爆,但是吴慧苹发现,人们常买的水果就那一二十种,许多高端的进口果,因为价格贵,无人问津,眼看着一天天从饱满变得干瘪,从新鲜变腐坏。

  三个月对账时,吴慧苹发现扣除水果和租金成本,几乎没赚什么钱。

  她一味只顾着要大要全,却忽略了本地的消费习惯。

  店面越大,水果越全,亏损反而越多。

  意识到问题后,她决心要果断对店面定位进行改革。

  迷失:被焦虑淹没后的疯狂尝试

  高端果腐败,店面亏损,租金却分文不减,吴慧苹一股脑把近200种水果,减少到客户常买的不足50种。

  从小要强的吴慧苹,心中失落不甘,也怕别人瞧不起。

  为了充分利用空间,她开始了一系列漫无目的的尝试。

  她首先想到的是,把空出来的店面拿来卖菜。

  那段时间,每个深秋的凌晨三四点,她被闹钟唤醒,利落穿戴之后蹬着三轮车去菜场进货, 猫着腰,大袋小袋,一箱箱地扛到三轮车上,回到店里又一箱箱卸下来,摆放整齐,喷上水雾保鲜。

  有时候,冒着暴风雨赶到菜市场,却因为蔬菜稀缺,抢不过其他进货者,只能空手而归。

  因为既要卖菜又要卖水果,而进货地又不同,吴慧苹忙得连轴转,人也因为长期缺觉,越来越焦躁。

  有好几次,她独自开着卡车,在无人的大路上,用最大声的音乐,掩盖再也绷不住的哭声。

  可是回到店里,当第一个客户走进来,吴慧苹又必须敛起所有情绪,好让笑意爬满双颊。

  “他们永远看不出来,我在来的路上哭过。”

  但是,蔬菜区运营不久,她就发现:店里被顾客挑挑拣拣留下的脏乱,让原本精致专一的水果品牌店,显得些许不伦不类,而有些稳定的优质客户,渐渐也看不到身影了。

  店面总体营业额反而下降了,再加上身体实在吃不消,吴慧苹及时“刹车”!果真全终于又变回原本纯粹的水果店。

  然而,她并未就此停歇,不久又折腾起了生鲜、牛奶,似乎全然忘记心中那个完美水果店的摸样。

  她一直不敢停下来,被营业亏损和理想落差的焦虑裹挟着,做一次一次的尝试。

  惊觉:原来是病了

  吴慧苹的焦虑,在她开始做社群团购后,达到了顶点。

  她把顾客们集中在一个群里,不定期做低价团购,可能是脐橙、葡萄,也可能是玉米,甚至是其他日用品。

  随着团购品类越来越杂,不少货源临时选定,团购的售后服务也越来越密集。

  不论是凌晨一二点,还是早晨五六点,总有晚睡或早起的顾客,发来反馈消息。

  手机日日夜夜响个不停,她不堪其扰,睡眠短缺,又不敢静音,生怕错过重要消息,引起顾客不满。

  渐渐地,她越来越害怕收到消息,只要手机一响,整个人就被恐惧侵蚀。伴随而来的连锁反应,还有婚内矛盾的加剧。

  她焦躁不安,责骂员工,却又逼迫自己对顾客笑脸相迎,彷佛分裂成了两个人。

  “你确实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需要药物干预。”

  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原来,她真的病了。

  在她还没来得及细想时,另一件令她崩溃的事发生了。

  一个比较远的顾客让她送一箱提子,她不好拒绝,于是让顾客凑到起送价之后便送过去。

  还不等吴慧苹回到店里,微信、语音就收到连番轰炸:

  你送的这个货,质量怎么这么差?

