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十多年我对抑郁+躁狂的抗争

心理健康 10 0

  10多年来,我备受双相情感障碍(抑郁+躁狂)的困扰,饱经风霜磨砺。因为亲身经历,所以很能理解这类病友的遭遇。我觉得只有深入病人的心路历程,才能找到根治上述病症的方法。我现在还好,一直都能坚持上班,人际交往也都没有多少问题。

  回想以前的一些坎坷经历,仍然心有余悸。如果我的回忆,我的一些应对方法,能够帮到和我类似的病友,我将不胜荣幸。下面是我的基本情况:

  我算同龄人中的较优秀者。2001年,大学毕业没多久,突发灵感,潜能激发,开始写一篇很长的奇文。这篇文章包罗万象,谈足球、战争、历史、哲学、社会、文化,等等。当时明显的享受到了天纵英才的快感,很多绝妙的语句不断的从我的脑海里涌出,有一种超越自我的感觉。觉得自己能力很强,是可以做大事的人。

  举例。那时在昆山陆家上班,踢球时比几年前明显厉害。首先,体能就好了不少;其次,技术上由以往的单纯的防守核心,突变为一个攻守兼备的人,这也是一种巨大的成就感。踢完球后喝可乐,一次能喝一升多!

  天纵英才之后是天妒英才,浑身都是“真气”,控制不了,这时亢奋、躁狂后,产生了被害妄想:怀疑有美国或者日本特务跟踪、陷害我。接下来彻底乱了,工作也丢了。父母把我从上海接回老家。在老家离家出走两次,有打人和被人打,期间还被关进看守所。

  我当时言语和行为有很多不正常,比如离家出走,比如打人。但是我逻辑清楚,做事经过理性考虑。被害妄想与那篇长文有关,我认为此文对整个世界产生了很大影响,周边的很多事情是由于我写了那篇文章(比如有个老师问我,上海是不是在下沉?我马上就想,我主要是在上海写这篇文章,那对上海的影响是最大的,是不是因此美国或者日本设计想让上海沉入海底?)。把很多发生的事情都往我自己身上套,都往这篇文章上套。

  父母带我去大医院看了、迷信也信了,但是都没有用。最后到了过春节前后,从外面回来了两个最要好的同学,我和他们长谈后,才认定这个世界没有乱,没有美日特务跟踪陷害,我的各种反常也就马上灭绝了。

  但是接下来没多久,人就由亢奋变得抑郁起来,以前的灵感和潜能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自卑、自暴自弃,成天慵懒、睡觉。觉得自己一无所长,觉得吃饭这种事情都是麻烦,总认为如果父母不要我了,我以后会一无所有直至穷得饿死。这时只觉得睡觉时一种解脱、一种享受。有自杀的念头,但不是很强。

  算起来,亢奋了不到半年,后来的抑郁持续了两年多,直到出来找好工作,并工作了半年多后才不再抑郁。而上班后战胜抑郁的办法是上网下棋,提起精神和兴趣,抑郁时睡眠特别多,所以我就经常熬夜下棋,反着来,最后终于不再抑郁。

  2003年初上班后,情绪稳定了,不再服药了。2004年又对足球文史哲等开始投入,甚至开始修改那篇长文,这是很致命的。于是2005年3月,又一步步走向亢奋直至躁狂、被害妄想复发。这次的被害妄想发作只有一两天,是在3天没怎么睡觉以后才产生,后来在医院打一针睡了一觉就没有了。

  随后亢奋持续还了两个月左右,接下来又抑郁,而且抑郁比上次还严重,持续时间则是1年半的样子。在家休息了10个月左右,然后2006年中出来工作。这时对下棋已经没有了兴趣,是边工作边赌博(炸金花),才逐渐摆脱抑郁。

  从此一直坚持服药,直到2013年8月,工作顺畅,有点亢奋,由于工作原因连续3天没有睡好觉。于是又一次躁狂而且有被害妄想,妄想有3天吧,很快就好了。

  2013年是本命年,这年搞了两次被害妄想。这两次已经和那篇文章没有关系了,都是走极端造成的。工作劳碌、奔波过度等,往往转化成亢奋和失眠,连续几天睡不好就产生了被害妄想。

  回想起来,三次都有被害妄想,2002年的第一次和2013年的第三次还出现幻觉,幻觉都出现在晚上(不过是不是幻觉还不能完全确认,有可能是脑海里闪现一个画面,被当成了真实的场景,就成了幻觉)。第一次是从外公家半夜出走,走在马路上感觉有好多人像游魂一样在走,还有些人则躺在马路上,越想越害怕,于是就跑,这时听见了老妈的生死决绝:你要记得“保家卫国”。第三次是对暗号,比如我叫一声“道可道”、“幻觉”、“儒家”,身旁的行人也会叫一声比如“非常道”、“直觉”、“佛家”等,一直接力叫下去。

  总体情况就是这样,下面我将详细述说我的抑郁和躁狂(双相情感障碍)的经过,希望有缘看到本帖的网友可以一起深入讨论,也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助和我有类似病痛的人们找到解脱的办法。

标签: 躁狂抑郁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