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心理问题”敲警钟

心理健康 9 0

  新学期开始,在过完一个热闹的新年之后,同学们都背着书包怀着高高兴兴的心理返回学校,开始了新的学习。然而,对于有的孩子而言,回学校上课似乎艰难了起来。当他们兴冲冲地返回学校报到时,却发现被学校“开除了”,本应现在回到课堂的他们却被拒之门外。

  新学期伊始初中生双双被学校拒收

  陈海是白云区一民办中学初一的学生。父母都是江西瑞金人。十几年前,父母从江西来到广州,做起了副食批发的生意。陈海也因此在广州上学。平日里,父母因生意繁忙,也无暇顾及孩子的学习。

  这学期开学,当父亲带着陈海去学校报到时,令他诧异的是,财务处不愿意收取小海的学费,理由是上学期其孩子表现不好,学校已经决定不再接收其入学。“如果不要我的孩子,为什么上学期结束时不通知我们一声,现在所有民办学校都开学了,哪有学校愿意接受啊。”才读初一的陈海面临失学之虞,父亲非常焦急。父亲去了学校几趟,甚至和老师们吵了起来,但仍然没有效果。

  班主任孙老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拒收陈海是因为上学期他参加了校外的一个勒索团伙,在班上收取同学的保护费,造成了恶劣影响。“有七八个学生写书面材料投诉他,甚至有家长哭着到学校反映情况。”孙老师称,校方如果不劝退小海,就会影响学校的校风和招生。“我们是民办学校,不收取他的学费就可以不让他来读书。”

  昨日上午,陈海父亲再次来到学校找老师理论时,亲戚打来电话告诉帮陈海联系了老家的一所学校。尽管陈海有一万个不情愿,也必须乘上昨晚的列车返回江西老家,与广州说再见。无独有偶,朱女士从2007年开始在广州从事服装生意,常常出差在外。生意忙碌的她没有时间照顾孩子,便送儿子刘强上了一所公办的体育类寄宿学校。初一下学期开学,朱女士送儿子到校,校方却告诉她,刘强旷课太多,成绩不好,纪律性不强,因此予以劝退。朱女士甚至央求记者帮其联系学校,“花钱不在乎”。

  学校、家长互不理解的背后

  班主任孙老师称,虽然多次向其父母反映,但他们一直采取消极对待的态度,这让学校没有良策教育小海。“学校周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团伙呢?孩子在学校出的问题,学校有责任负责,而不是开除学生。”陈海父亲同样表达不满。

  另外一所公办学校开除刘强的态度更为坚决。朱女士称,原因是有一次小强上课睡觉被数学老师责骂,性格内向的小强跑出了校园。朱女士还表示,当她带着儿子向老师道歉时,老师要求小强在全班同学面前道歉,否则便不接受。之后朱女士只好时不时地给孩子请假,让其在家休养。一学期下来,除了刚开学上的那9天课,刘强大部分时间竟都是在家度过的。朱女士将只上9天课的责任归咎为“老师不够宽容”。

  “两个孩子被拒收的深层次原因是‘精神留守儿童’的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信力健告诉记者,“精神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问题,正成为社会转型期中崭新但严峻的问题,引起人们的关注。

  在当前社会转型期,尤其是在城市化进程发展迅速的时期,除了农村留守儿童等全国性问题外,在城镇,因父母忙于生计、应酬而交由祖辈、亲友、保姆乃至老师代养的“精神上的留守儿童”正逐渐显现,并衍生出一系列崭新但严峻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令人深思。

  避免悲剧要防微杜渐

  与农村留守儿童长年与父母分离,学习生活环境艰苦不同,这些城市“精神留守儿童”一般不会与父母分离时间过长,而且有较为优越的学习生活条件。“但他们由于被过度保护,物质生活满足过多,以致精神上存在了巨大空虚,使他们独立生存能力在不断下降,并诱发脆弱的心理承受力。”教育部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郑日昌教授曾对本报记者说。

  社会转型期下,除了城市化带来父母与子女空间距离的“疏离”外,还产生了“心理疏离”。“当下的大部分青少年,存在着各种心理问题或者亚健康问题,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缺少支撑性的人际关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会长孙云晓说。

  他根据自己的一项调查课题,在有关“遇到问题你会最先告诉谁”的调查中,美国、日本青少年均把同性好友排在第一位,而第二位就是母亲;但在中国,第一位是同性好友,第二位是异性好友,第三位才是母亲,而父亲甚至排在了“网友”之后。孙云晓说,一个孩子心理能健康成长,很关键的就是要建立起良性的、信任的、亲密的师生关系、亲子关系和伙伴关系,使遇到问题的时候能及时宣泄出来,情绪上得到缓冲。

  陈海小学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就读初中后便一落千丈。他告诉记者,父母没有太多精力与其交流,而身边同学多从该民办学校的小学部升入,自己从别的学校考入,一直以来就非常不合群。

  虽然陈海就读的是民办学校,父母也来自外地,信力健认为,政府有责任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学校开除了他,他就没有办法接受义务教育,政府应该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公共需求。”“更重要的是,政府要更加重视儿童的精神留守问题,深入研究社会转型期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积极应对寻找解决策略,实现学校心理健康工作的转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