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治疗:心理治疗与灵性转化

心理健康 18 0

  

  心理导读:超个人心理治疗所能提供的丰富之处就是终极存有的维度,这对实务的层面当然也有贡献,包括处理某些临床议题,比如灵性危机、死亡与濒死经验,以及技巧层面,这些部分都不应被低估,也不应该忽略或轻看学习理论和技巧的重要性,因为只强化灵性的终极存有,还不足以构成治疗,必须以理论知识和技巧搭配终极存有和当下,以及治疗师的意识,才能产生超个人心理治疗。理论架构和治疗师深入发展意识的活动都是必要的。    ---www.xinlile.com

  
 



催眠治疗:心理治疗与灵性转化

 

  超个人心理学结合了世界各种灵性传统和现代心理学的知识

  

  各种灵性传统和现代心理学为古老的基本疑问“我是谁” 提供了两个最令人感叹和关心的答案。各种灵性传统在回答这个疑问时,深入内心所得到的答案是“灵魂,一种灵性的存在”;各种宗教的修行就是这些灵性传统试图与这种内在本体联结的方法。相反,现代心理学则提出非常不同的答案,心理学所提出的答案是“自我,一种心理的存在”,而深度心理治疗就是重新认识自我、疗愈自我、自我成长的心灵旅程。

  

  超个人心理学试图结合这两种答案,以全新的方式综合这两种深入人类意识的方法,并保持对两者的尊重。超个人学术圈有一种陈腔滥调:“你需要先成为某人,然后才能成为无我之人。”其实这个议题非常复杂,但这句话确实反映出超个人心理学关注的重点:发展自我,同时重视超越自我的需要。

  

  就超越自我的范畴而言,意识可以开启形形色色的经验,远超过弗洛伊德最初关于本我、“自我”与超我的构想。意识被视为一种广阔、多维的存在,可以展现“终极存有”(Being)、万古常新的诸多面貌。这种集体的宗教智慧认为所有存在都是一种浩瀚的灵性实相,所有人类(以及所有生灵万物)都具有这种灵性实相。

  

  这些存在已久的传统认为,自我(心理的存在)是基本的灵性素质、存有基础中最表面、最容易看见的部分,心理学的任何诠释都只考虑到事物的表面,所以必然有不足。现代深度心理学穿越心灵的表层,发现了不为人知的潜意识(unconsciousness)动力,而宗教传统的教导指出维持外在“自我”心理存在有赖于至高、终极的灵性意识来源。

  

  不论是遗传学、生物化学、神经科学的研究,还是家庭系统、母婴互动、童年早期发展的研究,都无法为生命的基本问题提供满意的答案,也就是说,只考虑到天性或教养的表面解释,都不是真正的答案。只有涵盖并超越先天因素和后天环境的灵性维度,才能为人类存在的问题提供适当的答案。

  

  治疗师活在当下是超个人心理治疗的关键因素

  

  治疗师最主要的工具就是自己的意识,可惜英文的词汇非常贫乏,难以描述微细的内在状态,其他语言(如梵文)就能丰富地表现内在的意识状态。史毕斯(Speeth,1982)和艾普斯坦(Epsten,1984)具有细腻广泛的精神分析洞见,能从超个人层面了解心理治疗关注的本质,不论从聚焦或全景的角度来看,他们认为关注的两极(或两种内容)就是自我和来访者。治疗师的关注在自我与来访者间来回穿梭,并发展出目睹的意识或观察的自我,能观察或监看这种专注的流动。但这种观点把意识视为两种层面,也就是自我或他人的觉察,此外,还需要再加上意识的深度层面。

  

  深度层面会使人更活在当下。当治疗师能深入地觉察身体、与情绪联结、开放敏锐认知,以及有某种程度的灵性觉醒,就更能彻底地活在当下。当我们联结到深层的自我,共情的潜力就会扩展。只靠一般的自我觉察,可能只有局限的共情。深入、广泛地觉察自身存有的各个层面,会使我们更能活在当下。治疗师活在当下是超个人心理治疗的关键要素。

  

  进行专注的冥想练习,能使治疗师开启深度的层面。当我发现自己有这种经验时,才会更彻底地与自己联结、更专注于自身存有的深层。于是内在世界扩大,内心开启更平静、镇定、充满爱的当下感,同时也增加对外界的知觉深度。于是我能更深入地理解来访者,能更完整地以同理心了解他的经验。我并不是有透视眼或读心术,也不是不再犯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当我忙碌异常、过度活动,没有为自己留下时间时,就容易被限制在较表层的意识,终极存有的深度层面会逐渐远去。我只能觉察到自己的表面感受和反应,对来访者的观点也失去深度,变成平面的知觉。我对来访者的治疗显然会因为我意识状态的改变而有所不同。

  

  治疗师的工作有许多部分是处理和调整这个意识工具。当意识深入而开放时,治疗师不论用什么方法、理论和技巧,都会自动变得更有效。扩大的意识能更清楚地看见浮现的临床素材,使治疗师以更有创意、直觉、同理的方式运用所学的技巧或方法。临床上最重要的就是强化当下的意识技术和发展。

  

  这个部分的训练需要时间,几年的禅修只是初步的练习,就好像一两年的心理治疗只是深度工作的起点。想要经由良好的心理治疗产生充分的改变,就需要投入多年的时间和努力,灵修也是如此。我们都希望自己是少数在短时间之内就能开悟的人,但事实上大多数人都需要经年累月的灵修,才能得到意识工作的益处,极少有人能避免辛苦的内在旅程。心理治疗师如果想在生活和实务中展现超个人的方向,就需要长时间持续努力的耐心。即使是强调顿悟的传统,追随者还是需要耗费多年时间才能开始瞥见真理,达到这种程度的少数人又需要许多年才能稳固这种经验。使治疗师把心理治疗视为热切努力目标的关键,就是让自身的意识工作成为专业发展的最佳投资。

  

  超个人心理治疗所能提供的丰富之处就是终极存有的维度,这对实务的层面当然也有贡献,包括处理某些临床议题,比如灵性危机、死亡与濒死经验,以及技巧层面,这些部分都不应被低估,也不应该忽略或轻看学习理论和技巧的重要性,因为只强化灵性的终极存有,还不足以构成治疗,必须以理论知识和技巧搭配终极存有和当下,以及治疗师的意识,才能产生超个人心理治疗。理论架构和治疗师深入发展意识的活动都是必要的。

  

  终极存有就像理论对超个人心理治疗的贡献一样重要,甚至是治疗师与来访者的最大收获的来源。超个人取向的心理治疗意味着深入体验终极存有,如此才具有最大的疗愈潜力。灵性的存在不论是冠上“灵性我”、本体、无我、超越个人的自我、灵魂、存有的基础或任何其他名称,都没有关系,因为超个人心理治疗从一开始就抱持下述的革新立场:只要我们接近终极存有,创伤和痛苦就能得到完满的解决(这是心理治疗从一开始就有的承诺)。

  

  (作者:布兰特·寇特莱特 译者:易之新 )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