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患者走出双相抑郁状态

心理健康 3 0

  无论感觉有多绝望,总有希望、方法和支持帮助您走出躁郁症。

  Sara能够很好应对自己的轻躁狂发作。

  在轻躁狂期,她的表现是烦躁、而不是兴奋,所以她会变得比平时更容易生气或易怒,但这些症状对她的生活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她说,更困难的状况是轻躁狂发作后急转而下的抑郁状态,这种状况可能要持续几天到几周,甚至更长时间。就是这些双相抑郁状态让她的生活一落千丈。

  有一次,在经历了7个月“令人沮丧的抑郁后”她不得不辞掉了餐厅的工作,尽管她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她也身不由己,听天由命。由于付不起房租,她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居无定所。她住过很多次医院,都是在诊断出双相情感障碍并寻求治疗之后。

  Sara说:“我的抑郁就像镣铐一样让我的生活动弹不得。“这就像是一段虐待关系,但我有自己的办法。”

  01、抑郁是双相的主要症状

  媒体常常认为“双相”等同于“躁狂”。

  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抑郁占据了躁郁症(即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

  精神病研究所临床研究主任、纽约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副教授Dan Iosifescu说:“现代的医学还无法完全理解躁郁症发病的原因,但是抑郁症状占据了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大部分时间。”

  在谈到“疾病的自然发展过程”时,他说,躁狂发作通常不会像抑郁发作那样持续很长时间,即便是不接受治疗的时候,也不会持续很久。

  过去的研究表明,平均来说,躁郁症患者的抑郁期是躁狂期的三倍。在II型躁郁症中,这个比率接近40比1孩子得了抑郁症。

  当然,每个人的情况可能和平均水平相差甚远。

  例如,有些人可能会停留在情绪波动的顶峰,几乎没有抑郁的时间;或者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情绪波动会更加剧烈地向下移动。

  狂躁具有极大的破坏力,可以夷平患者的人际关系、事业、财务和声誉。严重的抑郁发作也有同样的作用。

  Sara已经学会了一些技巧,这些技巧可以帮助她克服情绪低落的情况,她比过去更加稳重,但她仍在努力克服双相抑郁对她的思想、身体和人际关系的影响。

  她有睡眠问题。尽管她刷牙,但是她不洗头。她在工作期间给老年人和残疾人送冷冻食品时,她会在送餐间隙流泪。

  Sara说:“我要花很多时间才能走出抑郁症的困境。”

  02、双相抑郁的康复

  说实在的,双相抑郁可能是毁灭性的,它就像怪兽一样,会吞噬一切,而且看不到未来,艰难的日子似乎无穷无尽。

  走出阴影需要耐心和坚持。

  即使那些能够很好管理自己躁郁症状的患者,也无法保证抑郁症不会复发。

  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在很大程度上,康复和预防都取决于自我护理的策略,最好是结合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另外,预防性的将症状表现转化为轻躁/狂躁,可以让随之而来的情绪下降得到限制。

  一项研究表明,锻炼、瑜伽、冥想和正念练习可以缓解抑郁症状、改善心理健康。同样,健康的饮食可以滋养大脑,避免垃圾食品对情绪的影响。而且要经常强调良好的睡眠在保持心境平衡方面的作用。

  通常而言,想要挑战消极的自言自语、悲观的态度,以及其他导致抑郁的观念模式,都需要和心理医生/咨询师一起合作进行。

  对抗抑郁,做些什么?

