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治疗:催眠融化封闭的心灵

心理健康 心理知识 18 0

  心理导读:生物上的家庭,不一定是你真正的家庭。你的父母、兄弟姊妹、亲戚可能不了解你。他们可能没有表达爱意或关心你。也许他们排斥你、伤害你。你没有必要受此非人性待遇,这不是业报,你已成为别人或家庭的虐待对象。虐待或伤害别人是施虐者选择的行为或他的自由意志。虐待绝对不是应该的。    ---www.xinlile.com

  
 



催眠融化封闭的心灵

  一、移除障碍,走向喜悦

  

  你知道得比别人多,也了解很多。对他们要有耐心,他们没有你那么多知识。灵体会回来协助你,只要你所做的是对的……继续做,这个能量不能被浪费。你必须去除恐惧。这才是你最好的武器。

  

  我们都是依上帝的形象创造出来的,上帝在我们之内。而我们内在的本性是爱、平静、平衡、和谐。

  

  生命的过程里,过度的恐惧、愤怒、嫉妒、悲伤、不安全感以及其他的负面思想与情绪不断增生,掩盖人美丽的内在天性。这些外在的掩盖,就在我们童年的生活文化里不断强化。我们成为不该成为的--愤怒人、恐惧人,充满不安全感、罪疚以及自我怀疑。我们忘了真正的本质。

  

  我们不必刻意去学爱与平衡、平静与同情、宽恕与信任,那是我们本来就知道的东西。阻挠我们的沟通,并造成悲惨世界。当我们丢弃这些负面特质,回眸审视自己,就能重新发现真正的本性以及积极而关爱的自我。太久了,我们被昏暗蒙蔽太久了,也遗忘本具的一切。

  

  只要拭掉外在尘土,移去负面的想法与情绪,就能看到真正的钻石。我们都是神性、不朽的灵魂。我们的内在一直是晶晶亮的宝石。

  

  放下恐惧、愤怒的负面情绪对身体与心灵的健康有益。心灵的压力是致病与死亡的元凶,这是世界公认的事实。我们的心情、情绪或是心灵状态会转化为身体症状。爱可以治疗;压力会被消灭。

  

  二、慢性压力危害生理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一九九八年一月号曾有篇文章报道,心灵的压力造成荷尔蒙的复杂分泌并释出化学物质,如果荷尔蒙不迅速补充,而压力持续,化学物质继续释出,身体器官就有不良后果。压力造成心跳、血压、血糖的改变,增加皮质醇的分泌。

  

  压力也会改变胃酸、肾上腺素以及其他物的分泌,这些化学物只在特定状态与时间里才会加速分泌。最糟糕的是,压力会抑制免疫系统,伤及感染与慢性病的修复能力,像是癌症与AIDS。

  

  这篇文章结论说,慢性压力造成有危害的生理机能改变,结果是抗拒胰岛素、心脏疾病、丧失记忆、免疫失调、骨质疏松。

  

  狄恩·奥尼许(Dean Ornish)是出名的心脏学家,他是研究压力与心脏疾病、前列腺癌的先驱,最近他出版了《爱与生存:亲密的治疗力量之科学基础》(Love&Survival:The Scientific Basis for the Healing Power of Intimacy),书上说:"(敞开心)不仅跟生活的质有关,同时也跟量有关--我们能活多久……孤独与隔离有二至五倍的可能性增加疾病或提早死亡……人在寂寞时,可能饮食过量、工作过度、滥用药物,或从事自我毁灭的行为。"

  

  奥尼许又说:"爱与亲密是一种根源,让我们生病也让我们安好;既造成悲伤也带来快乐;让我们受苦也达成疗愈……除了这个以外,我不清楚是否还有其他的医疗因素,会对生活品质造成重大冲击,造成疾病与提早死亡等等。"

  

  放掉负面的想法与情绪,并发现内在的平静、喜悦--这些才是目标。你会发现生命更美好。而且,在灵性之路上,你会有更多的自觉。灵魂将在肉体里展现无限可能,让我们更健康,抗拒疾病。多美妙的组合。即使你依然运用思考,百思不解灵魂的功课与意涵,但绝对不必怀疑身体所能得到的益处。本书的一些建议,可以让你发挥强烈的实践理性,使健康获益,而且灵性的益处也将增加。

  

  三、愤怒是错误的投射

  

  愤怒是审判造成的,我们立了一些幻想,选择过高标准,并以这些标准衡量别人。他们可能不知道有这些标准,但是我们根本不管。

  

  所以别人对我们生气,是因为我们不符合他们的预期。预期可能是不切实际的,所以我们不可能配合。

  

  我有一名病人回忆说,母亲在她小的时候非常苦恼,因为女儿没有金头发。多悲哀!

