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想过你状况不是抑郁症

心理健康 3 0

  真实的抑郁症,我觉得我有抑郁症。

  最初,每次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都会沉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对待说出这句话的求助者。而当时间久了,我首先是要区分说这句话的人是不是真的抑郁症患者了。

  说出这句话的求助者,一般分为两种。

  第一种求助者,他们的症状很轻,远称不上心理疾病。他们各个年龄层都有,但是以青少年为主。他们有的被同学孤立,有的失恋了,有的被父母没日没夜的争吵所折磨。

  他们缺的更多的是安慰、疏导,需要一个局外人,一个知心姐姐带他们走出思维的牛角尖。

  我想称他们为表面抑郁

  第二种求助者,则是真正的需要系统地心理治疗的抑郁症患者。

  当你想要脱口而出:“我觉得我有抑郁症”这句话的时候,想一想,你是不是一个“表面抑郁症”。

  大部分人都只是表面抑郁

  如今的社会,要说每个人都有心理问题,这话都不为过。

  一是因为社会关系复杂。现在我们的社交圈变得越来越广泛,必须要和各个层次各个方面的人打交道。纵向上,对待领导说几分话才是尊敬又不显得卑微?对待下属一天笑几次才是温和又不显懦弱?横向上,每个同事,同学都来自全国各地,五湖四海。

  这些人成长环境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性格脾气也不同,在一起发生冲突在所难免。

  二是因为竞争压力巨大。隔壁的谁谁谁喜提新车,而你喜提同事的结婚请帖,不禁想到父母安排周末相亲,想要用手机查一查存款余额却看到“请为4号宝宝投上宝贵的一票”。压力总是无处不在什么是抑郁症。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我们难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绪。比如绝望,恐惧,焦虑,呆滞,抑郁等等。同样,我们也会因此出现各种各样的躯体表现,比如无力,嗜睡,胸闷,头疼等等。

  作为一个心智健全有喜有悲的人,我们出现上述现象,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因为只有机器人,才能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

  但是如果我们将这些负面现象置之不理、任其发展,就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负面现象很有可能,会变成我们常说的精神疾病。但是!请注意,在病态化以前,这只能算是一种不好的情感体验罢了。

  抑郁症的诊断

  对于一个普通人,只有当上面所说的不好的情感体验,达到一定程度才会转变为心境低落,从而患上抑郁症。

  首先从严重程度上看,情绪低落必须达到使人苦恼而几乎驱之不去的程度,情绪低落妨碍病人的心理功能(如注意、记忆、思考、作抉择)或社会功能(如上学、上班、家务、社交等)的程度。

  然后从时间程度上看,上述情况每天出现,持续两周或以上。

  也就是说患抑郁症之前的心情不好,是压在骆驼身上的货物,而当最后一根稻草被放上去的时候,才会从量变转为质变。

  抑郁症的治疗

  真正的抑郁症患者,往往会有强烈的求助意愿。

  抑郁症患者于精神病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他们绝对不是傻瓜,相反,他们的逻辑往往更加清晰(但不一定正确)。

  真正的抑郁症患者深深的了解,这种不以自己意志为转移的心境低落,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苦恼。他们希望有一个人,或者有一个医生能够帮助自己走出绝望,但是由于自己的消极心态,又很难真正的相信真的有这样的人。这是一个怪圈,把他们困在其中。

  表面抑郁的人也有较强的求助意愿。但是与真正的抑郁症患者不同,他们习惯站在弱者的角度考虑问题,喜欢依赖帮助者,拒绝自己思考,想要一蹴而就的解决问题。他们经常说的话有:

  “你就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吧?”“问了这么多干什么?你到底懂不懂?”“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当与他人聊自己的情况的时候,真假抑郁症也有明显的区别。表面抑郁患者更愿意详细的和医生谈论具体的事件,他们总是对让他们苦恼的事情的各种细节记忆深刻。

  而真正的抑郁症患者,一般不会主动聊起让他们难过的具体的事件,他们的关注点更多的放在自己的内心的感受上。因为他们在内心里把这些悲伤的事件反复若揉捏、压缩藏在潜意识深处,而这些斑杂外表的最核心处往往藏着最根本的源头。

  想要帮助真正的抑郁症患者,需要的就是用各种各样科学的手段,去打开他们内心的结。但这个过程真的非常困难。

  说了这么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不要再轻易的为自己带上抑郁症的标签。

  因为你们可能只是享受带上标签之后,被人关心的感觉,可以有正当借口去逃避社会责任。

  你其实是在人为的创造病人角色,因为病人角色的基本特征,就是社会角色退化、自控能力下降(软弱、依赖、情绪多变)。

  因为,不论你是表面抑郁者,轻度抑郁者还是真正的抑郁症患者,你都需要变好的意愿,它是你努力飞行的双翼;还有坚持到底的决心,它是你迷茫在黑暗时的灯塔;最重要的还有我们,愿意帮助你的同伴。

  没有人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更没有人可以治好一个放弃了希望的病人。


标签: 抑郁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