  从小事做起:千万不要低估抑郁期取得的微小成就的力量,因为它们会为改善健康创造动力。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是你越是能够让你自己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你就越有可能更快的走出抑郁。”

  行动起来:只要能集中精力去上课、练习芭蕾或跆拳道等运动项目,就能够极大程度的帮助缓解抑郁发作。

  简单的自我关怀:寻找简单的应对办法,以确保在抑郁期每天至少吃一顿饭。可以吃加工好的食物,例如面包、披萨或三明治。”

  练习自我同情:记住,要对自己宽容。我们的大脑可以欺骗我们,告诉我们自己有多可怕。要与这些想法作斗争。你需要对自己说‘虽然我不完美,但我也是个好人’。

  Iosifescu说:“好消息是,有一些心理疗法似乎对双相抑郁有效。不幸的是,它们的起效速度不是很快,但确实有效。”

  Sara认为她每周的谈话治疗对提高她抗抑郁能力至关重要。她的治疗师鼓励她尝试不同的方法来对抗绝望、无价值感、不愿社交、潜伏的自杀想法以及其他双相抑郁的特征。

  Sara说:“即使这些策略不起作用,我的治疗师会说,我至少在尝试新事物,这会让我感觉更好一些。”

  诚然,当她深陷于抑郁时,即便做出了一些尝试也会让她觉得改变无望。当她感觉到自己的精力和态度有一点点提升,她就会承诺至少保证每天有一部分时间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过去的一些尝试包括参加瑜伽灵修(yoga-plus-reiki )课程,学习如何制作金属丝首饰挂件。

  她解释说:“与其说‘哦,我觉得这对我没用,’还不如尝试着如何协助自己敞开一些,哪怕只是一点点。”

  这种“微小的”方法称之为行为激活(behavioral activation),其好处盈千累万。行为激活在于通过很小的行为让瘫痪的抑郁重新复苏,增强患者的自信和自尊,并产生滚雪球效应,更可能作出更多的努力和行动。

  抑郁症的行为激活

  行为激活是针对抑郁症的一种短期的结构化治疗方法,旨在通过增加生活中的回报感来激活来访者。相关阅读 →;;来自密苏里州的詹妮弗(Jennifer)说,有时候,只有在他人的帮助下,才能让雪球滚动起来。詹妮弗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她以前在一间繁忙的税务律师事务所工作,詹妮弗因双相情感障碍的抑郁持续发作而频繁请假。

  在最痛苦的时候,她几乎无法动弹,连续5天没法洗澡,她妈妈来看她的时候,会帮她洗澡。还有一位朋友每天都会出现在她家门口,让她穿上鞋子,一起在附近散步。

  詹妮弗说:“这些事情很有帮助,因为做了这些事,你就不必自己耗费精力想这些事情了,接下来,你就有动力和能力说服自己,推动自己,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域’。”

  03、抑郁症状的药物选择

  一些标准的药物处方能够控制轻躁和躁狂,也能够在不同程度上缓解抑郁。

  用于治疗轻/躁狂的情绪稳定剂包括锂盐(一种天然矿物);抗惊厥药(用于控制癫痫发作)和抗精神病药物(几乎所有药物最初都是针对精神分裂症的)。

  锂盐对双相躁狂的稳定作用在1949年就有记载。它于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开始使用,至今仍是“一线”治疗方法。其他添加到治疗工具箱中类别的药物在控制情绪发作方面有很大的帮助。詹妮弗说,这种叠加在医学中非常常见。

  研究人员尝试着缩小药物的应用范围,利用现有制剂单独或与其他药物联合治疗,以提高双相情感抑郁发作的有效性。到目前为止,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了四种治疗双相抑郁的药物,这意味着它们在临床试验中已经通过了严格验证。

  FDA已经批准了一系列治疗抑郁症的药物。这似乎给躁郁症的治疗带来了希望,因为从诊断的角度来看,重性抑郁症和双相抑郁的发作没有区别。然而,事实证明,医生在开抗抑郁药处方的时候,他们应该采取完全不同的方法。

  《国际双相情感障碍杂志》2018年12月号发表了一项针对现有研究的元分析,该研究着眼于双相情感治疗的一些争论。最令人担忧的是,抗抑郁药是否会导致双相情感障碍患者从抑郁到轻度躁狂的“转换”或“混合”状态(包括抑郁和躁狂症状),尤其是在没有使用情绪稳定剂的情况下。

