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躁狂抑郁怎么办(转载)

心理健康 107 0

  香香在父母的带领下来到我们美龄心理咨询中心,她身材发胖,长相端庄,眼神中流出来的是极度的焦虑不安和胆怯。在她母亲的叙述中我了解到原来香香已经吃了好几年的精神类药物,她从14岁开始吃药,今年已经21岁了,情绪依然是既躁狂又抑郁。她妈妈说她现在什么事都不能做,都不会做,整天呆呆的,有时犯了病还要打人,已经辗转于多家精神病医院,吃了很多药治疗抑郁,躁狂的药,刚开始吃了还行,后来就是加大药量也还犯病,总是反反复复的。

  香香的父母说,他们就这么一个孩子,这七年多来,他们为这个孩子到处奔波求治,真不敢想象,如果孩子一直这样,当他们老了,无力照顾孩子时,孩子该怎么生活。现在他们最大的希望,孩子能够生活自理,平平安安的生活,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在美龄老师让我带香香活动时,我发现香香的大脑反应特别迟缓。我们两个进行言语沟通时,我每说完一句话,必须等她至少一分钟,否则她接不上话,回答的语言要么很简短,要么显得很幼稚,根本不符合她二十多岁的年龄。

  美龄老师结合着与香香父母的沟通,香香的成长过程以及香香现在的表现,得出香香的病情并没有像妈妈说得那么严重,心理咨询调整到能够正常的生活状况还是有很大希望的。实际上香香刚开始的问题并不严重,也不复杂,只是青春期成长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扰(香香当时主要面临学习压力和青春期性困扰),由于她自我缺乏独立性和自我处理能力,而父母又不了解孩子的心理状况,把注意力过多的放在了孩子焦虑、恐惧的情绪上。这么多年的到处求治,孩子被帖上了一个又一个的精神病学标签,又吃了大量的精神类药物,导致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孩子心理成长被抑制(香香的心理年龄只有十四,十五岁,香香实际年龄已经21了)和人格发育不健全,而由此带来了自我中心,与人不能很好的交往,不能很好的处理及应对身边的各种问题,继而又产生自卑,自闭的心理。怕黑,甚至怕下楼梯,并且由于长期吃精神类药物也造成了大脑思维迟缓,记忆力下降、反应不灵活。

  香香父母很认可美龄老师的分析,香香本人也对不同于以往吃药和住院治疗模式的心理咨询调整很接受,在这里她感觉很快乐很放松。心理咨询调整三天后,香香父母看到香香的变化与成长。

  美龄老师针对香香的情况制订了各阶段的心理调整方案。 在第一阶段主要提升香香的自信心。为了增强香香的自信心,与人交流的能力以及培养她的独立性,我们展开了一系列的活动。为了更好的促进香香的进步,韩老师指导我与香香结伴进行了以下的活动:我们一起在心理活动室K歌,一起呐喊,一块走盲阵,一块出去找人写评价,一块到大街上上要钱,一块做成长感悟,总结等等,香香确实成长的飞快,用香香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感觉我进步的太快了,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第一次K歌时,香香刚开始总感觉自己不行,唱的声音小,没底气,到后来简直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自己,香香高兴对韩老师说:“刚开始我放不开,我感觉我现在唱的越来越好了。”香香确实进步不小,能放的开了,能不依赖别人的看法自己对自己进行评价了,而且是在说“我能行。”短短的几天,香香可以肯定自己的优势了。对这样一个胆小,拘束,自卑的女孩能够在我们的心理活动室进行大声的呐喊并且声音还要赶超我很多,她放开了太多的东西,她得到了更多的东西。

  她的进步让我很佩服,我感受到了只要我们能提供一个好的平台与指导,人的潜力和自我康复能力是很强大的,这种能力远远超出我以前的想象。优秀心理咨询师的伟大应该也在于此,很多时候我看不懂美龄老师某种安排的目的,但事后的效果却让我很佩服。美龄老师看来信手拈来的安排之中蕴含的深意是我现在还弄不明白的,我现在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美龄老师总是经常对我们说,心理咨询师的成长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成长了。考取了心理咨询师二级证书并不代表着我已经可以做心理咨询了,真正具备有效解决问题的能力,要学的东西很多,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自我成长过程,我要继续努力,给自己加油。

  我们所面临的下一个挑战是出去找人做评价,刚开始我很担心香香会受不了被人拒绝的滋味,提前给她打预防针,告诉她,被人拒绝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素不相识的人没有义务为我们做任何事情,他们或者急着去工作,或者急着坐车,或者遇到某些事情自己心理正郁闷,无暇顾及到我们,不要灰心,也不必在意,继续去找下一个路人。看我上去给人打招呼,香香很勇敢,主动的打出第一个招呼,倍感欣慰的是她也成功的签出第一份评价,中间固然也会有很多人或淡漠,或鄙视,或提防的走开,但香香最终还是坚持完成了这项挑战。随后香香还向我介绍经验,怎么给路人打招呼,怎么样解释找人写评价这个问题,怎样让他们乐意去写,而香香最终的战果也很辉煌,在我之前写完了20个评价,比我先完成任务。

