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具有抑郁型人格吗?

心理健康 4 0

  父亲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们所说的搞笑的人。马德莱娜跟我们讲述道:

  我小的时候,大概六岁,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我正躺在扶手椅上睡午觉,忽然醒了过来,父亲正坐在旁边看着我。可他看上去满面愁容、疲惫不堪,一点都不像是个快乐的父亲。他的表情让我感到很吃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于是哭了起来,他赶快把我抱在怀里安慰。多年以后,我跟他说起这件事,他也对当时的那一幕记忆深刻。他解释说,看着我睡在那儿,那么可爱却又娇弱不堪,忍不住想到所有那些我将来会在生活中碰到的困难,那些他无法让我免受其苦的不幸,这让他感到很难过。这是父亲典型的思维方式:他总是看到事情不好的一面。看着自己熟睡的女儿,他并没有庆幸自己有这么个可爱的小女儿,没有,而是想到了女儿未来生活中的种种风险!

  我还记得小的时候,有一次我们搬家,我的几个哥哥和妈妈都对乔迁新居感到很兴奋,而我父亲呢,阴沉着脸,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到处挑毛病,哪怕是墙面上一条细小的裂缝也不放过。于是他开始不停地担心,直到把这些瑕疵都修复得妥妥当当。这种对细节的一丝不苟对他的工作很有帮助:他在工程建设指挥部工作。我敢肯定,要是哪架桥梁或者哪条高速公路匝道的建筑图纸上有哪里不妥,他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我父亲很少笑,以至于每个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过,他在看电视上播放的卓别林或者罗莱尔与哈迪(Laurel et Hardy)的老片子时偶尔会笑一笑。我觉得,他只有坐在电视机前面对一个虚构的世界时,才会觉得可以轻松片刻,可以会心一笑。真实的生活从来无法让他露出笑容。

  周末的娱乐活动都是我母亲负责,因为在工作之外,我父亲从来不会主动去做什么。一直都是我母亲提议大家去散散步啦,去参观博物馆啦,我父亲从来都是听之任之。他工作很勤奋,经常把文件带回家来。他总是一副疲倦的样子,在休息的时候,他两眼空洞地望着远方,面带忧伤。他们应邀去朋友家吃饭的时候,我母亲说他给人的印象挺好的,面带微笑,有时候甚至会幽默一下。他给人的印象多半是个表情严肃、工作卖力的人,但他不喜欢去别人家做客,那对他来说就像交作业一样。

  父亲去世几年以后(他得了胰腺癌),我在收拾家里的旧文件时,偶然发现了他的日记。我犹豫再三还是看了,因为我想知道父亲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的日记也一样,读不出一丝的快乐。他在日记里记录了自己的日常生活,但大部分是关于没能做什么事,没能说什么话的自责。比如“应该让杜邦来负责这个文件的”,或者“跟某人说话太过严厉,让他生气了。我应该委婉一些的”,又或者“我对孩子们的关心不够,我永远也成不了一个好父亲”之类的。但我觉得他是个称职的父亲,关心我们,也给我们足够的空间,我的哥哥们也是这个看法。在工作上,我知道跟他共事过的人对他的评价都很高。

  如何看待抑郁型人格?

  马德莱娜的父亲表现出一种较为恒定的悲观主义情绪。在面对不同的情况时,无论是自己的小女儿还是新家,或者工作文件,他总能察觉到潜在的风险。他平时性情阴郁,就像他忧心忡忡的说话方式所表现的那样。他似乎很少体会得到生活中的快乐——他从不会主动去做令人惬意的事情,或许他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令人惬意的。这种无法感受到快乐的状态被精神病学家称为“失乐症”,在抑郁期也会出现。最后,我们可以从他的日记中看出,他会频繁地出现负罪感和进行自我贬低。

