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是安慰,你却说你更不愉快

心理健康 59 0

  在平台开放提问中,有相当一部分问题是有关“朋友抑郁了,我该如何安慰TA?”,这样的提问看似简单,甚至有人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可问的,你只要陪TA喝顿酒、吐吐槽,再请TA吃点儿好吃的不就行了?不行的话再送个礼物,不是说“包”治百病吗?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买包能解决问题的话,按理说有钱人就不会离婚;如果人缘好、事业顺利等同于幸福的话,那么像张国荣这样出色的艺人就不该出现自杀行为。但事实是,有钱人照样会离婚,看似幸福的人仍然有可能做出极端行为。

  因此,“朋友抑郁了,我该如何安慰TA?”这个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

  在所接触到的来访者当中,有80%的来访者表示在向朋友倾诉、寻求帮助时是能够得到积极回应的,遗憾的是大多数回应并没有让自己感觉好一点,反而感到自己不被理解、增添了别人的负担,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那么,今天我想将收集到的几种欠妥的安慰方式、以及较为恰当的做法分享出来,让我们在生活中能够有效帮助到亲朋好友。

  01

  3种不恰当的安慰方式

  急人所急、热心帮助朋友的态度值得称赞,但如果我们用错了安慰方法,就会带来事与愿违的结果,往往最后是朋友依然情绪低落,我们无计可施。常见的几种并不恰当的安慰方式有以下几种:

  【第1种:我逗你开心】

  这是最为普遍的安慰方法了,你不开心我逗你开心,你掉进坑里很不爽,那我做些什么把你从坑里拉出来。

  这样的安慰者一定是值得交的朋友,因为只有真朋友才不忍心看着同伴受苦,只有真朋友看到同伴难受自己就会更难受,所以着急拯救同伴于水深火热之中。

  但与此同时,我们却忽略了同伴的真实感受——因为我们的做法等同于叫TA逃避不舒服的感觉,甚至在传递一种错误信息“你的感觉是错觉,马上你就能快乐起来”。——而在同伴看来,等同于在要求TA忽视自己的真实感受,自己的真实感受不值一提。

  这就好像一个人跟你说:“我想吃碗面条。”你却给TA一个馒头,并且告诉TA这比面条好吃多了,但是却没问TA为啥想吃面条,想吃什么卤子,没有面条的话馒头行不行?……

  我们把馒头强塞给了TA,要求TA忘记想吃面条。被强加的感觉当然不会好了,TA理解你的好意,但是想吃面条的念头也是真实存在,那么TA只能勉为其难的选择啃两口馒头,心里默默想念着面条。

  因此,着急把同伴从情绪低谷拽出来,会让TA感到没有被理解,阻碍了TA继续倾诉的欲望,拖拽带来的催促感造成了新的心理压力。

  【第2种:我比你更惨】

  这是另外一种常见的安慰方式,你跟我说工作不顺利,我告诉你我的工作更惨不忍睹;你和我盘点伴侣的各种陋习,我告诉你我的伴侣更加不可理喻。

  试图将自己窘迫的经历抛出来,让同伴体会到优越感,这也绝对是老铁了。用揭自己短儿的方式换取朋友的开心,足以见得老铁的牺牲精神。这样安慰还有什么不对吗?

  是的,放低姿态的自贬自嘲的确非常走心,但是对于一个情绪低落,甚至是抑郁爆棚的同伴来说,等同于在传递这样一个信息——你的问题没有我的问题严重,你矫情了。——同伴仍然会感到不被理解,甚至会更加自责。

  描述自己的惨状并不能让同伴感觉更好一点,我们描述的越惨,同伴越不好意思开口讲TA的经历和感受,而且,话题对象从同伴转移到我们身上,也会让同伴感到自己没有被真正的关注到。

  【第3种:帮你解决问题】

  在安慰同伴这件事上,亲朋友还有可能踩到的一个雷区就是“帮忙解决问题”。你说经常被老板PUA,我教你如何回怼老板;你遭遇了另一半的背叛,我帮你去出头评理。

  在亲朋友看来,不痛不痒的关心问候不如务实的解决问题,光安慰你远远不够,必须彻底帮到你才行。只要困扰的根源不存在了,你就能开心起来。但是,他们忘了问“你是不是真的需要解决问题呢?”

