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治成精神分裂 北京回龙观医院黑幕

心理健康 26 0

  我是个抑郁症患者我23岁 14年6月份到回龙观医院24区住院治疗 开始见到这个高士元大夫是还觉得这人没什么

  可是一进医院病区里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一进去先是在病房楼道里几个20多岁的对我鼓掌好像欢迎我的新入院

  这倒没什么 我是好像周六入的院 周日早上起来病人要量血压 给我量血压的是一个中年女护士 量完血压 我跟她说

  护士我心脏不太好 她当时就对我大声嚷嚷说“怎么拉!"态度特别不好 因为我特别胆小 病区里又关着大铁门 不让出去

  身边有没熟人 当时就个我吓得够呛 后来到下午饭厅发黄瓜水果的时候 我去要个水果那个食堂老太太也冲我嚷嚷到

  “你到那边去!”我当时就以为不给新来的。后来才知道水果是自己定的。后来到下午吃自己带的零食的时候。我前面一个神经兮兮的老头就冲着他前面背对着我说“我跟你说新来的有吃的大家伙吃”说了一通。然后就到每周一大夫早上会诊刚入院的病人的时候了。我当时真是被吓昏了头了,做了一件我这辈子都后悔的事。就是威胁高士元病区主任,说我之前因为看病有一个大夫收红包 我给他举报院长了 后来给那个大夫调到危重病房去了。当时高士元吓得直笑。后来隔了两天 我吃药的药量就从一片涨到了10几片 。加的药是富马酸喹硫平加了好几片。后来我上网查这药是治疗精神分裂的

  吃完这药第二天我就冒冷汗 口眼歪斜 脊柱不自觉的往一边扭 护士的话这叫药物反应抽眼了。后来吃了三片解副作用的药才好。后来我心想我可算完了,得罪了这个高士元,这辈子算毁了。期间我威胁高十元告院长的事在病人中传开了,这60多个精神病人都冷嘲热讽地说我傻,其中几个清华的学生还说我** 作死呢 诸如此类的话我听了2个月左右。我确实傻 ,可是这些人也太恶了。期间我闹了将近一个月想出院,可是他就不放我。还对我父母说他现在不治以后会更麻烦。随后我知道反抗没用,只能乖乖的住院了。病区里的护士更可恶,你要跟他反应点什么问题,他不管也就算了,他还说你犯病,要给你打针,约束 ,加药,大夫也是这个德行。有一次我盛面条,护士不小心把热卤烫着我了 当时她就哈哈的笑。诸如此类的事比比皆是。作为病人只能是忍。期间有一个病人还损我损了一个月,说什么“他的一生忠贞不屈刚正不阿”什么的。我气不过打了他,后来的结果就是我被约束打针。期间我让我妈

  跟大夫说没钱了不住院了,大夫一下就识破了。后来结果也是给我打针。在里面就是你不能反应情况,那样只会给你的惩罚措施加重 你只能忍着。有一次我二姨去看我,我跟我二姨说护士长不让我去娱疗 就是娱乐活动。我二姨就和护士长抬起杠来了。其实是我之前告了一个护士,护士长惩罚我。护士长和我二姨说娱疗人满了,其实让去15个人才去了12,3个人。后来护士长就生气了把一个酒瘾患者调到我病房里欺负我。后来我求护士长来着才放过我。护士长好像叫张秀梅。就这样我住了4个半月,后来我妈也是在受不了了强烈跟大夫要求我出院,我才出的院。这还没完呢,按道理我这种病出院减药应该一个礼拜减半片或一片。可是我减药是临出院的几天减得,一天就减半片。减到就剩一片。当时我还挺高兴,终于出院了也没出现什么大毛病。可是一出院就睡不着觉了,我妈和高大夫说了这事。高大夫说那他在住俩礼拜再调调药吧,我妈就同意了,我当时也不敢说什么。住的这两个礼拜我得药又恢复到7,8片。当时有一个病人对我说这叫欲擒故纵。我还不以为然。就到了16年,我发现我睡觉的时候老听见有人说话,告诉了高大夫。高大夫说是幻听。又要给我加药。后来我到六院去做检查,得出的结论是。额叶功能异常,偏执型精神障碍。有被害妄想。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想说的是我之前14年住院的事只是抑郁 没有被害妄想。后来住院之后就有了吃完高士元的药之后就有了。我就不明白高士元你当时就给我好好治就完了,我警告了你。你为什么非要给我治坏呢!?你也太恶毒了。关于我所说的一切我有病例。还有当时病历上写得好多森田治疗什么的我都没做过。我现在副作用有口干,幻听,抖腿,恶心

标签: 产后抑郁症怎么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