  这位父亲还是个工作勤勉、一丝不苟的人,日子过得郁郁寡欢。他性格孤僻,别人的陪伴让他感到身心疲惫,或许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交际能力。马德莱娜的父亲似乎在一生中都表现出这些性格特点。因此这不是暂时性的抑郁,而是抑郁型人格。

  抑郁型人格

  悲观:总看到事情不好的一面、可能存在的风险,过高估计负面影响,过低估计正面影响

  性情忧郁:习惯性忧郁、闷闷不乐,即便没有发生不好的事情也依然如此。

  失乐症:很少感觉到快乐,即便是在进行休闲娱乐或碰到好事等令人感到惬意的情形时也依然如此。

  自我贬低:自我感觉“能力不足”,即便得到他人的好评,依然会有无能感或负罪感抑郁症怎么办呢。

  以上是抑郁型人格常见的特征,但并不能涵盖每一个抑郁型人格者的特点。跟很多的抑郁型人格者一样,马德莱娜的父亲可以说是一个利他主义者,做起事情来一丝不苟。他工作很努力,一心想着如何把事情做好,总是担心同事和家人。这种类型的抑郁型人格被精神病学家称为“忧郁性性格”(TypusMelancholicus)。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更消极、更容易疲劳或对别人没那么关心的抑郁型人格。

  抑郁型人格如何看待世界?

  我们至少可以这么说,马德莱娜的父亲他眼中的生活没有那么美好。此外,他对自己的评价也不高(虽然他是个受人尊重的父亲和员工)。当然了,他对未来也没什么信心,他认为自己和家人将来的生活都充满了艰辛。可以说,他具有三重负面看法:对自己的负面看法:“我能力不足。”

  对世界的负面看法:“世界充满艰辛和不公。”对未来的负面看法:“我和家人的未来前景堪忧。”这种对自己、世界和未来的三重负面看法叫做“抑郁三合体”。患者身上观察到了这种“抑郁三合体”。但我们在抑郁型人格者身上也可以看到它的踪影,只不过程度不同。

  抑郁型人格者是否有理由对他人提供的帮助抱有悲观的想法?

  通常,抑郁型人格者不会向健康领域的专家寻求帮助,原因有几个。

  抑郁型人格者不会寻求药物治疗或心理治疗的八个原因

  1. 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状态是一种“疾病”,而只是觉得这是“ 性格”的问题。

  2. 在他们大致能够应付工作和家庭的义务,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时,就不会觉得迫切需要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3. 他们笃信“意志”的力量。虽然他们感觉状态欠佳,但认为只要“ 打起精神”,表现得“有毅力”,自己就会好起来。这种信念往往会得到身边之人的赞同,而这些人最喜欢用此类建议鼓励当事人。

  4. 他们认为药物和心理学对自己没有作用,认为自己的情况独一无二,认为对人敞开心扉没有什么好处。

  5. 他们认为药物没有任何作用,不过是些让人产生依赖的“毒品”,或者无法根治问题的“ 真正诱因”。

  6. 他们对糟糕的感觉已经太过习惯,以至于无法想象舒心的感觉,因此也不再抱有期望。

  7. 他们会形成一种“堪担痛苦”的自我形象,并以此进行自我的重新评估,因此会背离需要向医生求助的事实。

  8. 他们所处的困境有时会带来某些补偿:换取身边之人加倍的关注,借此对不再来看望自己的孩子们施压,等等。

  应对抑郁型人格应该做的

  ‖以提问的方式将抑郁型人格者的注意力吸引到事物好的

  一面抑郁型人格者在任何情况下都倾向于看到事物不好的一面。对于他们而言,瓶子总是“有一半是空的”。

  阿德琳娜,27岁,是一家大型机械企业的资料员,刚刚晋升为技术监督员。她对此是这么说的,“工作压力会更大”“我难以胜任”“这个公司的技术监督缺乏条理”。一般情况下,我们肯定会忍不住对阿德琳娜说:“你总是把一切想得很糟,别再抱怨了!”这样的反应显然没有任何好处。她会觉得自己不被理解,或是遭到拒绝,只会令她对自己抑郁的生活观更加肯定。相反,如果在认可她看法的同时,通过提问的方式将她的注意力吸引到事物好的一面上,或许会令她形成一种比较平衡的视角。

