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抑郁症真的会让人变傻吗?

心理健康 3 0

 

  一表在手,一目了然!

  抑郁症患者总是感觉自己的思维迟缓、记忆力下降和注意力分散。这到底是他们的自我感觉还是真实情况呢?近日,爱尔兰、英国和美国学者进行的Meta分析证实了这些现象:总的来说,重度抑郁症发作与持续的认知功能障碍有关,尤其是在加工信息的速度、视觉选择性、注意力分散和记忆力等方面。

  1

  抑郁症患者有点傻的结论是怎样得出的?

  重度抑郁症发作过程中出现认知功能障碍是一种公认的现象。大量的Meta分析表明,病人在重度抑郁症发作期间的警觉性、精神运动速度、持续注意力、记忆力和执行功能等方面表现出缺陷[1-3]。

  随着情绪的改善,这些功能障碍是否可逆尚不清楚。一些研究显示病人在病情恢复后的认知功能恢复了正常[4-5];然而,其他研究表明病人在注意力、记忆和执行功能方面表现出持续的缺陷[6-8]。病人特征的差异被认为是造成这些不一致的解释因素[6],但关于这些因素的个别研究并没有提供一致的答案。

  尽管有大量关于抑郁症发作后如何影响认知功能的医学文献,但目前还没有人进行过系统和全面的Meta分析。为克服上述缺陷,爱尔兰利莫瑞克大学、英国思克莱德大学和美国乌尔辛纳斯学院的心理学家系统地回顾了已发表的关于重度抑郁症发作后认知功能表现的文献,通过Meta 分析比较了抑郁症患者与健康人的认知功能表现差异。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柳叶刀—精神病学》(The Lancet Psychiatry)[9]上。

  研究人员在Medline、Embase、Psycarticles、PsycInfo,以及循证医学图书馆中系统地搜索了不限于英语的独立研究,出版日期从1972年1月1日开始,截止到2018年1月31日为止。搜索的关键词包括抑郁、认知功能、神经心理、记忆、注意、感知、警惕、执行功能、语言、视觉空间、处理速度、推理、问题解决、智商和病情缓解等。

  Meta分析的纳入标准是:对18岁以上的成年人进行的研究,并对一次或多次重度抑郁症发作在基线期做过诊断;参与者在他们不再满足重度抑郁症发作诊断标准时至少完成过一次客观的认知功能测试;包括了健康的对照组;

  按照上述搜索策略,研究人员确定了252项研究,包括有一次或多次重度抑郁症发作病史的11,882名患者和8,533名健康对照者被纳入了Meta分析(如图1所示)。

  图1. 研究文献的选择过程

  2

  认知功能是个宽泛的概念

  研究人员确定了75个认知功能变量,对它们进行了独立的Meta分析。这75个变量分别属于18个标准认知领域(如图2所示)。认知功能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包括持续的注意力、语言、工作记忆、学习、长期记忆力、问题解决能力和心理韧性等。

  图2. 重症抑郁症发作缓解者认知功能表现与健康对照者的标准化差异森林图

  3

  总的来说是有点傻了,只在个别领域有优势

  在75个认知功能变量中,抑郁症患者在55个(73%)变量中表现出现了一致性损伤。其中30个变量的差异较小(如图2中的淡紫色圆点所示),22个变量的差异明显(如图2中橘红色圆点所示,3个变量的差异较大(如图2中的藕荷色圆点所示)。在另外20个变量中,抑郁症患者在18个变量(如图2中的黑色圆点所示)方面与健康人大致相当,1个变量具有中等优势(如图2中的浅绿色圆点所示),1个变量具有明显的优势(如图2中的深绿色圆点所示)。

  为了更清晰地解析重度抑郁症患者与健康对照组在认知功能方面的差异,根据上述结论总结出下表。

  表1.;重度抑郁症患者与健康对照组的认知功能差异

  重度抑郁症患者

  明显弱于健康对照组的认知领域

  即时逻辑记忆、延迟逻辑记忆、延迟模式识别

  重度抑郁症患者

  受到中等程度损害的认知领域

  凹槽拼板测试、意念控制连线测验A、数字广度测验、视觉选择性注意省略错误、视觉选择性注意替代错误、视觉空间策略、注意力分散反应时间、d2注意力测验、词语最后五分位数学习尝试、延迟匹配精确度、复杂图形即时回忆、复杂图形延迟回忆、视觉再现即时回忆、视觉再现延迟回忆、自传式回忆中的细节、自传式回忆中的积极词语、自传式回忆中的消极词语、意念控制连线测验B、斯特鲁普任务精确度、对悲伤面孔的反应时间、对积极词语的反应时间、对消极词语的反应时间

  重度抑郁症患者

  受到较小程度损害的认知领域

  简易精神状态检查表、Mattis痴呆评定量表、简单反应时、手指敲击测验、数字符号测验、波士顿命名测验、后向数字广度、短期精神控制任务、视觉选择性注意反应时间、视觉选择性注意反应精确度、前向空间跨度、后向空间跨度、注意力分散错误、语言即时识别、首次词语学习尝试、单词列表学习能力、单词列表延迟回忆能力、单词列表延迟识别能力、复杂图形复制能力、版块设计能力、斯特鲁普任务完成时间、伦敦塔认知心理测验、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已完成的类别数目、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持续次数、画钟测试、文字流畅度、语义流畅度、韦氏成人智力测验、填图测试

  重度抑郁症患者与健康对照组

  大致相当的认知领域

  前向数字广度、模式识别精度、面孔识别、空间设计学习能力、延迟匹配、总的自传式回忆能力、总的自传式回忆中的积极词语、总的自传式回忆中的消极词语、布里克斯顿空间预测试验、总的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国家成人阅读测验、词汇、瑞文标准推理测验、信息、相似度、对快乐面孔的反应时间、记住并认可积极的词语、积极词语对斯特鲁普任务的干扰、消极词语对斯特鲁普任务的干扰

  重度抑郁症患者比健康对照组

  具有优势的认知领域

  记住并认可否定的词语

  重度抑郁症患者比健康对照组具有明显优势的认知领域

  识别情感表达的准确性

  4

  为什么抑郁症会造成认知功能下降?

  抑郁症患者之所以总是不断陷入负面思维的困境,是由于神经可塑性缺失造成的。神经可塑性是学习和记忆的基础,特指大脑神经的应变功能,包括一套神经系统保持稳态的负反馈机制。如果神经可塑性被破坏,思维就会陷入僵化、固执和停滞不前的状态。

  神经可塑性受到损坏,人体抵抗应激的通路就被破坏,负性事件就会导致认知功能受损——这就是患者不可避免地陷入负面情绪的生物学原因。长此以往,患者从思维能力到学习能力,再到社会适应能力,都有可能受到广泛损伤抑郁症想自杀。

  因此,从精神医学角度来看,增强神经可塑性,避免应激对神经可塑性的破坏,使得神经系统的负反馈功能保持完好以抵抗应激,是预防和治疗精神疾病的重要努力方向。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