  

  儿童的创伤如果是由父母不合理的预期所造成的,会很难疗愈。我们必须去理解,父母的期待可能是错的或虚幻的,这个理解不能只是依头脑与智性,还必须用我们的心去掌握。

  

  问自己一些问题,不要审判或批评,观察意识里跑出什么想法、感觉与形象。

  

  父母亲对你的要求与预期,如何不合理?你会偶尔配合他们的扭曲要求吗?他们用你当做实现愿望的替代品吗?或是利用你当传声筒?

  

  过度关心别人的意见,显示你已被利用来成就别人的目的。理想上,你不应该太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如果你做的事是对得,请用同情的行动找出自己的真理。

  

  内疚是一种自我愤怒的形式,把愤怒的对象转向自己。你对自己失望:你没有配合完美自我的预期。

  

  愤怒是自我的防卫,防卫恐惧。恐惧被羞辱、被矮化、被嘲笑、没面子,没错,这些都是恐惧失去,恐惧达不到目的。我们认为愤怒"保护"我们,让我们对付别人,这些人也可能对我们很生气。

  

  愤怒是一种有害、无用的情绪、愤怒会被理解与爱解消。

  

  当负面的情绪被理解,当负面情绪的根源被明照,情绪后面的能量就会减弱或消失。愤怒之时,健康的反应就是去找出愤怒的原因,可能的话又要修整局势,然后放下愤怒。

  

  我们都是互相关联的,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同在一条船上。

  

  愤怒之下通常有悲伤。愤怒是我们伤心绝望的保护衣。你可曾注意,有爱的人少有愤怒。他们有不同的节奏,而愤怒不是他们的节奏,悲伤也不是。爱的节奏完全不一样,愤怒与绝望的能量激不起那种节奏回响。

  

  生气的时候,身体制造出有危害的化学物质。可是,我们完全不愿身体与情绪的不良后果,还是紧抓愤怒不放。人真是顽固的物种。

  

  媒体把愤怒的人当作角色模范投掷给大众。蓝波的愤怒从未停过,我不知道他懂不懂什么叫做微笑,他的愤怒常被塑造为正义之怒,然后他们可以暴怒不已,甚至杀人泄恨,其实这是不对的。

  

  这种塑造对我们是决大的伤害,愤怒应该避免,而不是被鼓励。

  

  愤怒鼓励我们把恐惧投射给别人,愤怒造成暴力、战争以及无数破裂的心。愤怒毁灭我们,由外而内,也由内而外,从荷尔蒙化学物的分泌到敌人的子弹。

  

  四、理解爱,消解愤怒。

  

  我注意到自己的状况。我住迈阿密,如果开车出去,有人故意挡路,我会生气。可是当我在加勒比海的小岛度假时,如果也有人做同样的事,我不会生气。我的观点在度假时改变了,不会粗鲁无理。可是愤怒没有区域性;既然我的内在能改变,不生气也可能发生在迈阿密。

  

  五、放下恐惧打开心

  

  你有与自己的关系,也有与别人的关系,你曾住过许多身体,活过许多时代。所以问问现在的自己,为什么那样恐惧。你为什么害怕做合理的冒险?你害怕声名受损、害怕别人怎么想你吗?这样恐惧来自童年的制约,或是更早之前?

  

  问自己这些问题:有什么损失?最差的状况是什么?用同样的方式度过余生,我满意吗?

  

  死终究会降临,跟死相比,这样算是冒险吗?

