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抑郁症吗?你会相信吗?生孩子是为了什么?父母生活失败孩子有什么错?

心理健康 4 0

  谢谢你,听我说了。新年快乐。

  也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起,就从前年吧,抑郁情绪最大化的时候。

  我那个时候还在上高二,因为疫情在家里上了好几个月的网课,开学后成绩一直在往下掉。我原来的成绩不能说总是稳居第一,但是也算名列前茅,连续一个学期的成绩大幅度波动让我压力变得很大,那段时间失眠、抑郁、焦虑、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况特别明显。我本来就有比较严重的强迫症,那段时间我的强迫症差点把我逼疯。

  比如说,走路必须要踩在格子的交叉点,打扫完的宿舍必须要反反复复检查好几遍,就算离开前我已经确认过床上没有杂物,但我还是会在走到楼下的时候突然跑回去。再比如,看了一个人一眼,就必须要看第二眼,不然我一定会十分焦虑不安。上课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就走神了,自己无法控制的那种。做阅读理解时,一篇文章读半天也完全无法理解,甚至连印象都没有。

  每天每天做梦,有的时候连午睡和课间趴在书桌上睡觉都会做梦。

  后来,我实在觉得有问题,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父亲,希望他能带我去医院。其实这些事情我以前从来就不说的,无论是在学校里受欺负,还是生病我一直都是自己解决,但是这次不一样,很快就高三了,我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岔子。

  我的父亲听完我叙述之后,他告诉我,他从来就不相信抑郁症,那都是心理作用。我的父亲和母亲学历都很低,父亲上过初中,母亲连字都认不全。所以我那时候并不惊讶,我把事情好好跟他说了一遍。

  第二个星期,我照旧拿到手机后给父亲打电话,他接起电话后让我联系在城里的表姐。他说他去求了一张符给我,已经烧成灰寄给大姐了,要我喝下去。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突然就很生气,跟他争论了一通。他不解释还好,他解释了之后我几乎崩溃,因为他以为我中邪了。

  后来大姐来了,盯着我喝下了那杯泡着灰末的水。

  我很伤心,就给另一个学校的闺蜜发微信说。她很担心,就给我打电话,劝了我很久。那天跟她聊完后我好像想通了,也不再计较父亲给我符水的事,甚至告诉他不去医院了,因为我没关系了。

  但是没过多久,我的病又来了。又是接二连三地失眠、强迫、焦虑、分神。

  高三开学后,我的情况日益严重,我几乎每个周末都问父亲医生的事,但是父亲每次都告诉我还没找。

  就这样,一直是我问他搪塞,过了好几个月。我的感觉总是时好时坏,我记忆最深刻的是,每次我感觉我状况好了,就想打电话跟他说不用去了,因为我知道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可是每次我问他医生联系了没有的时候,他都告诉我还没有。回答得理直气壮,没有一点愧疚感。

  有一次,一个舍友晚上睡不着,他就打电话给她的爸爸。他爸爸也只是个农民,可是他在接到女儿电话的第二天,就赶到了学校把女儿接走了。

  对比我的父亲,我的心里在一股一股地冒凉气。

  高二的时候,班里有个女生得了抑郁症,休学了。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希望他能想到我。没想到他在听完后不置可否,淡淡地说我就是压力有点大,毕业就好了。后来我成绩直线下降,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我每次联系他语气都很不客气,终于,他问我那个抑郁症同学住院的地方是哪里,他去问问。

  我当时就怒了,我问他早干嘛去了,找医生这种事不是应该他来吗,为什么要我找好了告诉他?他说他没有能力,他让我丢脸。我那个时候真的被他逼到崩溃了,那个同学的父亲可能连初中都没上过,我父亲当过兵,还上过职业学校,他居然告诉我他没有能力?另外,他说他让我丢脸了,他很喜欢这样说,不管争论的主题是什么,不管当时在说什么。

  我觉得这就是一种变相的碰瓷,他希望以此让我愧疚,可是他从来不考虑他这样差点把我逼疯。

  我的成绩一落千丈,从班主任眼里品学兼优的学生变成了一个差生,数学从110多变成了不及格。老师态度的转变、家人的冷漠,没有人知道我那段时间有多崩溃。

  后来奶奶去世了,父亲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我一直在住校,明明可以瞒住的,虽然说他告诉我之前让我保证不能难过,但是他都这样说了,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除了这件事,那年家里有还发生了别的灾难,他都告诉我了,理由是我早晚会知道的。可是他为什么就不想想,我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为什么不能暂时不说呢?

