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抑郁症那年,我在老公手机里找小三

心理健康 6 0

  “老婆,开门,开门啊!”

  深夜,宁静的小区,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格外刺耳。

  李强拖着行李箱在门外。

  密码锁被换掉了,李强多次输入密码无效,开始了暴力敲门。

  大力敲门的同时,他也加大了音量,还打起了手机。

  房内的文思思并没有睡着,怕吵醒儿子,她特地关上了卧室的门,发完最后一条,给老公离婚的微信抑郁症吃什么中成药。

  之后,她毅然决然地关上了手机,眼泪决堤而出。

  十二年了, 思思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来结束婚姻。

  房子一人一套,车子一人一辆,两个孩子嘛,思思亲手带大,舍不得他们受苦,决定都带着,反正李强付抚养费,怕什么。

  想到这里,文思思闭上了眼睛,塞上耳塞,外面的敲门声渐渐停了。

  思思和李强是高中同学,然而他们真正谈恋爱,却是大二了,当时思思读师范,李强读法律。

  大二那年,李强跟思思在QQ上表白,暑假之后,俩人正式谈起恋爱。

  思思从小跟着外婆长大,她妈生下她,发现又是个女儿,就丢给了外婆养。

  长大后的思思非常没安全感,特别渴望爱与关怀。

  李强呢,从小幸福家庭里长大,阳光大男孩,热情真诚。

  思思被李强无微不至的照顾,感动着。

  大学毕业之后,他们来南京工作,结婚。

  婚后,李强很宠思思,为了让她多睡会,李强在思思单位附近,买了房,自己每天挤公交车。

  岁月静好,一晃十年过去了,思思继续当着老师,李强却从公司的小职员,做到了财务总监,公司董事。

  十年里,思思给李强生了俩娃,俩人贷款买了两套房子。

  老二出生后,李强工作变得更忙了,整天早出晚归,为儿子挣奶粉钱。

  好在有公婆帮忙带孩子,思思也能正常上班。

  然而,原本平静的婚姻,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打破了。

  生了老二之后,思思一年没来例假,刚开始,她以为是哺乳期的缘故。

  然而断奶之后,例假虽然来了,却总没规律。

  思思觉得不对劲,以前例假可是像闹钟一样精准,一天都不会差的。

  她去了医院,B超,验血之后,医生告诉她,是卵巢功能早衰,也就说更年期会提前。

  思思不敢相信,她才36岁,离更年期还远着呢。

  医生安慰说:“好在你已经生完孩子了,不用太担心,还有女人不到三十岁,就早更了呢,注意调理的话,过程会缓慢许多。”

  于是,中药、西药,思思开始每天药不离身的生活。

  伴随着雌激素断崖式下滑,思思觉得身体机能也在急剧下降。

  最明显的体会是,原本较和谐的夫妻生活,变得没有感觉,甚至有些抵触。

  因为每次都在提醒思思,她不再年轻,逐渐衰老的事实,总要失落好一阵子。

  可每次看着老公急切又渴望的眼神,她又不忍拒绝,于是总是匆匆应付完事。

  渐渐地,原本的一周一次,在她的拖延下,变成了一月一次。

  与此同时,思思觉得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

  曾经,大女儿和小儿子吵闹的欢乐场面,变成了让她难以忍受的鸡飞狗跳。

  她开始动不动就朝着女儿咆哮,大吼,平静下来又开始后悔。

  夫妻吵架也成了家常便饭。

  于是,原本工作繁忙的李强,更不着家了。

  每周五六天都在外应酬,有时甚至凌晨两三点钟才回来。

  一天晚上,李强又是后半夜才回家,失眠已久的思思,正要起身。

  却听见婆婆走了出来,给李强倒水,接着小声跟李强说:“你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有外心了?”

  思思听到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只听婆婆继续低语:“你可别弄那花花肠子的事,现在好好的一个家,你敢拆散了,我跟你爸饶不了你!”