  

  情绪上受到威胁时我们树立起来的墙就是恐惧之墙,我们害怕被伤害、排拒、放逐。我们被自己内在的脆弱威胁,于是撑起围墙,让我们不去感觉。我们压制感情。

  

  有时候,我们抗拒威胁到我们的人,甚至在他们抗拒之前,迎头痛击他们。这种自我保护的方式,称为"反恐惧的防卫"(counter-phobic defense)。很不幸,我们的恐惧之墙所带来的伤害比别人还大。墙挡住我们,封闭我们的心,恶化我们的状况。只要被墙挡住,剥离我们的感情与情绪,就永远找不到受苦、脆弱、恐惧的根源。我们不能了解问题根源。我们没办法治疗,没办法整合。

  

  经验超越信念。教他们去经验。移走他们的恐惧,教他们去爱,去帮助别人。

  

  闭上眼睛,做几次深呼吸。让你的高墙倒下。不带审判、批评、内疚,检查墙底下有些什么。什么是恐惧?为什么要保护自己?要怎么治疗这个恐惧?如何再度整合。

  

  只要真正了解恐惧与恐惧的根源,恐惧就会瓦解。你的心将再度打开,然后感觉到欢乐。

  

  六、经验比信念更强大

  

  在一次大型的团体回溯里,米克第一次体验到前世。那一世,他是宗教领袖,非常好学,当时他正在演讲上帝的男性与女性的特质。之后,米克很想多知道一点前世的生活,看能不能回想起更多宗教上的知识,这一次我们有个人回溯,只有我跟他,并录音记录。

  

  就像我在之前的书籍中提过,潜意识有自己的行程表,有自己的意愿,它不一定对我的建议或病患的愿望做回应。它要走自己该走的路,不会完全听我们的指挥。

  

  因此,在深沉状态中,米克发现自己出现在另外一世,几世纪前的英格兰。他刚打完仗返归故里。很明显,他必须从这一世学习到更重要的功课,比宗教家的博学更重要。

  

  "我站在外面,一堵好长的石墙,尽头是一棵大树……我刚回家,从……我想是……战争……因为我很高兴,重见故乡真高兴,还有重见老友。"

  

  米克继续说:"我朋友站在墙的另一头,以前我们常到树下,坐下来谈人生,谈长大后要做什么,以及手边的事要怎么处理。他正在等我。"

  

  "你能清楚看到他吗?"我问。

  

  "他是棕发……颧骨高耸。其实是他的脸削瘦,不一定是颧骨高,不过你就是看得到突出的颧骨。"

  

  在回溯中,被催眠者的清楚观察以及详细描述,一直令我印象深刻。米克继续描述朋友。

  

  "他身材修长,不能算瘦……他……像是穿紧身衣,身上有弓有箭。"

  

  "弓是做什么用的?"我探问。

  

  "是用来打猎……猎鹿……我想也是护身,因为我刚从战场回来。"

  

  "哪一个战争?"

  

  "我们用弓的战争。我也带着弓。同时也带着……一条绳子,两头绑石块,用来丢的,我的武器。"

  

  "从战场回来,你有什么感觉?"

  

  "太棒了!"米克立刻说:"因为我没有……因为我活着回来,能跟朋友一起,很开心。我有爸爸、妈妈,好像也有妹妹。我不确定。"

  

  我让他继续往前,想知道这个年轻人从战场回来,为什么那么高兴。

  

  "我住在山坡上的城堡……废弃的。他们抓走官员,占领土地,在我们离去的时候。我妈妈死了,爸爸不知被抓到什么地方。"

  

  "你呢?你要怎么办?"我问。

  

  "我实在厌倦打斗。所以,我应该做该做的事吧。我猜他们都在等我回去救他们。"

  

  我继续前推,到他结束此生的那一天。

  

  "很热闹的庆祝,每件事都回复以前状况,就在我重回家乡时,每个人都很快乐,因为能重新聚在一起,每一个人都重获他该有的东西了。官员们全部都回来了。每件事都回复原貌,我也再度看到老爸,与朋友重逢。朋友跟我相约到山丘上去坐坐。"

  

  他的生命在满足的庆贺中结束。当他死后漂浮在肉体上面,我问他这辈子学到什么功课。

  

  他用平静、轻柔的声音说:

  

  "那是有关荣誉,去做你要做的事,不必害怕,而且相信任何事一定能成功,只要你用自己的心去感觉什么事该做;而且,友谊是多么重要。"

