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脾肾两虚型抑郁症

心理健康 18 0

  潘某,男,已婚,48岁。职员。

  患者“神经衰弱”20余年。近2个月因儿子与别人打架,引起纠纷,处理棘手,且孩子年轻气盛,扬言不怕死,故特别担心,总怕孩子做出格的事,故而忧心忡忡,整夜不眠,担心出人命。患者就诊时,曾到北京某医院求治,诊为“抑郁障碍,抑郁发作”,予百忧解治疗1个月,效果不明显,时好时坏。主要症状:多年来每天早晨刚一天亮,即腹痛欲泄,须起来大便,大便不成形,便后

  即舒;饮食不香,胃脘不适;烦躁,坐立不安,夜尿频,周身乏力,四肢倦怠,面容消瘦,腰膝酸软,总想卧床躺下,又无睡意,头目眩晕,失眠,日益加重,经常晚上服依托法胺4毫克,却毫无睡意;第二天早晨,困乏无比,头晕脑涨,走路发飘,整天没有精神,无任何兴趣,工作、家务经常耽误;觉得活着没意思,厌

  世,多次想过死,稍动即心悸、心慌;偶有轻微咳嗽。查:情绪低沉,悲观,绝望,厌世,有自杀观念,面色晄白,体形消瘦,舌淡,脉沉细。

  中医诊断:郁病,中度抑郁症。

  中医辨证:脾肾两虚,上不荣脑。

  治则:补脾益肾,益脑安神。

  处方:

  生黄芪30克,炒白术10克,茯苓30克,炒酸枣仁60克,合欢皮30克,补骨脂30克,怀山药30克,菟丝子60克,淫羊藿10克,神曲10克,益智仁15克,炙甘草10克,大枣10克。7剂,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分服。

  二诊:服前药后,大便溏泄症状有所改善,身上觉着有劲,胃口感到舒缓,求治欲望强烈,情绪亦有改善,但仍担心孩子的事。继服前方,加何首乌20克,生姜3片,再进15剂。

  三诊:服前药后,晨起大便基本成形,偶有溏泄。食欲渐增,自觉体力明显好转,情绪见好,想死的念头减少,但仍觉这一辈子难熬。考虑前方治疗有效,再拟前方加生晒参1克,继服20剂,抑郁情绪基本改善,晨起大便成形,且不再急迫。目前每3日1剂上药,巩固治疗,改善体质。

  按语:本症患者素有痼疾,身体素质差。素有不寐、脾胃虚弱、肾亏,可谓正亏;

  脑神本已虚弱,故稍有情志刺激即气血紊乱,气机失调,抑郁不伸,虚郁并现,郁为标,虚为本,因虚而郁,其虚以脾肾两虚为主,脾肾之中又以肾元不足为重。整个病机的关键在于肾元不足,无以鼓动气机,脾阳不升,脑神失养,无力伸展,故治疗时以固本为主,补肾以鼓舞一身阳气,即抓住病机的根本。整个治疗过程中,西医抗抑郁药按原药原量服用,俾中西药协力,标本兼治,不仅效果明显,且不见一般服用西药的常见不良反应,使患者得益。

标签: 狂躁型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