  李强醉醺醺地说:“没有,妈,吃完饭,客户又要去KTV唱歌,你也知道我五音不全,就在那儿睡着了,睡觉去吧,妈,快别瞎寻思了。”

  说完,李强躺在沙发上,很快,鼾声如雷。

  这边,思思开始不安起来,翻来覆去,更加睡不着了。

  早晨起来,看着黑眼圈,和镜子里日渐衰老的容颜,思思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前几天,她梦到一觉醒来,满头白发的样子,恐怖极了。

  以前的她,最爱照镜子,化妆,买新衣服,生病之后,忽然觉得,这一切都没了意义。

  看着镜中蒙头垢面的女人,思思觉得自己都不喜欢,更何况是老公呢?

  婆婆的怀疑提醒了思思,她不希望是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人。

  于是,有意无意间,她开始翻查李强的手机。

  真是不翻不知道,一翻更苦恼。

  李强的手机里,照片几千张,密密麻麻的,都是翻拍的各种票据。

  微信里,未读消息,就有九百多条,看得思思眼花缭乱。

  短信里,更是各种账单,银行入账的信息。

  一时间,思思毫无头绪。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思思越发怀疑起来。

  李强的公司在湖北宜昌买了块地,要开分公司,他被任命为筹建负责人。

  于是,出差变成了经常的事,可要在2月13号出差,思思却觉得不太寻常。

  思虑再三,思思决定试探李强的反应,装着开玩笑地说:“情人节前出差,不会是赶着跟小情人过节的吧?”

  李强一听语气不对,急了:“去宜昌的机票不好买,要经上海转机,分公司那边等着开工奠基仪式呢?你能别瞎想吗?”

  接着又安慰道:“我知道没法陪你过节了,等我回来补上啊!”

  说完,拉起行李箱,急匆匆离开了,留下思思,继续胡思乱想。

  毫无头绪的思思,开始了丧偶式育儿的日常。

  大姑姐生二胎,公婆前去深圳照顾,李强出差,思思经常一个人照顾俩孩子。

  每天下了班,思思匆忙赶去幼儿园接小儿子,回家做饭,辅导大女儿功课,每天下来,都跟打仗一样。

  身心俱疲地思思,对李强越发失望,心情也越发不受控制。

  那天,终于让思思发现了端倪。

  每天放学回家,女儿跟儿子特别喜欢,在支付宝蚂蚁庄园里喂小鸡,偷能量。

  思思见游戏时间短,也就默许了,之前还跟李强合种了家庭树。

  女儿每次喂完小鸡之后,就去偷能量,给家庭树浇树。

  那天女儿偷完能量,高兴地对思思喊着:“妈,爸爸有好多能量可以偷!”

  思思放下正在切菜的刀,走过去,看到了李强蚂蚁森林里,真的好多能量,

  其中一个最为醒目,是180g的,思思专门百度了一下,公交车是80g,地铁是52g,而看电影,恰好是180g。

  思思的心瞬间跌入谷底。

  她拖着生病的身体,在家忙里忙外,而李强却在外逍遥快活跟人看电影。

  这样的日子,有他没他,还不一样过吗?

  想到这里,思思的手不可控制地抖动起来。

  其实,跟她的心一样跌入谷底的,还有那可怕的检查报告。

  在医生建议下,思思去做了一项专门的检查,结果AMH只有0.6。

  医生说情况比想象的要严重,这个数值相当于50多岁的卵巢状态,想要改善,西药效果会好些。

  拿着检查报告,看着家里被儿子玩得满地都是的玩具和沙发上的一片狼藉,思思心里一团糟。

  她无法想象看电影之后还会发生什么故事,她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李强。

  可每每看到不谙世事的孩子,那天真无邪的眼神,她又心软下不了决心。

  身心俱疲的思思觉得生活一地鸡毛,需要收拾。

  不过,最终让她痛下决心的,是那个深夜。

  那晚,大女儿突发高烧,呕吐不止;小儿子却睡得正香,李强又出差了。

  思思慌了神,脑中瞬间转过几十个念头。

  无奈之下,她拨通了李强的手机,电话那头声音嘈杂,音乐声特别响,李强醉醺醺地说:“老婆,大晚上的,啥事?”