  轻躁症让我失去理智,但确实感觉很好。抑郁让人觉得无法逾越,而且持续时间更长。

  许多一线的初级保健医生并没有考虑到当病人因抑郁症状寻求帮助时可能会发生的风险。费城的Liz就是这样。

  Liz在开始服用医生开的抗抑郁药后情绪高涨,感到自己“失控”了。她回忆说:“我一次要同时做6个项目,醒来时我会感觉到充满活力。在某个时候,我意识到‘这不安全。’”

  利兹随后去找了一位精神病医生,医生很快诊断出她患有双相情感障碍,并给她服用了针对双相情感障碍治疗的药物。

  与她的抑郁相比,轻躁症“更狡猾,让我失去理智,但我确实感觉很好,”她说,“抑郁让人觉得无法逾越,而且持续时间更长。”

  她每个月仍然会屡次陷入抑郁,每次长达数天,往往又伴随着焦虑。比如,思考各种可能会导致她5岁儿子丧生的各种灾难。她说,现在她得到了正确的诊断,目前的药物确实能够更容易应对她的抑郁发作。

  04、电休克治疗

  当标准药物对抑郁症状不起作用时会发生什么?一些最新的进展给那些患有难治性抑郁症(情绪低落,尝试了几次药物治疗后,症状依然没有改善)的患者带来了希望。

  其他治疗方法

  氯胺酮是安全的临床麻醉剂,在治疗难治性双相抑郁中,氯胺酮作为一种快速起作用的情绪提升器有很好的效果。例如,研究表明,厌食症和自杀性思维(对通常令人愉快的活动失去兴趣)很快就会得到缓解。

  有些人可能知道氯胺酮是精神毒品(尤其是K粉)的主要成分。它会产生幻觉、解离,并且以意外过量而臭名昭著。临床中的剂量是受控的,剂量大约是成瘾者吸食的1/4~1/8。

  经颅磁刺激(TMS)是一种神经刺激,通过外部放置的电磁线圈向大脑中的神经细胞传递“脉冲”。经颅磁刺激治疗双相抑郁的研究结果看起来不错。;;目前,最后的底牌仍然是电休克疗法(ECT)。ECT是一种神经刺激技术,从技术上讲,在重型抑郁症和双相情感障碍治疗中,对难治性抑郁发作都有良好疗效记录。已故演员凯莉·费舍尔(Carrie Fisher)就得益于电休克治疗,尽管她经历了一些记忆丧失。

  休斯敦麦戈文医学院的精神病学教授Jair Soares博士说:“与早期版本的ECT不同,最大电流为150伏的现代治疗方法「非常科学」”。

  “人们永远不应该低估电休克疗法的价值,”他说,“对于最严重的抑郁症病例,这仍然是我们所能得到的最好的治疗方法。”

  被妖魔化的ECT

  一般来讲,MECT治疗是无绝对禁忌症的,风险比吃药还低,ECT技术趋于安全、文明和完善,成为现在ECT应用的标准技术。相关阅读 →;;居住在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郊外的Andrew,过去几年一直在通过ECT治疗他的躁郁症。Andrew说,这种疗法“确实拯救了我的生命”,他患有躁郁症I型。

  安德鲁低落的情绪让他对自己的情绪提升有了一种潜移默化的欣赏:“我觉得我几乎变得狂躁了,我的滑稽行为应该完全被忽视,因为生活中抑郁的一面有太多的痛苦。”

  他的双相抑郁发作一次可以持续两个月,情绪症状从轻微的刺激,到存在的绝望和自杀念头。有些状况带有精神病的特征,比如时间扭曲——似乎他的妻子在还没有离开家的时候,就已经从杂货店回来了。

  然而,经过ECT治疗后,他可以写更多的东西、画很多画。即使他不累,每晚在同一时间按时上床睡觉也更容易,他知道这对抑制抑郁症状有重要意义。

  我十分努力的改善自己的健康状况,”Andrew说,“我做了很多事情,很多时候只是接受我在某一时刻的状态,并试图让自己不再有被评判、悔恨感。我不想因为自己而感到后悔。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