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焦虑抑郁症康复记

心理健康 10 0

  我是一个大学生,后来因为得了重度焦虑抑郁无法继续上学而休学。

  我从小被父母娇生惯养,连早上起床穿衣服都得父母给我穿,都十五六岁了都还和父母在一张床上睡觉,生活不能自理。每天起床的时候父母都得叫我很多次,然后我一被吵醒就要大发脾气,甚至骂他们,我的被惯的很坏,隔三差五就跟他们大吵一顿,乱摔东西。把他们当成我的奴隶一样使唤,当我跟他们意见不和的时候,我就暴跳如雷得跟他们吵架,甚至出手打他们,总感觉父母欠自己的,认为他们的爱当成理所应当,甚至把他们看成是我的仇人,无论跟他们吵多少次都无法平息我心中的怒火。我的善良的天性全部在我自己可恨的行为之中迷失了。也因为我的坏脾气,我很少有朋友。总是在心里感到异常的孤单,空虚,无聊,跟人交流的时候感觉胆自卑而且恐惧,然而心里总觉得谁都比不过我,总是喜欢藏在一个僻静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在家里有父母惯着我,在外面有谁管我这一套呢,所以我又得装的特别懂事和乖巧,因为我很要面子,所以变得很爱慕虚荣。但是我永远不可能跟别人敞开我的心扉,因为我表现在外面的都是虚假的,我的心里其实很记恨别人,容不下别人对我的任何不满。我越来越自闭,性格孤僻,失眠整日整夜睡不着觉,我在人群中开始感到恐惧,我不想和人交流,我总是独处,根本适应不了集体生活,我总是疑神疑鬼,光想打人,打爹骂娘。我有时听到有人在背后骂自己,感觉很多人都对自己有敌意。我心里十分痛苦,经常感觉自己的心脏要炸了,心率时不时地加快,甚至导致我精神出现问题,我觉得自己活得太没意思了,有的时候真想痛痛快快的结束自己的生命。我想要自杀,想从济南最高的楼上跳下去,死了也就解脱了,看到河我想跳河,看到刀子我想割腕自杀。

