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抑郁切换成花的心情

心理健康 6 0

将抑郁切换成花的心情-第1张图片-心理健康

  将抑郁切换成花的心情

  王新旻

  现实中,快节奏的生活,工作和学习上的竞争与压力,以及感情的危机和困惑,常常让我们这些寄身都市中的人,感受到一种生命不堪承受的沉重。

  不久前,在青岛读书的一位侄女菁打电话来,第一句话就是:“叔,我好难过!”没等我答话就哭了起来。等她终于停住,我问:“你怎么啦?是不是又失恋了?”她说“是”,接着又说:“我得了抑郁症啦!”我劝慰她说失恋是每个人都难免的事情,是……没等我说完,她就说:“这些道理我都知道的。可我现在都大三了,我身边的同学都开始找就业门路,我不知道毕业后自己会怎样?我真的好迷茫,好悲观,我觉得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听着她这些梦呓似的话,我半天回不过神来。

  她曾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高中时还是小有名气的校园诗人。她的改变是近两年的事,好像越来越多愁善感,越来越悲观抑郁,甚至有了厌世情绪。她在进入大学后发生过吞服大量安眠药和割腕的事情。校方和家里都为此担惊受怕,作了大量工作。我也受她的父母之托,尽力的劝解她,但收效并不明显。

  为了帮助她从抑郁的泥沼中走出来,我搜索查阅了大量相关的信息。不看不知道,一看不禁心惊。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资料表明,目前全世界有4亿多人患有精神疾患。中国此类病的患病率也在短短的20年间增加了两倍多。精神疾患在我国疾病总负担中的排名跃居首位,已超过心脑血管、呼吸系统及恶性肿瘤等疾患。由此可见,心理健康和精神卫生已经成为我们不可忽视的一个严重社会问题。

  但是,由于社会文化背景和人们对精神疾患长期缺乏正确的认识,往往不能像对待其他疾病一样客观和冷静,甚至还有人对抑郁症患者进行嘲笑和歧视,认为患这种病是个人品质或道德有了问题。这些长期形成的错误观念让人觉得患了这种病是不光彩的,因而往往极力回避,不敢正视,以至最后导致悲剧的发生。

  五一大假期间,我邀这位侄女来我所在的城市游玩,也想借此更多的了解她,帮她解开心中抑郁的暗结。

  那天,我们在小区里散步,看到小区的一座公园里,月季等许多花儿竞相开放。特别是一方水塘中的睡莲,更是一朵朵散发出迷人的光色和幽香。她的情绪不再像刚来时那样的低迷和恍惚,而是兴致勃勃的观看着那些渐开渐大的睡莲花,目光追逐着那些墨点一样在绿叶白花间游弋的蝌蚪们。我说,喜欢这些睡莲花吗?她说很喜欢。我告诉她,这美丽的睡莲花,它们从开放到凋零,只有短短的七个小时,也就是在上午10:00到下午17:00,你知道吗?箐看看我,不说话。我又说,你听到过花的声音吗?花开或者花谢的时候?箐似乎有点吃惊:“真的吗?我为什么听不到?”我说,要想听到花的声音,你先要懂得花的心情。

  “是吗?花也有心情?”

  “是的,花也有心情。花与花,花与这个世界,在融合和分离的每个瞬间中,都有着一种神秘的交流。花知道自己的开放和凋零,都是自然之神的赐予和安排,所以,它能很平静的按照这安排去面对自己的灿烂和短暂。并且,它满足,不抱怨。”

  “我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你让我想想,让我想一想。”

  箐在返校的火车上,发了条短信给我。她说,我明白了,人也应该像睡莲花一样,该开放时开放,该灿烂时就灿烂,从容的听从造物的自然安排,不去强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将人生,将生活简单一点,没有太多欲望,就不会太多烦恼,对吗?

  哦,她是一个悟性很高的女孩。她理解了,她领悟了。

  她明白了花的心情。我相信她会好起来的,会像花一样从容的面对生命中发生的一切,轻松的将抑郁留在身后。

标签: 抑郁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