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抑郁症 曝光一对恶毒父母

心理健康 9 0

  我是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

  出生在研和贾井九队。

  出生在一个有N个小孩的家庭里,而且是老大,简直就是人生的一场噩梦。

  父母生了五个小孩,遗弃两个,养大三个。

  幼年时, 最大的梦想是不被父母抛弃。

  童年时,最大的梦想是不穿亲戚不要的衣服。

  青少年时期,最大的梦想是买得起步行街上的一件地摊货。

  工作后,最大的梦想是自己挣的钱可以自己花。

  现在,最大的梦想是死亡。

  好羡慕演员徐婷,终于解脱。可我,孩子还那么小。我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人生没有眼泪。

  上大学共花了家里一万五,打了很多工,受了很多苦。

  2004年,我自己买了一套单位福利房,我妈叫我给弟弟。

  2010年1月, 我坐月子。我妈在我家从早到晚,又哭又喴又闹,整天挑拨离间我和婆婆的关系,搬弄是非。

  她觉得她一个人的力量不够强大,还叫来了我爸和我弟,来我家闹。

  知道我妈在闹什么吗,闹着要来挨我领娃娃,然后每月给她2000块钱,然后理直气壮地和我住一辈子,

  然后理直气壮地命令我处理农村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一八拉子事情,比如谁谁谁要找工作了,谁谁谁

  要借钱了,谁谁谁打架出事了,谁谁谁进城要来我家借住了。

  害得我婆媳关系紧张,差点夫离子散。

  害得我坐月子,整整一个月,天天在哭;整整一个月没有睡着过一分钟。

  儿子满月的时候,我暴瘦到42公斤,头晕得出不了门。

  儿子满月后,没让我妈来领娃娃。一直到现在,儿子长这么大了,我妈没给我带过一天娃。

  儿子满月后,我妈不甘心地回云了。然后就经常打电话给我哭诉。

  说我把婆婆接来城里享福,她还在乡下受苦,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了。

  说我白眼狼,没良心,白养我了。

  叫我每月给她2000块钱,她要享受“同等待遇”。

  然后我就得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住院了。

  病得最重的时候,不吃不睡不语不动,呈木头人状态。

  我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才得以康复,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和社会功能。

  我以为父母会放我一条生路。

  2015年10月,我爸对我说家里栽葡萄亏损5万,叫我填补一下,然后希望我每月供给养老钱。

  我刚买了房子,贷款加利息,共负债60万。

  这件事情直接导致我抑郁症复发。

  绝望中,我吞下了100多片安眠药和抗抑郁药。

  市医院抢救七天七夜,我爸没来看我一眼。

  人生已没有眼泪。

  现在,我是重度抑郁症,第三次复发。

  之所以开这篇贴子,是因为我觉得我快要撑不下去了。

  想起我妈说的一句话,

  她说,我要真的自杀死了,她一定会到我老公单位上去闹,闹到我老公无法工作。

  我知道她要什么。

  我老公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我生病这些年来,一直很悉心地照顾我。

  他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老公。我不希望他名声受损。

  我儿子是我最爱的人,我不希望他在失去母亲之后,还要被抢夺将来支持学业的资源。

  我从小到大,一直很努力地活着,每走一步都异常艰辛,付出的是别人几倍的努力。

  从乡村小学,考进玉溪最好的中学,玉溪一中。

  从玉溪一中,考进云南省最高学府。

  没有任何关系和背景,考进了市级事业单位。

  没用任何手段和计谋,得到了丈夫最忠贞的爱。

  一直很努力,想要做个好女儿。

  一直努力地活着,不希望到死了,还被父母在村里在亲戚那里,说成是不孝女。

  我不是不孝女。

  为了身后事,我写了这篇帖子。

标签: 产后抑郁症药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