  比如:“工作压力确实会更大,尤其是开始的时候,但这样不是也会更加有趣吗?”“为什么你会认为自己无法胜任呢?你是不是每次都习惯这么说,但通常都把事情做成了呢?”“监督缺乏条理吗?那么就说明公司对你委以重任了。”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要粗暴地跟抑郁型人格者针锋相对,而是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瓶子满的那一半”。您也可以提醒他,在那些他曾抱有悲观想法或不自信的情况下,最终的结果并非他所想的那样。

  ‖带着抑郁型人格者参加一些他力所能及的愉快活动

  抑郁型人格者往往倾向于拒绝参加令人感到快乐的活动。这种态度常常源于几个相互交织的因素:疲惫感、害怕自己无法应对、快乐时的负罪感,尤其是认为自己不会在活动中感到快乐的心态。

  在面对抑郁型人格者时要避免两种极端的态度:

  放弃的态度,不再对他做出任何提议。“说到底,他只要努力就行了。”这种态度只会加重抑郁型人格者的负面想法。强加的态度,强迫他参加或面对他无法应对的活动及情形。

  18岁的卡特琳娜跟我们讲述了她父母的情形。度假的时候,我的父母闹得不可开交。我母亲个性比较抑郁,不大喜欢动弹,一整天都待在长椅上看书或者看电视。我父亲呢,非常好动,想方设法地想让我母亲打起精神来。结果是即便她不愿意,他也会强迫她去海滩,他会拉上她骑着自行车去远足,他会经常邀请朋友来吃晚饭,因为他喜欢热闹。一个星期之后,我母亲崩溃了,大哭不止,剩下的假期里两个人一直在互相赌气。卡特琳娜的父亲应该对妻子的想法多几分理解。比如,他完全可以让妻子安安静静地自己待个一两天,然后再跟她提议做一些比较轻松的活动。以共情请求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希望,而不是命令。比如这样说:“你看,要是我们能一起去散个步,我会很高兴的。我知道这么做一开始对你来说不容易,但我觉得这么做我们两个人都会开心的。”但在面对抑郁型人格者时能够保持如此冷静和积极的心态并非易事。

  ‖以确切有所指的方式表达您对抑郁型人格者的重视

  抑郁型人格者往往自视甚低,这种看法促成了他们忧伤的性情。他们最好的良药就是您的关怀和重视,但一定要真诚。每天对抑郁型人格者的所说所做表达小小的正面评价,能够在不知不觉中点滴滋养他们的自尊。但您的赞赏必须非常明确,要针对某个行为而非个人,这样才能令人信服并产生效果。比如如果您对抑郁的助手这么说,“您是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她会想:要么就是您意识不到她的不足之处;要么就是您意识到她的不足之处,但您觉得她实在不行,所以想要安慰她。相反,如果您这么说,“我觉得您对跟某人约谈不顺这件事处理得很好”,她会更加心悦诚服地接受这种对某个具体事件的赞赏。

  ‖鼓动抑郁型人格者就医

  这就是上文中对有关抑郁型人格治疗所提出的建议。这种人格障碍(如果是心境恶劣障碍,那么就是一种疾病)无疑是一种可以借助药物治疗或心理治疗而获得很大改善的病症之一。所以,不去寻求可能行之有效的帮助将沦为憾事。同样,这种做法也往往需要假以时日和恰当的言辞才能让抑郁型人格者去就医。如果他拒绝去看心理医生,那就建议他去跟自己的全科医生谈谈,这样他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抵触情绪了。全科医生或许能够说服他接受“尝试抗抑郁治疗或是去咨询精神科医师”的建议。

