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不可怕,勇敢面对就有希望(上篇)

心理健康 8 0

  在之前一篇文章中我简略分析了抑郁症的成因以及抑郁症的应对自助方式,在这篇文章,我想重点聊聊,抑郁症的求助和自我关怀。

  1、勇敢求助,虽然它很难

  在生命的很多时刻,其实我们很多时候都会幻想自己无所不能,可以解决一切困难,可以不需要任何帮忙,可以成为我们心中假想的那个最有能力的自己。“你是最棒的”。可是我们终免不了在某个地方卡住。

  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困难,在每个时期,无论英雄还是平民,我们有权利寻求支持和帮助。在我们个体的生命里,我们虽然独一无二但也是普通人。有时候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件挺难接受的事情。

  对于每一个愿意走进心理咨询/治疗室或者精神科门诊的人来说,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很多人在内心都会害怕被外界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今年很受欢迎的《小欢喜》的演员,陶虹,在一次采访中说到,亚洲文化是一个耻感文化很高的文化状态。很多人一方面承受着苦难本身,另一方面又免不了担忧恐惧自责。

  向家人求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一段时间,很流行“你是不是想多了?”,在抑郁状态下,会有一种现象,叫“思维反刍”,当事人会反复陷在回忆、自责或悔恨里。这几乎是一种不可控的状态,家人会想要帮忙,但是有时候时间长了看到这种情形也会被激怒或感觉无奈,“我们都已经对你这么好了”。

  这几乎是抑郁症面临的常态。需要帮助的人和想要帮助的人在两座城堡里,够不到对方。

  在工作中我常常也会见到很感动的画面,母亲诚恳对孩子表达过去若干年的愧疚,父亲很贴心地陪伴孩子走过低谷时期,朋友无条件的关心和守护,爱充盈在空气中抑郁症能治好吗。

  这些瞬间也会带来希望,求助是有可能发生的,只要愿意,也许一开始不是满意的渠道和方式,但只要愿意,会有可能。

  向家人,向朋友,向精神科医师,心理工作者,社工,社会大众,都是一种可能的选择。

  既往有研究曾表明,病耻感和求助意愿呈负相关;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中提到:人们之所以污名化某种疾病,是出于深深的恐惧和迷惑。

  希望我们的社会大众可以更多地科学地开放地了解到抑郁症。

  抑郁本身不可怕,但它需要被足够的正视。我们每个人也值得被自己足够重视。

  2、允许自己暂停/暂时远离刺激源

  当我们因为工作压力,人际关系,突然重大刺激等等引起抑郁情绪时,在某些特定的负面刺激情境下,比如暴力环境等等,我们需要暂时远离刺激源,保护自己停止受到进一步伤害;

  远离刺激源,往往对我们而言也需要很大的勇气,有时候会责怪自己是逃避,胆小等等,但这时需要来客观评估的是,继续暴露在刺激源之下,是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压力?还是真的会锻炼自己的承受能力?

  如果感觉到压力很大,难以承受,是可以允许自己暂时回避刺激源的。

  在临床工作中有时候会碰到并不愿意离开刺激源的来访者,这时候可能尤其需要家人的理解支持和鼓励,甚至需要家人加以劝说才可以做到。

  苏东坡有句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我们远离刺激源后,一方面保护了自己,另一方面距离伤害性情境较远后,再来感受和看待整个事情,可能会更清晰更冷静,也可能会有更理智的应对措施。

  3、如果愿意,请尝试自我关怀

  对自己少一点负面的评价

  抑郁情绪很容易引发自责或自罪感,强烈的自我否定。前面谈到的思维反刍就是一种典型的负面思维状态。这些除了和当前际遇有关,也和当事人既往童年经历和成长环境带来的影响有关。

  比如,在成长过程中经常被母亲责骂和贬低的少年,工作受挫,感觉自己毫无用处;

  比如:突然亲人离世,感觉自己很内疚很无力,持续在一种丧失的痛苦感和被抛弃感,悔恨自己当时没有给对方更多照顾。

  比如:被人际暴力伤害的孩子或成人,对自己有很糟糕的感觉,“是我不好他们才不喜欢我”“我很无能保护不了我自己”

  这些负面的想法和情绪互相交织缠绕,紧紧团住。

  我们在负面情绪状态下的想法,往往会带有灾难化或极端化的情绪色彩,比如“再也没有人会喜欢我了”,“我的生活从此再也没有希望了”。这些想法和感受充满绝望。

  但是,这些想法更像是我们头脑中编造的故事,而不是事实本身。当我们平静一点时,再重新来看待,会发现事情其实我们当时想的那么绝望。又或者换个角度,会发现我们的判断并不客观。

  也许你会发现,很多时候“想法不等于事实”,因此,我们可以尝试的是,对这些负面的想法保持觉察,并可以少一点评价和批判,和头脑的故事保持一定的距离,或者可以重新多角度来看待你的自我评价是否符合事实和客观。

  我有一个和抑郁抗争多年的好朋友告诉我,有一年,她花了一整年的时间,训练自己,对自己的每一个念头,不去评价它。后来对她自己来说有很大的收获。

  我听到的时候,感受到她的那种勇气决心和力量。

  我们的文化习惯教育我们要多看好的,少看坏的,我们出于本能想压制负面情绪和想法,但其实,和太极图的黑白一样,好的情绪,坏的情绪,好的想法,坏的想法,构成了完整的个体。如果我们只想要好的,不想要坏的,就会经常跟自己打架。

  允许自己是普通人,允许自己的头脑会出现各种各样正面的负面的想法,允许自己的身体出现正面负面的情绪反应,当我们愿意去靠近这些,我们会更了解真实的自我,听到我们内心的渴求与需要。

  周三我们继续讲解抑郁的意义以及排压系统。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