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潜意识下找到了根源,解决了抑郁症复发男人的哭泣问题

心理健康 4 0

深度潜意识下找到了根源,解决了抑郁症复发男人的哭泣问题-第1张图片-心理健康

如果潜意识的病理性记忆没有进行重组,而只是将错误的认知进行纠正,会在日后的生活中,病理性记忆被某些因素激活,导致情绪和行为问题再度出现,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复发。

记忆中的阿胜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小伙子,之前由于生活的挫折,被诊断为抑郁症,在当地的心理咨询机构进行了认知疗法的干预,他当时感觉效果不错,便结束治疗回家了

两年后,他的生意再度失败,激发之前的病理性记忆,导致情绪崩溃,无法抑制自残的念头,他姐姐慕名专程到北京过来找到中心。

深度潜意识下找到了根源,解决了抑郁症复发男人的哭泣问题-第2张图片-心理健康

12月初,阿胜的姐姐给我打电话,称弟弟生意失败,非常自责、自卑,抑郁症复发,拒绝一切社交,不愿出门,自残念头严重。偶尔被全家人带着出门的时候,阿胜还非常敏感多疑,总觉得别人盯着他看,甚至觉得别人在议论他。

“再这样下去,我们担心他会疯掉!”。阿胜的全家人都非常焦虑,本来想在当地找专家,可是阿胜对我很信任,得知我在北京,他还是坚持要来找我治疗。

没过几天,姐姐就带着阿胜过来了。阿胜一看到我,可能出于信任感,认为自己的病情有希望了,他的情绪明显稳定了些。

可是,在与阿胜的交谈中,他很快就抽泣起来,“刘承洛,我...我...我不想活了,我自残了...好几次了”,他一边说一边哭,哭得越来越厉害,不停地大声吸气着,完全控制不住。

阿胜非常魁梧,那么高大的一名男子在我面前止不住地哭哭啼啼,我明白他的内心一定是非常痛苦,只好先予以安慰,结束了首次面诊。

我询问阿胜的姐姐,她说,弟弟的这个症状就是从生意失败后开始。由于经验和能力不足,他给家里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他十分愧疚,突然地就变得爱哭起来。只要一与别人交谈,很快就会掉眼泪,甚至能哭几个小时。

一开始,家人们会过来安慰,帮助他平复情绪;可阿胜哭得太频繁、太厉害了,到后来家人都躲着他、怕跟他说话。阿胜也觉得哭泣问题严重影响生活,可就是控制不住,他便更加自我封闭,几乎绝望。

我在记忆重组前,找阿胜了解情况,解释记忆重组中的注意事项,可才过了15分钟又谈不下去了——阿胜又大哭起来。

我第二天直接给阿胜做记忆重组,针对哭泣不止这个症状寻找背后的心理创伤。阿胜倒是很配合,记忆重组感受性也很好,在深度记忆重组下,阿胜“看到”了年幼的自己。

阿胜2、3岁时,父亲经常在外地出差,母亲忙于做家务,并主要由两个姐姐照顾她。可是,当时姐姐们并不喜欢阿胜,因为他是家里唯一一个儿子,大人总是偏袒他,惹得姐姐们非常不满。

所以,两位姐姐总是欺负阿胜,比如故意让他饿肚子,经常掐他,把他弄哭以后就关进房间里,不让母亲听到等等。这种情况持续了2、3年。

后来随着慢慢长大,阿胜跟姐姐的感情逐渐建立,姐姐们就再也不欺负他了,还对他很好。这段经历也就被阿胜完全忘记了,按照现在的理解,实际上是进入了潜意识记忆层面,我针对这些创伤进行了处理。

阿胜从记忆重组中被唤醒后,他自己也乐了:“我的天啊,我姐姐她们当初居然那样欺负我!不行,我回去一定要找她们算账!”还兴致勃勃地跟我讲姐姐们跟他相处的一些趣事。

我忍不住打断他:“你怎么不哭了?”阿胜突然意识到:哭泣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接下来的问题就顺利多了,我针对生意失败引起的情绪问题给阿胜做了一系列认知治疗,甚至结合我自己在北京创业的心路历程与他分享:

我到北京创业,利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突破记忆重组技术,迅速把这段经历变成了财富。通过我的分享,阿胜对于自己生意失败的看法也有了改变。

我与他一起反省他的不足,并对他后续的再次创业提出我的建议。在这个过程中,阿胜的抗压能力迅速提升了,情绪也越来越平稳。经过一个半月的治疗后,他离开了,随后一个月内就彻底撤掉了服用。

到现在,阿胜没有再复发,家具生意越做越好,能力和心态非常积极、健康。他很感激我,还承诺如果我以后需要的时候,一定要给我赞助办公家私。

阿胜的案例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心理创伤埋藏在“潜意识记忆”里,而且记忆重组的疗愈非常精准、快速。

随着我们做的案例越来越多,我们对于大脑记忆的理解越来越深刻。简单来说,大脑记忆可以分为“外显记忆”和“潜意识记忆”,很多时候,我们在患者的外显记忆层面找不到明显的创伤事件(即患者反映记忆中没有创伤)。

患者和家人往往非常疑惑,以为是毫无缘由就患上抑郁症的,甚至想到了遗传因素,而这种情况,以前也往往被精神科专家诊断为内源性抑郁症。

但我们发现,在深度记忆重组下,患者往往会想起来甚至“看到”一些心理创伤,也就是说,病理性记忆隐藏在潜意识记忆里。

有的读者可能会疑惑,我找到了阿胜的病理性记忆并重组之后,他的哭泣问题就瞬间好了,未免太神奇了吧,这是真的吗?

一开始我也觉得非常神奇,摸不清个中道理,而且阿胜也反映,他在哭啼时,并没有想起小时候被姐姐们欺负的经历。现在,随着我们记忆重组经验和案例的不断积累,我们对心理病理性记忆的机制的了解更加清晰。

比如阿胜在生意失败后,产生绝望和恐惧的情绪,而这种情绪与幼年时被姐姐欺负时的情绪是类似的,因此,虽然抑郁症复发,没有唤起姐姐欺负他时的画面,但是激活了他内心类似的情绪记忆,出现类似的情感反应和哭啼的行为反应。

现在我们越来越多地发现,患者怪异的行为、严重负性情绪、扭曲的认知甚至偏执型人格等问题,其背后可能都有相应的心理病理性记忆;精准找到病理性记忆并进行重组,对应的问题也就快速解决了。

这就是我所说的精准记忆重组,也是我说我们可能已经找到了导致精神心理障碍主要的原因。

标签: 男性产后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