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把我折磨到,彻底放弃了反抗,剩下的人生,我该如何走下去

心理健康 5 0

抑郁症把我折磨到,彻底放弃了反抗,剩下的人生,我该如何走下去-第1张图片-心理健康

最可怕的是,不被理解,不被重视。

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遇到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后来就得了抑郁症,一直情绪很低落,每天以泪洗面。我问我妈,你陪我去看抑郁症吧。我妈开始时在家大发脾气,说你为了个男人作死了;后来在医院又对我大发雷霆。我瞬间就崩溃了。在我最痛苦,痛苦到自己提出要到医院看抑郁症的时候,家人给的只有辱骂。

那时候挂号专家门诊,从头到尾跟我聊了不到五分钟。对我说你的情绪问题我们不能解决,你只能去楼上挂心理咨询,但是你有什么躯体不适可以问问我们。于是我说,我晚上睡不着,医生给我配了药。

这一天之后病情一下子加重了,想死的念头分分秒秒缠绕在脑海里。为什么我那么爱的人,都会这么对我。我的人渣前任,背叛了我却理直气壮地辱骂四处诋毁我。我曾在派出所告过他,他全部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因为他知道我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于是自己撤案,回到上海。我不能牵连家人。我心中攒着委屈去向母亲诉说,换来责骂。甚至在医院,也不懂得一点点迁就。我至今不理解母亲为何在医院那么失控。也不再相信医院了。

我告诉我的朋友我得抑郁症了,大家没有太在意,因为觉得我以往那么阳光幽默,一定可以自己走出阴霾。我参加过好几次震后救灾,一直热心公益,过去一直是个阳光的人,却有很长一段时间,忘了怎么笑。我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强大。

在我准备去人渣家楼上跳楼的时候,被母亲报警联系警察,找到了我。派出所的警察除了所长大多数都很凶,没有人跟我交谈,不愿意问我经历了什么,只是把我强行带到派出所,让我安静。在我一再请求下同意让我回宾馆休息。我对大家说我有抑郁症所以想轻生,可是大家也只是对我说,你多年轻啊,想开点。

抑郁症把我折磨到,彻底放弃了反抗,剩下的人生,我该如何走下去-第2张图片-心理健康

被父母连夜接回上海,当天我已经调整好心态承诺好好生活,。

我也自知自己之前行为过激,所以配合做完了所有的检查。

唯独庆幸的是我期间有一两个朋友,一直接受着我的负能量。我想,如果我得抑郁症后,没有母亲的责骂,没有前男友人渣在我确诊后的辱骂诋毁,没有门诊医生的草草了事,我会不会能自己好起来。

我觉得会比现在好。

如果在我绝望的时候,有一个帮我的人,该多好。可是就是没有,这辈子都没有过。

写得那么乱那么乱,根本不愿从头写起,这一生的痛苦没有人告诉我,不是我的错。

其实我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从小家里的牛奶鸡腿,我没吃过一口。他妈妈死于食物中毒,他妈妈死后六年我妈才嫁给爸爸,然后生了我,我们母女俩一直忐忑小心地过日子,仿佛寄人篱下。

抑郁症把我折磨到,彻底放弃了反抗,剩下的人生,我该如何走下去-第3张图片-心理健康

十二岁父母离异,跟了母亲,但母亲常常夜不归宿,与自己的男友们厮混。我记得那个出租房里,简陋黄黄的灯泡。

成绩一落千丈,进了一个很差的高中。被排挤被笑话。高考落榜,复读。春考可以进上海大学,我没有去,只想离开,秋考安静地去上了一所北京名不见经传的二本。

初恋被家人阻挠,被父亲用最锥心的语言咒骂。此生颠沛流离,没有一刻觉得真正安心洒脱。也没有一人对我说过,不是你的错。

张国荣写过一句话,我没有做过坏事,为何会这样。少年时知道这句话就记忆深刻,不知是否哪天会成为我的遗言。

抑郁症把我折磨到,已经彻底放弃反抗了。似乎无论我遭遇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应该被骂,应该被诋毁,应该被辜负,应该被愚弄。。。都是应该的。我没权力反抗。

抑郁症把我折磨到,彻底放弃了反抗,剩下的人生,我该如何走下去-第4张图片-心理健康

标签: 抑郁症想死怎么办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