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忧郁症能根治吗?

心理健康 7 0

根据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分会2001年制定的中国精神障碍诊断与分类标准第三版(CCMD3),当一个人在一定环境因素影响或无任何原因地出现以下症状,持续2周以上不能自行缓解,影响到个人的社会功能如工作能力和学习能力,就应当考虑是否患了抑郁症。抑郁症的常见症状如下:

1.兴趣丧失、无愉快感;

2.精力减退或疲乏感;

3.精神运动性迟滞或激越;

4.自我评价过低、自责,或有内疚感;

5.联想困难或自觉思考能力下降;

6.反复出现想死的念头或有自杀、自伤行为;

7.睡眠障碍,如失眠、早醒,或睡眠过多;

8.食欲降低或体重明显减轻;

9.性欲减退。

以上9项症状中存在4项即可作出诊断。

抑郁症的社会负担

当前世界十大疾病中,抑郁症名列第五位,其患病率已经超过了人们认为很常见的咽颊炎和冠心病。而且预计到2020年将跃升到第二位,约13%~20%的人一生中曾有过一次抑郁体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数据,在全世界范围内,有三亿四千万抑郁症患者,每年有一千万到两千万人有自杀企图,而有自杀行为者中大约70%患有抑郁症。

抑郁症在女性中的患病率为男性的2倍,青春期、绝经期、产后都是妇女抑郁症的高危时期。儿童期不良的成长环境,心理社会环境,特别是不愉快的生活事件或长期心理冲突对发病都有一定影响,各种躯体疾病也容易伴发抑郁症状。

抑郁症造成的经济损失相当巨大,给家庭也造成沉重的经济和精神心理负担。在世界前十种致残或使人失去劳动能力的主要疾病中五种是精神疾病,其中抑郁症名列第一。重症抑郁可高度致残,即便是单纯的抑郁症状导致的残废也比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严重。试想一个人处于这样绝望、痛不欲生的心境中,生活质量受到的损害和家人所承受的负担之重怎么估计都不算过分。

抑郁症常常被忽视

这样一种高患病率、高致残率的疾病,我们对它是否有充分认识呢? 1993年世界卫生组织在15个国家或地区调查发现,到综合医院内科就诊病人平均被识别率为55.6% 我国上海的识别率仅为21%,其中能够得到治疗的仅为10%。而得了抑郁症能够主动就诊或在家人、朋友、同事的帮助下就诊的患者更少。这说明,公众和医务人员对抑郁症的认识普遍不足。抑郁症患者就诊率低的原因之一是社会上广泛存在对精神疾病的歧视以及病人的自卑感。人们常常把抑郁症看作是性格的弱点、意志薄弱的表现,或是过多地强调抑郁症是精神压力或精神刺激的结果,片面地以为解决了现实问题,抑郁症就自然消失了,无需寻医问药;又由于抑郁症常常合并各种身体上的不适感,被疑为得了各种躯体疾病,作了多种实验检查而发现不了什么异常,得不到适当治疗。

抑郁症的病理基础

抑郁症虽然病因尚不十分明确,但它是一种有明确生物学基础的疾病。目前研究提示它主要由体质因素和环境因素共同作用。家系研究、双生子、寄养子研究都提示,个体的遗传素质对抑郁症的发生有重要作用,其遗传方式可能是多基因遗传。抑郁症的主要病理改变表现在中枢神经系统,突出表现为中枢单胺类神经递质,特别是去甲肾上腺素和5-羟色胺的功能减低;其次可以出现神经内分泌异常,如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功能亢进和下丘脑-垂体-甲状腺轴功能不足。神经影像学测量可发现抑郁症患者脑颞叶皮层特别是海马部位密度下降,神经元的树突减少和神经元坏死。

抑郁症首次发作的自然病程大约为6~24个月,不经治疗即使缓解,复发的危险性也高达50%,两次发作病人的复发率达70%,三次发作的复发率达90%。长期追踪研究发现抑郁症未经充分治疗病程呈慢性化倾向,长久不愈的抑郁症患者中枢神经系统发生不可逆的损害,认知功能出现明显的缺损,治疗更加困难,完全恢复的可能性更小,也就是造成了所谓的残疾。

抑郁症的治疗

抑郁症是一种可以治疗的疾病,大多数治疗方法多通过对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的整合起作用,其中包括抗抑郁药治疗、物理治疗和心理治疗。