  应对抑郁型人格不该做的

  ‖不要跟抑郁型人格者说要振作

  “你振作点”“有志者,事竟成”“打起精神来”……自打人类存在以来,不知有多少人曾对抑郁型人格者给出过这样的建议。既然不停地有人提出这些建议,就说明它们并没有效果。即便抑郁型人格者会遵从您的劝诫,但他依然会有遭到拒绝、不被理解和受到轻视的感觉。

  ‖不要跟抑郁型人格者讲大道理

  “你没有意志力”“你太惯着自己了”“不要把一切都往坏处想,这样不好”“你看我,我会为自己而做出努力”,瞧,这也是些有害无益的“毒药”!如果人们可以自由选择,您觉得有人会主动选择成为抑郁型人格者吗?当然不会。这种训诫和归罪的态度,无异于指责近视眼看不清东西,或是扭了脚的人蹒跚而行。而且可能更糟,因为抑郁型人格者对自己的状况已经深感自责了,没必要再火上浇油。

  ‖不要让自己陷入抑郁型人格者的萎靡消沉之中

  抑郁型人格者会不由自主地让您跟他们分享自己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长期感受他们的忧伤情绪,我们自己也会变得消沉,或者到最后隐隐觉得不分担他们的痛苦是一种罪过。如果说粗暴地强加无法帮助他们,那么跟他们一起忧伤和裹足不前也不会令情况得到改善。即便长期面对抑郁型人格者有时会让您忘记快乐的感觉,但是仍然要懂得尊重您自己对自由和快乐的需要。

  32岁的雅克跟我们讲述了他的经历,他妻子玛丽娜是个抑郁型人格者。刚结婚的时候,我总是细心观察玛丽娜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随时准备安慰她,让她安心。因为她在跟人接触时很不自在,我也渐渐地不再去看望朋友。我希望在周末出去走走,但这会让她感到紧张,所以我星期天就待在家里陪她。最后,我感到耗尽了气力,感觉被困在这种生活里,结果我去看了精神科医师,是医生让我意识到,听任我妻子所有的苛求对她并没有帮助。于是我重新开始跟她提议去跟朋友聚聚,或是周末出去走走。一开始,她还是一概拒绝,于是我就会自己去,这让她很吃惊。我们有过几次很激烈的争执,我跟她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能理解她有时候可能没心情出去,我尊重她的这种需要,但我也希望她能尊重我的需要。她一开始对我很不满,责怪我,跟我耍脾气(在这一点上,也是医生帮助我要相对地看待问题),终于有一天,她收拾好东西决定跟我一起出门。从那以后,情况就好多了,我们几乎能够每个月在周末出一次门,她也会陪我去朋友家。现在,我正尝试劝说她去看精神科医师。

  我们那条鼓动抑郁型人格者就医的建议,同样适用于身边有抑郁型人格者的您。事实上,来自专业医师的建议能够帮助您应对抑郁型人格者,就像雅克的例子。心理医生能够让您意识到,您的行为可能在无意中助长了对方的抑郁情绪。心理医生还会给出一些建议,让您能够更好地应对日常生活中的具体情形。最后,心理医生还能帮助您带动对方去就医。再重申一次,我们认为这对抑郁型人格者往往非常有用。

  自测:您是否具有抑郁型人格的特点?

  1. 我觉得自己没有大多数人那么热爱生活

  2. 我有时宁愿自己从没存在过

  3. 别人经常会责备我把事情往坏处想

  4. 我有时在面对令人高兴的事情时感觉不到一丝的高兴

  5. 我有时会觉得自己是亲近之人的负担

  6. 我很容易产生负罪感

  7. 我总是对自己过去的失败左思右想

  8. 我经常觉得自己不如别人

  9. 我经常觉得疲惫不堪、萎靡不振

  10. 在有时间、有能力的情况下,我总会把休闲活动一推再推。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