  

  这个看法对米克非常重要;对我们也很重要。遵照自己的心,而且不必害怕。恐惧阻挡我们的理解与命运。虽然在物质层次上,不见得每件事都能顺顺利利,但是却在灵性层次上获得进展,最后影响我们的身体--如果不在此世,就会发生在下一世。

  

  如果你的心灵是关闭的,就无法学习新事物。关闭的心灵抗拒任何与旧信念冲突的不同事物。他们忘记经验比信念更强大。恐惧是让心灵关闭的力量。只有开放的心才能接纳、处理新知识。

  

  七、融化封闭的心灵

  

  我的心灵在经验到凯瑟琳之前,曾经非常封闭,所以我知道把心灵开放给新的可能性多么困难。我曾请卡洛记下以下事项,借此显示我的封闭心灵如何挡在理解的大道上。

  

  卡洛写道:

  

  我们结婚还未满两年的时候,一天接到电话说,我父亲因为心脏病发突然辞世。我们迅速打包,从康乃迪克开了两百里的车,到父母在宝州的家。虽然父亲有心脏疾病,但才五十三岁,没有人预料他会轻易死亡。

  

  父亲是有人缘、爱社交的人,所以家里挤满了来哀悼的人。

  

  葬礼办完,布赖恩回医院,我继续待一个多星期陪妈妈。父母住的是卡德式小屋,有人字形屋顶,中央有烟囱,家里有两支电话。一支在楼下走道,父母卧房外;另一支在楼上卧房供我使用,电话放在桌上,离床很远。布赖恩离去了几天后,一晚,我被大声的电话铃吵醒,接听时,我听到父亲深沉的低音说:"哈罗,大家都好吗?"我非常震惊,回答说:"我们都很伤心,爸爸,因为你过世了……不过,大家都会平安渡过的。"

  

  接着,他问起妈妈想不想接手他的事业。父亲经营废五金生意,有个堆积场,母亲根本不懂做生意,甚至几乎不曾想过堆积场,在这个悲伤时刻,她不想让亲爱的人扫兴,早就决定继续经营。我告诉父亲这件事,并补充说,他一些从事相关生意的朋友会鼎立帮忙。他说,告诉母亲做她想做的事,不一定要继续经营下去。

  

  第二天早上,我问妈妈与妹妹,有没有在昨晚听到电话铃响。没有!所以我也不想勉强讲出我的经验。然后我母亲说,睡梦中,她觉得有人在她手背上写"我爱你"。父亲生前如果与母亲一起参加晚宴、看电影等等,常偷偷在母亲手上写这些字。她知道昨天晚上父亲来过。于是,我也把父亲的讯息告诉他们。

  

  几天后我回康乃迪克。虽然那晚的电话仍盘踞在心,但我没有跟布赖恩讲。任何有关超自然的暗示都会被他严辞驳斥。发生了这件事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很难忍受他的理性解释。这是我们关系中的唯一秘密。

  

  多年后,布赖恩遇到凯瑟琳,有了不同体验,我才把那一晚的经验讲给他听。那时候,相关主题的书籍他收集累积了一大间,津津有味听完我的描述,他把椅子转过来,站上去抽出一本书给我看,书名是《亡者的来电》。

  

  八、傲慢也是一种恐惧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我读到教会终于赦免伽利略地球不是太阳系中心的"被诅咒异端邪说"。对伽利略的赦免调查已经进行了十二年半。

  

  我实在很惊讶,我以为牛顿在一七二二年证明伽利略的理论无误后,早已还伽利略清白。没有,伽利略事件依然悬着,直到三百六十年后才盖棺论定。要打开心灵真的要花这么长的时间吗?

  

  有位朋友告诉我,伽利略去世大约一年后,牛顿出生。我说:"真有趣,会不会伽利略转世成牛顿,然后证明自己是正确的?他一定有特别强烈的动机想做这件事。"

  

  朋友补充道:"说不定他再回来,转世成现在的教皇,澄清自己!"

