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婴儿的原始情绪

心理健康 心理知识 20 0

  

  心理导读:有系统地观察婴儿的发展,提供观察者进入婴儿及其家庭原始情绪状态的机会;同时,观察者还能看见自己面对此种混乱不安环境的反应。本章的重点是,婴儿观察的经验如何储训准治疗师进入临床工。    ---www.xinlile.com

  



心理咨询师:婴儿的原始情绪

 

  为了让读者有个梗概,我要先说明婴儿观察在儿党心理治疗师训练课程中的地位。此种研究婴儿的特殊技术之先驱是Esther Bick。二次大战后,精神分析学界渐渐发展出一种训练儿童心理治疗师的具体方式。受训的学生被要求固定在每周同一个时间拜访某个家庭一个小时,事后并做记录;记录时也须尽量详细记下他们所观察到的每一个细节。任何推论、猜测,及记录者个人的反应,通常不是记录内容的一部分。学生们会参加一个约有五名观察员的小组,每周见面一次,每次约一个半小时,小组里有位督导和成员们一起研究观察的内容。小组督导的取向各异,而学生们得轮流报告「他们的」双儿,每位成员一学期有两次机会,在小组里完整地讨论他们的经验。观察和小组讨论将持续两年。

  

  小组的任务是,根据手边可得的证据来探索婴儿和母亲,及其他家庭成员在被观察的一个小时里的情绪事件。有时,家褪会有保姆协助照顾婴儿,那麽这保姆也会被列为直接观察的对象之一。观察的目标在於描述婴儿和其他人之闭关余的发展,包括与观察员的关条,并试着理解其行为和沟过模式的潜意识意义。经过一段时间后,学生会对家庭互动的独特动力有幅全面的蓝图,能对整个情况有相当的理解。家庭成员们的内在世界会渐渐显明出来,这内在世界是构成其人格及人际关像的基础。婴儿人格的形成特别要注意体质和气质因素之间的交互影响,还要考虑支持环境(holding environment) 中特殊的优点和弱点。大部分的观察员都觉得,他们打从心底对所观察的婴儿有了一些真实的理解,不只能够对婴儿的内在世界有心领神会之感,也能领会其形式和结构,并能辨识其内化客体关系的模式。婴儿观察因而成为探究儿童早年发展,及理解家庭生活的极佳入门。虽然婴儿观察是训练儿童心琨治疗师的核心部分,它也能提供其他从事儿童工作者很有价值的专业训练。

  

  投入这麽多时间接受听儿观察训练,最有力的理由大约可总结为:学习早年的情绪发展(指的是真正的情绪发展),同时也可从自己对观察的反应中学习。后者指的是观察者在进行观察时,如何在这个家庭里找到安置自己的位置,观察员对不同家庭成员的认同,对焦虑、不确定感和大量的无助有什麽样的反应,以及观察带来的情绪震撼又如何揭露了观察员的个人问题。

  

  观察的地点属於非临床情境,所以,观察员的责任仅是维持稳定、不介入、友善并全神贯注的态度,这个经验让学生有机会发现自己是否有从事临床工作的潜力,及自己是否喜爱临床工作。基於此,我认为婴儿观察是极佳的临床工作的前置训练,他让受训者和训练者能好好衡量受训练者担任心理治疗师的适切程度。一旦做了决定,让自己暴露在强烈的情感中,感觉自己被拉近情绪力道强烈的场域,挣扎着维持自己的平衡和完整的自我,经历一些不熟悉的困惑和婴儿情绪生活的力量,凡此种种都是婴儿观察能带给初学者的重要学习。这样的学习和W. R. Bion 对学习的看法有关,Bion认为“学习某种东西”(learning about) 和“从经验中学习”(learning from experience)是不同的:前者是一种智性活动,后者则能导致一种对知识的“了然” (Biblical sense of 'knowing') ,能触及人事物的核心本质。这是一种渗满情绪深度的知识形式。

  

  小组研讨的内容是很关键的部分,特别是学生在讨论中,会渐渐明白观察情境中的移情和反移情因素。举例来说,学生们会发现,从打第一通电话和被观察家庭联络起,他们就开始遇见许多想不到的情况。督导会鼓励他们向被观察的家庭表示,他们有兴趣研究家庭情境中婴儿的发展,希望把观察当作儿童发展专业研究的一部分;任何与治疗或心智健康有关的事都不在成项学习之列,强调自己只在一旁观看婴儿发展出来的关系、能力和活动,以及希望看见婴儿日常作息,希望被观察的家庭不要关为观察员的出现而改变其日常生活作息。被观察家庭对观察员的期待(通常由母亲调和),包括把观察员当作儿童养育专家,能提供所有专业知识,或认为观察员一无所知,需要别人教她生活基本常识,特即是照顾婴儿的基本知识。在小姐里交换经验,有助於观察员警觉到自己被这个家庭放在什麽样的位置,并了解到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感知到观察员的能力,而是源自母亲内在世界观点对他们的期待。督导会告诫学生们,为了在这个家庭里建立舒服的观察位置,他们可以提供一些绝对必要的个人讯息,但除此之外,不给太多个人讯息;学生们要把观察员的角色解释为接受的倾听者,而不是空白的被动者,观察者会遵循母亲、婴儿和其他家庭成员的引导。当然,观察员的角色会随着这个家庭对他的认议越来越深,而渐渐不同;同时,婴儿慢慢会直接和观察员玩游戏,或联天谈话,这时,观察员也得麓清自己的角色。

  

  进行观察时,最好区分以下两种焦虑:一种源自於观察员对新角色不熟悉而有的苦恼,另外一种焦虑源自於母亲和婴儿产后几周会有的感受。这两种不同来源的焦虑会交错影响,使整个情况更难忍受或较易承受,端看所有涉入者的涵容能力( containing capacities )。

  

  (原作者: Margaret Rustin  译者:樊雪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