抗抑郁药治疗:是目前治疗抑郁症最主要的方式,也是比较便捷易行的方式。抗抑郁药虽然种类繁多,作用机制不尽相同,但每一种药物大约只对三分之二的患者有效,总还是有一部分患者是无效的。抗抑郁药的起效时间通常在2~4周,因此选择一种药物治疗后至少使用4周以上再判定无效,试着换用作用机制不同的另一种药又有可能有效。两种以上作用机制的药物足疗程治疗仍然无效的抑郁症称为难治性抑郁症,这样的病人可以试着合并药物治疗,包括两种抗抑郁药合用、抗抑郁药与情感稳定剂合用、抗抑郁药与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合用。抑郁症是容易反复和复发的病,一个有效的药物治疗在三个月后通常已经达到症状消失,社会功能恢复,即临床痊愈了。但是此时停药,许多患者症状可以反复,达到临床痊愈的首发抑郁症患者应当继续巩固期治疗4~9个月,而复发的患者还应当进行维持期治疗1年以上。

物理治疗:各种原因不适合服用抗抑郁药或疗效不佳的患者可以接受一些物理治疗,如电针治疗,针刺选择印堂、百汇穴,以类似脑电α波频率的低压电流刺激局部穴位,临床对照研究证实电针治疗对抑郁症患者与抗抑郁药阿米替林和氟西汀的疗效类似。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也是近十年来在国外使用较多的物理治疗,它是给放置于颅骨外的线圈通电后产生垂直磁场透入颅骨达到大脑皮层,调整皮层的功能,对于抑郁症也有肯定的疗效。对于症状特别严重的难治性患者,尤其是有严重自杀观念和有过自杀行为的患者还可以接受电休克治疗。目前较多使用的电休克治疗是经过改良的无抽搐电休克治疗,使用麻醉和肌肉松弛剂安全性高,治疗过程没什么痛苦,而且疗效相当肯定。

心理治疗:也能对抑郁症患者有一定帮助,已有研究资料显示心理治疗合并抗抑郁药治疗能够提高抗抑郁药的疗效。

抑郁症患者可能存在素质上的缺陷,病程有反复发作和转为慢性迁延性的可能。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可以防止中枢神经系统不可逆的损害,足量足疗程的治疗可以减少疾病复发。

了解了抑郁症的基本知识,识别它并不太困难。关键是病人和家人能够消除自卑心理,主动求医,社会成员能够抛弃歧视态度,热情帮助和关怀抑郁症患者,医务人员更多地熟悉抑郁症的表现,能够让病人从一开始就得到明确诊断、及时治疗以及足剂量足疗程的抗抑郁治疗。这样,绝大多数抑郁症病人是完全可以走出抑郁困境,重新享受正常人的生活,作一个社会功能健全的人。

如何缓解精神压力

随着社会经济活动的日益频繁和现代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近年来,社会各阶层人士越来越明显地体会到了精神压力给人们带来的沉重之累。如何减轻精神压力?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轻快、舒畅的音乐不仅能给人美的熏陶和享受,而且还能使人的精神得到有效放松。因此,人们在紧张的工作和学习之余,不妨多听听音乐,让优美的乐曲来化解精神的疲惫。

发笑、幽默、自我解嘲。当处于尴尬、难堪的困境时,用不自主的发笑或故意开玩笑说俏皮话作自我解嘲,以减轻精神紧张的程度。

出门旅游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但应多选择远离城市喧嚣的原野和乡村,因为人与自然的关系远比人与城市的关系亲近得多。

有意识地放慢生活节奏,甚至可以把无所事事的时间也安排在日程表中,要明白悠然和闲散并不等于无聊,无聊才没有意义。

沉着、冷静地处理各种纷繁复杂的事情,即使做错了事,也不要责备自己,要想到人人都会有犯错误的时候,这有利于人的心理平衡,同时也有助于舒缓人的精神压力。

勇敢地面对现实,不要害怕承认自己的能力有限,在某些的确不能办到的事务中,坦诚地说一声“不”比硬撑着要轻松得多。

推心置腹地交流或倾诉,不但可增强人们的友谊和信任,而且更能使人精神舒畅,愁烦尽消,故不妨多找朋友吹吹牛,聊聊天。

既然昨天及以前的日子都过来了,那么今天及以后的日子也一定会安然度过。因此,人们不妨豁达、开朗和乐观一些,这不仅可以有效地缓解和消除精神紧张压力,同时也对健康大有裨益。

幻想、白日梦。通过幻想,使自己成为幻想中的强者,一切挫折都迎刃而解,或通过回顾以往成功的经历,来支撑自己,维护自信心。

标签: 产褥期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