  

  你必须扑灭他们心中的恐惧,恐惧一出现,就是能量的浪费。恐惧会窒息他们,让他们无法完成到这里该完成的……那只是表面……问题只是表面。深入他们的内在灵魂,在这里,理念被创造出来,你必须在这个地方碰触他们。

  

  我在南非带领一个工作坊,喝咖啡的休息时间,一名妇女传来纸条,上面提到恐惧的克服,我提供给大家分享:

  

  "我一直'知道'也'看到'我会在四十二岁时死掉。一名朋友推荐你的书《前世今生》。我实在非常恐惧,越接近四十二岁,我的死亡经验就更加鲜明。"

  

  "阅读你的书的时候,我一定会放下书,因为我不断看到我的'梦',还有其他的东西,这些梦不停折磨我。我不断读,不断找到答案。每一次当我对书上的某一段心有戚戚焉,人就轻盈起来。我慢慢体会,折磨我的梦原来是前世的记忆。"

  

  "读完书我去找朋友,她看到我第一句话就说,我好像放下了几百斤重的担子。"

  

  今天,还不到两个月我就四十五岁了,我的负担减轻太多。真是谢谢你。"

  

  一名女士告诉我,几年前她有一场永难忘的生动濒死经验。后来,她受邀到当地电视台,上特别制作的濒死经验节目。节目中,她详细描述了个人的情绪经历。

  

  当晚有位来宾是精神科医师,他是怀疑论"专家",上节目的目的是平衡一面之辞。他以很权威的口气告诉女士,她的经验不真实,也是无效的,那只是她脑部的化学反应。

  

  "真傲慢!"当她把这件事告诉我,我很生气说了重话,"他根本不懂,你遭遇的丰富视觉影像,他根本不懂,更不懂你的情绪转化、你所接收到的讯息。而且他竟然把整个经验说成是化学反应!"

  

  "不对!"她纠正我说:"他在害怕。那是一种恐惧,不是傲慢。"

  

  没错,她是对的。傲慢是恐惧的另一个面相。如果人不恐惧,根本没有傲慢的必要。对我来说,这是重要的功课,而且我能理解。我让审判的态度在理解的光亮下蒸发。原谅并不是忘了它。原谅的意义是理解。

  

  九、放下不安全感

  

  "记住!"那道声音说:"记住你永远在爱中,你永远受到保护,你绝不会孤独……你就是光、智慧、爱……你永远不会被忘记。你永远不会被忽略。你的身体不是你,你的头脑不是你,甚至你的理性也不是你,你是灵体。你必须做的是让记忆重新觉醒,记住它。灵体是没有限制的,不被肉体限制,也不会被智力与理性限制。

  

  我们最大的错误是急于知道结果。我们被结果缠住,这个缠绕生出了不必要的焦虑、恐惧与不快乐。

  

  担心自己的表现就是焦虑。如果达不到标准怎么办?失败怎么办?别人会怎么看我?我们就是这样苛刻审判自己。

  

  恐惧与达不到渴望的目标有关。如果失败,我们就会说服自己,我们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我们是失败者、输家,我们会被排拒,我们会恨自己。

  

  何必烦恼既定的结果,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尽力去做好它,只要不自私就好。

  

  有希望,很好;期待就不好,因为失望就躲藏在期待之旁。

  

  有天早上我正在冥想,一道清楚的讯息突然出现心灵,震撼了我:用全部的心与人相爱,不要恐惧,不要踌躇不前,给予愈多,回报愈丰。"

  

  你们向往虚幻的安全感,而不是爱与智慧。

  

  金钱是中性的,不好也不坏。我们怎么使用才是重要的。我们可以用钱替穷人买衣服、食物,也可以用钱选择自私或浪费。选择权在我们,然而最后我们都会学习到功课。

  

  钱与安全感不是相同的东西。安全感只能来自内在。那是灵性特质,不是凡间的,钱才是凡间物,离开的时候你带不走它们。

  

  我们可能在一夜之间失去所有,说不定这是我们的功课,我们的命运。

  

  安全感是由内在的平静以及对真正本质的认识生成,那就是灵性。我们永远都不会真正受到伤害,因为我们是不朽与永恒的,因为我们是灵的存在体,不是肉体。我们永远被爱,受到保护,也永不孤独,因为上帝与充满着爱的众多灵魂永远会保护我们,因为我们都是相同的存在,所以没有必要恐惧。很确定,这个实情就是欢乐与安全感的秘密。

