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抑郁时,我是如何自愈的?

心理健康 3 0

  关注比较久的老粉应该都知道,2018年的时候我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重度抑郁期。当时的我同时开着衣服店、美妆店,还要做分享做博主,一人身兼多职,又刚经历跟姬哥分手,搬出来一个人住。

  有很多粉丝是看了《最后一班地铁》关注我的吧,那段时间是我从所未有的黑暗期,视频里也能看出来状态非常不好。

  衣服店做不好,美妆店管不过来,也没时间出自己想出的内容,整个生活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一团混乱。事情很多,但又一事无成,每天躲在家里哭,精神状态巨差,幸亏姬哥当时没有放弃我,今天来跟你们聊聊我走出抑郁的两个小心得吧。

  抑郁症的主要表现不是情绪低落,而且对什么都提不出精神,不爱说话,不爱与人交流,整个人的状态是非常空的,对很多事情都很冷淡。

  但不管我当时状态如何不好,回应如何冷淡,姬哥都会一直不停地找我聊天,给我发沙雕视频逗我开心,即使我因为吃药的关心,每天嗜睡,没什么精神,回应都是很冷淡的“不想去”、“不好玩”、“不想吃”。

  姬哥也没有想过放弃,一直不停地努力让我情绪高涨起来。时不时给我发个冷笑话,每个礼拜给我送花,帮我处理工作上的很多琐碎的事情,带我去吃好吃的,配合药物,我的情绪也一天比一天更好抑郁症需要住院吗。

  我当时情绪崩溃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来自家庭的压力。从还算小康的家庭到一夕巨变,作为家庭成员的一员,我觉得自己需要跟家人共度这个难关,习惯性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扛。

  但后来与我哥进行了一场长达几小时的深度对话之,我发现情况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家里人也想过最坏情况的应对办法,我不需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我帮不上忙的部分,我的心得就是放过自己,不要太逼迫自己,只关注自己能解决的部分。同时我更努力赚钱,确保即使家人把所有资产都拿去还债之后,他们的基本生活有我作为后盾,努力跟自己和解。

  不仅是家庭,对长相和网上的负面评价之类,我也是这么处理的。曾经我也觉得自己嘴巴太翘、头太大,经常被粉丝说土什么之类,有点自卑,但现在我决定接受自己的所有缺点,跟自己和解,并且相信不完美才会让人更有特点。

  生活会有各种各样的挑战,今年疫情带给我们所有人心理的双重打击,生活不易,我们还是要努力“自愈”。有许许多多的普通人跟我一样,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却有着同样硬核的态度,努力自愈新生。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