  或许他是觉得我已经长大了,但是他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和后果也是真的。

  反正,我又不可能去死,知道了不就是会难过吗?又不是什么大事。

  因为我的病,我跟父亲一直在闹,后来母亲也知道了。她说要是她早知道就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她说要带我去看病。我告诉她我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她被我说得哑口无言。和她相处这么多年,我知道她这样说了不过是为了减轻一点自己的愧疚感,不过是想让我在怪父亲时不要伤及她。其实,她的话没有任何用,她说带我去看病早就来不及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后来和父亲的一次争吵中,我说我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读完高中就不要他们管了。父亲也许是被逼急了,他说:你要是敢走,明天就回来给我收尸。你奶奶才刚走不久,我是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你这样说你还要不要脸?

  我能从他的话里听出窘迫,焦虑,就是找不到一点半点对我的关心。就算他因为我的话焦虑,那也是因为怕丢人,与关心我没有半点关系。

  高考结束之后,我的感觉很差,我感觉要复读了。我说,我要复读,不愿意出医疗费就出复读费。父亲没有拒绝,因为拒绝了会让他看上去很狼狈,他是个虚荣心很强的人。既然要复读就要有意义,所以我一定要去医院。

  暑假,我们去了医院,办了住院手续。我一直不知道我的医疗费是多少,理疗加上药物治疗,以前在网上了解过抑郁症的费用,我以为不是很高。

  医生说至少要住院半个月,然后看结果,一个星期为一个疗程。快到一个星期的时候,我跟父亲聊起了这件事,这时候我对他的看法已经好转了很多了,也没有再跟他发过脾气。当然,也有可能是药物作用,吃药和接受治疗后我感觉我的脾气好了很多,有的时候甚至觉得之前那个动不动就焦躁的我不可理喻。

  我说,医生可能不让出院,他说没关系,去沟通就好了,医院为了赚钱会把小病说得很夸张。我有点不高兴,明明我的诊断书就在那摆着呢。

  他把问题抛给我:要看你,住了一个星期了,感觉怎么样?感觉,我还真不知道,我试图告诉他,抑郁症的治疗时间很长的,一个星期不够,看不出什么效果。他却直接打断了我,说既然没有什么效果不如出院吧。

  我对父母的情绪变化感知都很敏锐,他们什么时候在说谎,什么时候生气,什么时候委屈,我都听得出来。那个时候,我明显地感觉到他底气不足。

  第二天早上医生查房,医生走后,父亲迫不及待地追了出去。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着急和医生交流,我住院一个多星期,他都是一直玩手机,刷视频,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去找过医生。

  我叫住了他,叫了好几次他都没听见,最后是我把他拉回来的。我跟他说我不想出院,想再住一段时间看看。他试图劝我,告诉我医生会把小病说成大病,其实根本没必要。我生气地说诊断书上不是都写清楚了吗?

  最后,他沉默了。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他变得很失落,就像我在食堂打饭时,快轮到我时我最喜欢的那道菜没有了,那种只差一点点却失败了的感觉。他明明有机会争取让我出院,他明明已经快说服我了,可惜我没有被说服,就差那么一点点。他摆了摆手:“那就不沟通。”我在心里无奈地笑了,他都语无伦次了。

  中午 我坐在床上 那段时间最喜欢做的就是发呆了。父亲突然拿着缴费单进来问我,有没有钱。我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问他是不是钱不够。

  他告诉我,有些钱在家里没带来。我却看出来了,他在嘴硬。我上高中时有一些补助,我打开微信把那三千块钱转给了他。

  后来我看了缴费单 才知道理疗的费用真的很贵。那个时候我突然就不想住院了,我告诉他我要出院。我问他,没有钱了,复读怎么办?他想了想说,再想办法吧。我坚定地说,不复读了。

  我之前把住院的事告诉了一个朋友和堂姐。朋友说:你住了那么久,花几千块钱是免不了了、你爸出去外面住不是又要花一笔钱?你根本就没病……堂姐说,你感觉怎么样?觉得没什么效果不如出院吧。可是在我说了要出院之后,堂姐突然问我是不是想清楚了,我把想法跟她说了后,还是从她的话里听到了那句:那你以后不能说是因为他们不让你治。真难过,她们可是我最信任的人了。

  我觉得从前她们是真的关心我,是真的对我好,可是我真的伤心了。

  后来,高考成绩出来了,我上了一个一本大学。我不甘心,却身心俱疲,算了。最后的挣扎是放弃了家乡的一所211大学,报了外省的普通一本。

  这一切,高中的压力是触发机关的一根弦,但是十多年的家庭让人窒息的环境才是根源。我不想怼天怼地,只是觉得自己后知后觉太晚了,好心疼那个旧时光里无助、可怜的小女孩。

  自闭,这是我一直以来都存在的问题。就算上了大学,我仍然无法正常与人相处。有的时候和一个室友从教学楼走到宿舍,短短的一段路程都会让我焦虑。

标签: 抑郁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