  成长的过程有阳光也会有阴天,有欢乐也会有挫折,面对一个个的挑战,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第二天我们一起走盲阵,盲阵分为地上,凳子上两种方式,也就是两种不同的生活状态,我们都用眼罩蒙着眼睛,在地上的时候我们要注意不能碰触任何的东西,包括椅子,墙,树,人,否则就会扣除相应的分数;在登子上的时候,我们要注意不能扶任何可以支持我们的事物,并且闭着眼睛在凳子上行走的时候不能移动登子,也不许从登子上摔下来,否则扣除相应的分数。在地上的时候,因为是蒙着眼睛的无可避免的我们会碰触到好多东西,不碰到也不会知道到底走的对不对,也不会知道究竟该往哪个地方走,于是从始至终,脚碰到椅子时的砰砰声一直都不绝于耳。在登子上的时候没有了在地上那么多登子的阻挡,但你是闭着眼睛在登子上行走,一不小心就会从登子上滑下来,或者在登子中间踩空摔倒。刚开始因为害怕香香不敢把眼睛蒙上,不敢爬上登子,不敢从第一个登子上走出去,过于紧张而无暇顾及到游戏的技巧,一次次的从登子上滑下来,摔到地上,但是在代老师一次次的鼓励下,坚持进行一次次的尝试,领悟着代老师告诉的技巧,最终完成了这项任务,这个挑战。无论痛苦,欢乐,无论顺利,曲折,毕竟我们总是在成长,随后香香的感悟也颇多。最后代老师问香香他更喜欢地上还是登子上哪种游戏方式时,香香选择了登子上,虽然香香在椅子上摔倒的很多,挑战也更大,但是恰恰收获了更多。地上,凳子上是两种不同的生活状态,在登子下,我们活得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但是无论我们怎么样的如履薄冰,小心不碰到生活中,社会中,法律,道德,家庭给我们带上的规则,枷锁,我们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要碰到这些障碍,这些规则,并且当我们谨小慎微的还不可避免的碰触到这些东西的是后,那些打击是致命的,一步步的瓦解着我们的自信心,生活充满着这些琐碎,这些烦闷,当我们被生活的繁琐,包袱所蒙蔽时,又怎么会望向远方,找准我们生活的目标呢?何不放开自己,让自己大踏步前进,而不管这些繁琐的规矩,所谓的规则,生活中的规则要是细抠下来要多如繁星了,仅和普通的朋友聊天一项:女孩子坐着的时候要端正,不能跷二郎腿,语气语调要温和,不能只盯着对方-----要知道有些所谓的规则是苛刻的,也没必要去遵守的,而那些必要的东西你本身自然而然的就会去做,丢弃那一些不必要的规则,它们是枷锁,让自己放开心去玩,去做,随心所欲,生活快乐才是生活的重点。也让自己活在登子上,虽然脚下艰险异常,但是只要认准目标,就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生活是充实的,满足的,富有成就感的。经过代老师的讲解之后,香香意识到生活不总是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的,生活不总在条条框框之中的,生活是自由而美好的。

  在接下来的活动中,我们还到大街上要钱去,数目不多10块钱,但是向陌生人要钱总是要很难为情的,有了前几次的训练之后,香香大胆多了,商量了对策之后,就对着路人迎上去了,有趣的是,她本来是想向一位老人要4块钱的,老人一下给了她10元,不到10分钟她便完成了任务,在后来的感悟中,她说到,北京的人都挺热情的。代老师反问,你们那里的人不热情么?都很冷漠么?香香回答说不知道,除了家人,很多年没有与外界有很多接触的香香当然不知道,好人哪里都有,只是自己没有去发现而已。

  而后在代老师的指导下香香还趁着在中午吃饭的时间挣到了10快钱。在家里衣服不会洗,被罩不会套的香香在一个酒店帮助整理房间。香香回答自己感觉自己胆子大了,发现自己也有能力出去工作,感觉自己其实挺好的。

  代老师:“人的潜能有多大?”

  香香:“很大。”

  代老师:“到底有多大?”

  香香:“无限大。”

  代老师:“现在假想如果有人没有了双脚会怎么生存?”

  香香:“可以在街上讨饭------”“或者唱歌。”

  代老师:“如果是你没有了双脚呢?”

  香香:“我会找人照顾我吧。”香香首先想的还是依赖别人,为了进一步让香香的发现人的潜能,发掘自己的潜能,代老师让香香观看了两个著名的励志大师约翰.库提斯和力克.胡哲的视频。

  第二天香香在感想中写道:“没有双腿的人可以活得依然激情,甚至连双腿,双手都没有的人依然活得振奋人心,给正常的人带来鼓舞。一切事情,只要自己努力总会有成功的,不是自己没有什么,缺少什么,而是自己没有发现自己的优点,没有努力的去展现自己。”

  在接下来的调整中,美龄老师给香香做了婚姻爱情及性心理咨询指导,并鼓励香香在做心理调整的同时找一份兼职工作。在这个案例中我有一个特别深刻的体会:对于长期脱离正常社会生活的严重心理障碍者,单纯的解决心理问题需要的时间并不常,但恢复社会功能,让一个人能够重新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中,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当初一发现问题,就及时得到有效的心理咨询调整,香香的人生一定是另一番景象!

  (文章转载于咨询师韩美龄博客文章)

标签: 躁狂抑郁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