  这都坏掉了,还怎么吃…

  原来是有几颗提子掉下来了,面对客户不依不挠地发难,吴慧苹满腹委屈。

  她安抚道歉,还把一整箱提子免费送给客户,以求结束这次刁难。

  可是,得了便宜的客户,嘴上却丝毫不饶人,又是接连几条微信发过来,吴慧苹的情绪也已经积压到了顶点,终于在下一条信息提示音响起时,她将手机摔了出去。

  转身进了冷库,抱头痛哭。

  “那个时候的我,必须要找到一种方式宣泄情绪,不然可能就要憋疯了。”

  晚上回到家中,爸爸瞄瞥了一眼手机屏上细密的裂痕,心疼地说:

  闺女,水果店做的实在不开心,咱歇一阵吧~

  对上爸爸满眼的担忧,她如梦初醒。

  开一家五彩缤纷的水果店,满足味蕾,治愈低落,是她从前的梦想,如今她却毫无目的地忙碌着,连好好吃个水果的心情都不再有了。

  抑郁症、焦虑症、婚变、事业挫败,那个藏在心底的小小梦想,破碎了。

  初心:从“全”到“真”,她开始做减法

  因为医生强烈要求吃药,再加上家人的担忧,吴慧苹慢慢把分散的精力收回来,只做店里已有的水果生意。

  说不清是药物的帮助,还是心境的改变,她竟然慢慢的平静了许多。

  在修养期间,吴慧苹结识了同样做水果生意的一位老板,她称他为“师父”,因为师父对她影响很大。

  她还记得有一次去师父店里参观,师父正盯着放学回来的女儿出神,一脸满足。

  顺着师父的眼睛望过去,只见小女孩抱着小半个红心柚,吃得正开心。

  师父说:“每次看她吃水果这开心的样子,我总能想到,那些从我这买了水果的顾客,家里也许也有一个爱吃水果的孩子,我就觉得挺满足了。”

  每个顾客都可能是父母、孩子,背后都有孩子、老人,每天发生着和水果有关的一个个小故事,而这些一直被她忽视了。

  从那以后,吴慧苹开始观察进店的顾客,尝试着聊聊家常,主动联系客户问反馈,渐渐地,她甚至能记住顾客爱吃什么水果,家里有个上几年级的小孩等,也看到了客户的真实需求,拿到了第一手反馈。

  而从前令她头痛与恐惧的客户消息,也变得不再令人焦虑,因为手机另一头,对她来说,已不再是一个个待解决的麻烦,而是一个个熟悉的朋友。

  师父不仅帮她找回了做水果的初衷,他还特别擅长选果,有自己的进货渠道。

  为了提升水果店的选果品质,她跟着师父直接到港口进货,少一个环节,就意味着成本更低,水果更新鲜,客户体验更好。

  每年春节前后,都是沙糖桔大卖的时候。吴慧苹提前挑好了货源,沙糖桔的新鲜度、甜度都有保障,买过的客户都说好吃,回购量特别大,去年春节一度断货。

  但是无论哪种级别,价位的砂糖橘,都有它的市场。而果真全还是要有自己的选择。

  吴慧苹心中有了答案:“我以前总追求齐全,追求销量,但是我现在要守着质量线,宁缺毋滥。”

  果真全,慢慢从当初的“全”,走向了如今的“真”,每天和员工说说笑笑,和顾客处成朋友,而吴慧苹的焦虑症也渐渐好了,从生活的阴霾渐渐走出。

  开一家水果店,做顾客的选果筛子,让缤纷的水果满足味蕾,治愈低落,她的初衷又回来了。

  未来:朴实的小愿望

  “要不了多久,我又可以为自己切一份精致拼盘,慢慢惬意享受了。”

  今年,吴慧苹和师父及其他几个县的同行抱团取暖,搭建了自己的水果仓库和冷库,大量缩减进货时间,可以不再那么忙碌。

  从2014年,一腔热血地开业,到日渐亏损、削减品种,到后来漫无目的地尝试,吴慧苹饶了很大一个弯,又找回了初心。

  “顾客能在我店里选到好吃的水果,价格还不贵,我就很满足了,看她们笑着提着水果离开,我心里很踏实。把好的水果送到和“它”适合的客户!”

  “希望有一天,我们真正可以再从“真”做到“果”!从种植源头进行把控,自产自销。让每一颗从果真全出去的水果都可以追本溯源,保证绿色健康!这条路应该还很远吧,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哈哈哈!”


标签: 焦虑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