  当一个人开始向我们倾诉大量负面信息,通常是希望我们能够感同身受,承接TA的情绪,而不是来寻求解决办法。 ——寻求建议的同伴一般会在倾诉之后直接问我们:“你说我该怎么办?”——同理,如果TA没有问,没有寻求任何意见,那么代表着TA更需要的是我们去理解和共情TA的感受。

  一旦没有针对情绪做出回应,而是急于出主意、解决问题,那么会让对方感到我们没有get到TA的点,谈话可能会导向你跟TA谈钱、TA跟你谈感情、你跟TA谈感情、TA跟你谈国情的混乱局面。

  结果是你感觉跟TA怎么也说不通,TA也感觉根本没有被你理解。因为TA感到不被理解,就会继续找其他苦衷来试图让你理解,而你一直疲于帮TA解决各种问题,会觉得已经尽了全力却没有得到认可。

  如果能遇到表达能力很强的朋友,直接告诉我们不需要解决问题,只需要听着就行,那当然是天赐的福气。但现实是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别人帮忙承接情绪,因此就没法教会别人怎么帮助自己。

  幸运的是,今天我们理解到了在同伴处于状态低谷期时,最需要回应的是情绪,而不是解决问题,那么就可以在今后的相处中避免踩到这个雷区。

  02

  比较合适的安慰方式

  在安慰朋友的道路上,避开雷区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儿。看到这儿你也许会有新的疑问,不让逗乐、不能比惨、也不能提建议,那作为朋友的我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嘛?

  我的回答是“有啊,非常有价值。”你的存在就是价值,你的陪伴和倾听就是最好的安慰。这样的安慰方式虽然简单,却不容易。

  由于情感的羁绊、生活的交集让朋友之间模糊了边界,我们看到朋友状态不好都会心急火燎,恨不得赶紧做点儿什么改变一下现状才好—— 在急于拯救朋友的背后,我们照出了那个同样弱小无力的自己。

  如果我们敢于面对自己的软弱,就不会想方设法逗朋友开心不可;如果我们能够接纳软弱,就不会用比惨来暗示你的经历其实没什么;如果我们能够安驻在负面情绪中,就不会急着用解决问题来逃避话题(实际上是逃避情绪)。

  当我们表现得比当事人还无法接受负面情绪和低迷状态的时候,你说当事人能不慌吗?能感觉更好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回到“如何正确安慰朋友”这个话题,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陪伴、倾听和共情。展开来解释以下:

  首先,营造安全环境倾听朋友诉说。

  很多人并不知道倾听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它能传递出包容、接纳与支持。

  只有我们闭嘴,对方才觉得对话环境是安全的,才能说的更多,而伴随着情绪的流动,TA才会感觉一吐为快。尽量少的提问,保持高度关注的态度去倾听,对于求助者来说绝对是一种疗愈。

  在倾听的过程中,你会发现TA的情绪明显平稳下来,焦虑者语速下降,抑郁者慢慢打开心扉。

  其次,放下评判并适度共情。

  只有我们进入到对方的世界,才能感同身受,对于情绪情感的反馈才比较准确,反之,无法放下自己的框架,会阻碍我们体会对方的处境,从而升起的评判之心会将双方的心理距离拉的更远。

  朋友来求助我们绝对不是想听教诲和道理(事实上该怎么做,很多当事人心里是非常清楚的),尽管我们都明白,但在现实中放下评判之心、给与适当的共情仍然没有那么容易。郭德纲说过一句话:“未经他人苦,莫劝人大度。”和大家共勉。

  最后,表达你的支持与陪伴。

  我们要坚信自己的存在和陪伴就是最好的安慰。大部分人不是没有朋友,而是没有能够深度陪伴的朋友,干净的时候谁都喜欢,但是脏的时候依然被珍视如初,这是每个人都渴望得到的情感支持。

  没有人会总处在巅峰期,当我们在泥潭里挣扎的时候,如果你能在旁边陪着我,即使爬不上去,我的心也是安定的,下陷的速度就能慢一些,甚至我会有往上爬一爬的想法。

  因此,告诉朋友我就在这里,我希望可以以你需要的方式帮助到你,就足以让对方平静下来,汲取力量。

  回顾一下,我们了解了安慰朋友的雷区,以及安全有效的安慰方式,接下来我们可以结合具体情况,试着去应用到生活中。

  我们现在知道了有时候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难,却更有效,更被需要,希望我们能从深度陪伴自己开始练习,在朋友需要我们的时候做一个耐心的倾听者,深度的陪伴者,真诚的支持者。


标签: 心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