  听到女儿病了,李强说:“我给你司机小孙的电话,你去找他帮忙!”

  接着,思思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女声说:“李总,打什么电话啊,快来唱歌啊!”

  “啪”的一声,思思再也听不下去了,她挂了电话,擦掉眼泪,抱起儿子,放到推车里,扶着女儿下了楼。

  那晚,思思开车来到了医院,推着熟睡的儿子,带着女儿验血,打吊瓶,折腾了大半夜。

  第二天,思思看着镜中自己越发蜡黄的脸色,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换掉了家里的密码锁,甚至把李强的东西都打包好了,只等他回来,摊牌,离婚!

  她不想原本压抑失落的心情,再被李强不断的刺激。

  李强半夜回来了,发现开不了门,喊累了就坐在门口睡着了。

  闹了一晚上,思思以为李强肯定去酒店了。

  谁知一开门,就发现了坐在门口睡着的李强。

  思思正要关门,李强看到了,赶紧一个箭步,冲上前,扒住门,硬是挤了进来。

  思思冷漠地说:“我昨晚已经微信你了,你今天方便,咱俩把手续办了,这是你的行李。”

  李强一看事态严重,马上说:“别呀,老婆,咱俩不至于,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说我改,我离不开你啊!”

  思思冷笑一声:“别说笑了,李总,你在外面,整天不是跟小情人看电影,就是KTV,逍遥快活着呐!

  我呢,现在就是个黄脸婆,不中看更不中用,这个家,对你来说也就是个旅馆。

  对不起,请你去找别的地吧,这里概不伺候!”

  不由分说,思思把李强轰出了门,自己却在门后,任眼泪无声的决堤。

  随后两天里,李强像失踪了一般,不见人影。

  思思想,肯定是庆祝马上单身,逍遥快活去了。

  不久,公婆从深圳赶来,一个劲劝思思为了孩子,不要离婚。

  一向不怎么打电话的妈,也打来电话,责怪思思身在福中不知福,好日子不过,作死。

  思思懒得跟她解释,直接挂断了电话,只觉得满腹的委屈,无处诉说,只想大哭一场。

  正伤心时,思思又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李强的同事。

  他发来了很多照片,解释说,电影是请客户跟他女朋友看的,唱KTV那天是陪客户,当时好多人在场。

  思思明白,李强去请外援了。

  可思思不知道的是,李强不仅请了外援,还预约了心理医生。

  医生诊断,思思患上了抑郁症,并推断,她服用的治疗早更的西药,副作用就是会引发抑郁症。

  思思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是控制不住的想哭,觉得生活一团糟,暗无天日。

  她把这一切归咎于李强,一直想用离婚来解脱。

  从医院回来,李强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回到家,破天荒地,他不再葛优躺,不再接打电话。

  他一边跟儿子玩,一边收拾着扔的满地都是的玩具和一片狼藉的沙发。

  然后洗衣服,做饭,辅导女儿作业。

  没孩子前,他也经常和思思一起做家务,现在又开始熟悉起来。

  李强对思思说,请在“处决”他之前,给他三个月的考验期,等思思状态稳定了,再考虑离婚的事。

  后来,李强干脆推掉了宜昌的工作,尽管他之前一再吹嘘说,干好了有可能做总经理。

  “唉,想想还是老婆孩子最重要。”看到思思情况好多了,李强又开始甜言蜜语起来。

  思思无奈地说:“可你这个老婆,现在是名副其实地黄脸婆,不中看,也不中用!”

  看着思思心情好些了,李强继续调侃道:“你不知道,我喝酒喝的,身体也不行,你要是厉害了,我还顶不住呢,现在这样正好,绝配!”

  思思知道,尽管一直服药,例假还是会很快离开她。

  尽管希望这一天会晚一点到来,她也非常感激,正是这场病,让她的婚姻柳暗花明。

  同时她也明白,没有人的婚姻是一帆风顺,没有问题的。

  婚姻里除了性,还应该有信任,亲情。

  她跟李强虽然没有了当初相恋时的激情,却随着岁月的增长,变成了相互依靠的亲人。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思八九,常想一二也不错。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