  有人说我是附体病,找神婆看看可能就好了,有人说我是心理病,得看心理医生,父母带我去找过好几个神婆,他们每个都说这是小事一桩,送送就好了,可是最后却一点没有效果,找过和尚,我看过心理医生,去过山东省中医院,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山东省立医院,吃的利培酮,舍曲林,一天得吃4到5片,而且还得定期做心理咨询,一个小时就得好几百。花了30多万,吃西药吃的我脸色发青发紫发暗,一吃上整个人就木呆了,眼神僵直,吃上以后就像是被关进了临时的监狱,马上我的脑子就像被驴给踢了一样,又好像是大脑卡壳死机了,整个人完全不省人事,把我吃成了一个傻子,就光想睡觉,但不是真正睡着觉了,而是大脑在疯想,原来的时候我还有思维能力,现在什么都想不了,大脑好像不是我的了,我唯一的一点清醒都荡然无存了。我吃西药时间长了,一粒药控制不住就慢慢加量,最后加到一天吃五粒,吃的我什么情感都没有了 ,但是我一停西药就完蛋,比以前疯的都厉害,在别人睡觉的时候大喊大叫,弄得别人没法休息,跟我住一个宿舍的人都骂我是个精神病,连我的肾脏功能都出现了很大问题。我时常感觉自己是很了不起的人物,自己的大脑能发射电波,总是在想稀奇古怪的东西,自己想停都停不下来,有时幻想自己和看不见的东西交流,自言自语。连医生都说我没有治了,我的病会伴随终身,不要再继续治疗了,父母都绝望了,都不再管我了,我跟他们打电话他们都不想接,心里早就没有我这个孩子了,我也绝望了,感觉自己的病这辈子都不可能好,除非出现奇迹。还好我命不该绝,我在网上查到中医有一种特殊的专门针对精神疾病的针灸疗法-鬼门十三针,能够对精神疾病达到彻底治愈的效果,既填补了中医治疗精神疾病的空白,又没有西药的毒副作用,而且起效快,能够达到标本兼治的效果,传说为张天师所创,能够祛邪,是中医针灸最神奇所在,而且愈后永不复发,堪称医学奇迹。我在网上查了几家医院,感觉到顺治堂拥有国家专利,非常正规,而且十三针的技术是祖传的,每一个人都是院长亲自下针可信度最高。于是我趁放假的时候来到了顺治堂医院,当时我拉着个皮箱,就像一个傻子似的两眼发直,眼瞪得就像蛤蟆眼样那么大,头连转都不转,低着头光看地面,走路只会走直线,走到哪里把皮箱提到哪里,生怕别人把我的皮箱里的东西偷走。当我坐在座位上的时候就愣神,别人看我就像一尊雕塑,卜院长给我摸了一下脉,说我有严重的焦虑心烦,狂躁不安,是典型的青春期抑郁症,他说的丝毫不差。因为我从小到大被父母娇生惯养,导致自己过度依赖父母,自己变得很懒惰,也导致了很多恶习比如手淫的养成,这些恶习决定了我的性格偏执,冲动,我的疾病于是在青春期这个少不经事,血气方刚的年龄爆发。可谓是娇生惯养害死人啊。卜院长出生于中医世家,鬼门十三针是他的专利,他一天要扎大概40多位病号。他给我扎针的时候技术十分娴熟,而且他扎针的时候并不是只扎某几个特定的穴位,而是根据你的病情发展有变化的选取穴位,因人,因地,因时制宜。有的时候还给我扎特殊的十三针。我扎上针以后立马不再心烦了,就像心里的火被大水浇灭了一样,而且我感觉到源源不断的正能量通过银针进入我的大脑,扎上立马就清醒了,我感觉到久违的幸福,好像又回到了我生病之前的那种健康快乐的状态,它不再稍纵即逝,而是一种持续的幸福,我的大脑又变得灵活起来了,那是在病痛煎熬下对自己近乎绝望的我所不敢想象的。就好像我从受尽苦难煎熬的地狱从新返回人间,获得新生了一样。卜院长对我说我这个病虽然不能保证治好,但治愈率高达90%,但前提是听院长的话,该输液输液,该扎针扎针,该吃药吃药。我想原来鬼门十三针真的有这么神奇的效果,我终于可以拨开云雾见青天了,顺治堂就是我的最后一站了,我要是能配合好大夫治疗就一定能够治好困扰了我将近15年的顽疾。卜院长根据我的病情深思熟虑之后制定了一套专门的治疗方案,他的疗法不用强制,而是把脑神经给调理好让大脑能苏醒过来,所以脑子就能慢慢清醒过来,针灸疗法既能扶正祛邪,又能醒脑通窍,就能够慢慢身体有正气。当时我失眠很厉害,一晚上整夜睡不着觉,卜院长给我用了顺治堂秘制醒脑通窍丸,我的睡眠质量大大改善了我就选择接受全系统纯中药的治疗,扎针打吊瓶再加上卜院长亲自给我们做的心理辅导。渐渐的我对我的病能能好越来越有信心了。因为我的父母忙于工作而没有来医院给我陪护,所以卜院长对我的关照尤其多,他就是我患难时候的父亲。我的命就是卜院长给的,我的未来的就是卜院长给的。一路走来,卜院长不知道给了我多少应该属于亲人给我的关怀和呵护。有的时候卜院长就带着我去KTV唱歌,抒发自己的情感,我也从一开始的“唱歌要命”变成了“金嗓子”。晚上我和卜院长经常聊天,就像亲人在一起拉家常一样,从他充满智慧的话语中我感悟到很多做人处事的道理。他经常对我说“不成才,便成人”,否则人也成不了,才也成不了。他的仁心仁术就像灯光一样指引着迷茫不知所措的我,让我在慢慢树立自信心,我就感觉到我的病有救了。所谓医者父母心,而他把这句话做到了极点,从他的一言一语之间,我开始不再像原来一样自暴自弃,开始慢慢有意识得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反省,感觉不对的地方自己认真改过。开始从医护人员的一个微笑,一句关心的话感受来自人间的爱,温暖我心中的坚冰。我也不再像原来一样冷酷无情,也学会了主动敞开心扉和别人交流。卜院长在医院里给我的服务真的是全方位的,他能从我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中明白我今天的病情发展,于是确定相应的诊疗手段,中医和西医就是不同,西医只会用机器当做他们的工具,一个好中医却能“望而知之”。我觉得卜院长就像我健康的保护神,他的精湛的医术使我看到了从疾病的深渊里脱离的希望,于是我慢慢树立起了疾病康复的信心。慢慢的,我的心态恢复正常了,我的幻听幻觉慢慢完全消失了,我现在才明白,自己的健康才是看的见摸得着的真正自己的东西,是用什么都换不来的。娇生惯养的孩子永远长不大。他们一旦被家长“抛弃”,就会因为不懂得人情世故而没有在社会上生存的能力,干什么什么干不成。就会要么大发脾气,耍性子,要么歪曲自己的心理,百般讨好父母,表面上看上很驯服,实际上已经陷入了一个痛苦的深渊苦海。我觉得那就像是一个精神上的乞丐,他们没有办法用自己的能力去获得欢乐,却要歪曲自己的想法去讨父母欢心,然后让父母去给他们当奴隶,以此作为自己的“享受”,看上去自己多威风,其实跟乞丐又有什么两样。。这种变态的享受如果继续下去,一旦他们离开父母的怀抱,就会因为各种不适应出现很严重的心理问题,他们发现自己的那一套在别人那里不管用了,他们或许会逃避现实,或者会跟社会发生激烈的矛盾和冲突,甚至会误入歧途,走上极端。这个孩子的心理就会出现严重的疾病,甚至生不如死。父母的溺爱不是真正的爱,而是害。当我回家的时候,卜院长说要尊敬自己的父母,父母是自己最大的亲人,对他们说话要客气,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我开始慢慢有意识地纠正自己的行为,在家里我不再像公子哥一样光等着父母来伺候我,而是学会了自己做饭,洗衣服,为父母洗脚,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

  我在顺治堂医院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医学奇迹,都是疑难杂症,被各大名医院放弃了的病号,在卜院长的治疗之中都能妙手回春,后来我想这么多的病人把卜院长忙得筋疲力尽,所以想给他搭把手,而且我也想为患者祛除病痛,既能养家糊口,又能在治病救人中度过一生,所以萌发了要学医的想法。卜院长说学医他会教我,但是要先把自己的学习搞好,我于是回到了学校里继续学业,现在经过了6个疗程的治疗,我已经康复了,我正在继续着美好的大学生活,感谢卜院长用神奇的医术把我的病医好,感谢在我得病的时候他给予了我人间最珍贵的亲情,真心感谢卜院长和沙院长,他们给予了我重生,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健康,我今后一定要好好做人,痛改前非,报答他的大恩大德。

标签: 抑郁焦虑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