  

  "用全部的心与人相爱,不要恐惧,不要踌躇不前,给予愈多,回报愈丰。"

  

  十、爱的任务

  

  汤姆回溯到十九世纪的英格兰,非常详尽。他描述了自己,所住的房子、附近环境,钜细靡遗。我知道他看到的比所说的更多。

  

  目前这一生,他被莫名的失去恐惧折磨着。

  

  在英格兰的前世里,他也察觉出自己的不安全感。他描述了苍翠繁茂的乡村,起伏的山峦,高大的老树。"我是地主……四十五岁……但是我并不是上层阶级……我们的家是个庄园,我有妻子、两个儿子。"

  

  "你有什么困扰吗?"我问。

  

  "我很富有,日子过得舒服,下半辈子绝不愁吃穿。"他说:"但仍有些不确定的焦虑,因为我不是上层阶级,所以有一种不安全感,他们随时可能拿走我的一切,让我一无所有。"

  

  "我让他加速前进,看看下一个重要事件。

  

  "仓库失火了!"他紧张兮兮说:"火势猛烈,我要把家畜赶出去……那二匹马出去了,有的赶不出去,……我想房子也着火了!"

  

  "怎么回事?"我问。

  

  "孩子逃出去,但是我老婆死了。"他悲痛不已。

  

  "你有什么感觉?"我问。"你可以想起任何事的。"

  

  "真痛心。"

  

  "你知道为什么有火灾?"

  

  "我想是有人纵火。"他停顿了好一会儿。

  

  "谁纵的火呢?"我打破沉默?

  

  "村里有一些人……我想因为我是犹太人。"他再度陷入沉默。

  

  夺去妻子生命的大火之后,他离开英格兰到美国去,但是悲伤一直跟着他,孤单过日子。我带他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我在床上……老了。两个儿子跟他们家人都在……到这个新大陆仍有点不习惯,但是我准备好了,可以走了。"他死了,离开身体。

  

  "我很清楚,那个受伤害的感觉仍在。"他懂了,愤怒、偏见、恨意会导致可怕的伤害。这当中有积极的功课。

  

  "我的儿子……爱……家庭的感觉……这些是我的慰藉。

  

  汤姆在前世的任务不是要惩罚、审判那些纵火杀妻的人。业报会妥善处理这一切的。汤姆的任务是去理解、宽恕。这就是爱的任务。

  

  十一、安全的灵性之屋

  

  睡觉的时候,一道讯息让我转醒:"你是建造自己灵性家园的木匠。"我还听到:"建造这个灵性之屋,你需要多少锥子?一千支会比一支完美的锥子更好用吗?重要的是品质,而不是木匠有多少锥子。"

  

  我们花太多时间在收集锥子上,而用在建造灵性家园的时间不多。

  

  生物上的家庭,不一定是你真正的家庭。你的父母、兄弟姊妹、亲戚可能不了解你。他们可能没有表达爱意或关心你。也许他们排斥你、伤害你。你没有必要受此非人性待遇,这不是业报,你已成为别人或家庭的虐待对象。虐待或伤害别人是施虐者选择的行为或他的自由意志。虐待绝对不是应该的。

  

  长大之后,你可能发现身旁的亲友真正关心你,他们提供了安全感,而安全感来自他们的爱,以及对你的尊重。这些爱你的人或朋友成为你真正的家人。他们可以分享你的灵性价值,而你也以积极的方式帮助他们成长。这些人是你的灵魂家庭。如果你被血缘家庭排拒,那么灵性家庭会接纳你、滋润你,为你而成为重要的家人。

  

  我并不是要你遗弃血缘家庭,或者不再敞开同情的心好沟通。而是你不能让自己受到虐待,无论那是心理上或生理上的。你不能把虐待合理化,说那是容忍。

  

  俗话说血浓于水。这是指出在困顿时朋友可能弃你而去,但是最后靠血缘关系得到扶助。我会说,不错!血浓于水,但是"灵浓于血"。灵魂的家人永远会支持你。

  

  (文/布莱恩·魏斯 心灵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