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迷惑

心理健康 7 0

我今年23岁,不幸的是,我是一个抑郁症患者。

  在这里不想再用种种残酷的文字描述抑郁的痛苦,因为每一次描述对我都是一种炼狱。抑郁的痛苦也绝非描述就能表达的,没有抑郁的人,没有心理问题的人,没有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过的人是无法理解抑郁的人的种种极端和痛楚的。在这里,我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只是想说为什么我们生活得如此艰难?我们抑郁了,但是为什么永远被定格在一个比抑郁更阴暗的角落?抗抑郁的药品,心理治疗的费用如此之高,即使我们热爱生命,但是又如何能承受如此的负担?

  20岁时我患上了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实施过自杀。但是家人的关爱拯救了我,在药物和心理治疗的共同作用下我逐渐得到了缓解。现在服药3年,但是病并没有完全根除。我担心抑郁会伴随我终生,更为自己的病带给家庭的沉重负担而感到愧疚。我服用的药十分昂贵,虽说家境不算太差,但每月的药费仍然是家里不轻的负担。而且,抑郁的人都知道,心理治疗对我们才是更加重要的。可是动辄每小时上百元的费用实在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承受的。我是幸运的,因为至少我还能维持最低的治疗标准;可是我认识很多抑郁的人他们的家境他们的生活是不能够使他们得到必要的治疗的。

  在这里我只是想发出这样一个声音,当国家和媒体越来越关注心理健康的同时,为什么精神类药品和心理辅导的费用却与日俱增?心理治疗费用令人瞠目的昂贵阻挡了多少个抑郁及有心理问题的人的脚步?为什么媒体总是在自杀出现之后在有了问题之后才去追问才去探寻?在这之前对抑郁症患者又有多少人能够包容能够关爱能够不去歧视?

  我抑郁,但是我不愿选择死亡。可是每当病情发作每当我在生与死面前痛苦挣扎时我无法保证自己的理性能够战胜每次的情绪;和我一样的抑郁症患者们他们也都和我有着共同的期盼:我们需要一只静静倾听的耳朵,需要一个可以接受的心理治疗的价格,需要一些经济实惠的药品,更需要社会更多的关爱。

  我们不想轻易放弃生命,但是昂贵的治疗加重了我们选择的砝码。

标签: 抗抑郁药价格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